|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八百九十九章 选择
  陈旭不甘地嚎叫着,疯狂地撕扯着已经烤熟的身体,一抓就是一大把的肉块生生的从身体上扒拉下来,带着没有熟透的血迹掉落地上,露出骨头和还在顽强蠕动着的内脏……

  是了,女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她们都是邪恶的,邪恶的,若不是他们引诱自己的哥哥,哥哥就不会沉迷女色,若不是她们阴险狡诈,自己也不会死……

  终于,陈旭耗尽了所有的生命值,残破的身体直东东地倒在地上,抽搐一会就不动了。

  饶是“见多识广”的梓箐见此情景也禁不住汗毛倒竖,反正她觉得自己对他并没有多么“过份”的伤害就是了,若不是他们一开始把自己当成开启剧情的道具,她吃多了才会浪费时间精力去杀他。

  不过毕竟自己并不了解他们的生活,也无法换位思考他们的心理状态,所以也无法对他的仇恨感同身受。当然,这一切都没有必要。

  这个世界上,谁又是理所当然的应该为自己好呢?

  月娥转过身,很是虚弱地朝梓箐走过来,样子很真诚的说道:“刚才,真是谢谢你不计前嫌放我一马,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真诚的面孔上连一丝一毫的异常表情都没有,话还没说完,一柄尖刀毫无征兆地向梓箐刺来。

  铛的一声,尖刀戳在一件硬物上,难进分毫。

  月娥低头一看,不知何时,那贱人竟然拿了一快木板挡在自己胸前……

  啊,怎么,怎么可能?月娥失算,神情惊讶恐惧。

  “你,你……”

  她抬头无比惊恐怨恨地看着梓箐,你了几个都没说出一句话来。刚才她明明看到她失神的,刚才……

  梓箐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微笑,她顿觉不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水晶骷髅出现在她身后,一手抓住她的脖子,骷髅嘴张开,无数的生命能量被吸入口中。而月娥就像沙堆垒砌的人形一样一点一点地风化变成沙砾在地上落了一堆细沙。

  骨头将房间里的尸体清理一空,白骨的指节轻轻一勾,数股风漩涡凭空出现,将几堆细沙全部卷走……

  除了还躺在地上的拿着菜刀的小菜父亲,一切归于平静。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梓箐上前试探一下,还有脉搏,应该是摔晕了。她没有立即叫醒他,而是跟着骨头出去了。

  走在路上,梓箐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伙伴间的默契吧。

  昨天骨头临离开的时候,只是一个不以为意的手势,梓箐就隐隐觉得,即便任务剧情再次轮回,他肯定会来帮自己的。

  投桃报李。所以梓箐并没有一下子杀死月娥……因为那样的吞噬才更有“营养”。

  走到山岗上,一步之遥就是任务的迷雾树林以及地宫。梓箐拿出任务物品握在手里,仔细看了看,里面具有非常庞大的能量,而这些能量也正是自己农场空间所需要的……

  可是,她看着这个被迷雾笼罩的世界,看到那一茬又一茬的玩家把这里当成游戏场所,将这里的人当成任务道具……如果不是亲身成为这里的人,为他们的人生逆袭,梓箐恐怕无法想象他们心中的悲哀和挣扎。而现在知道了。她无法说服自己当作不知道。

  人生有太多的选择,每一次可能都会决定或者影响到以后。梓箐现在还无法领悟到那么多,但是她觉得既然自己是帮助委托者的,那么就应该有自己的职业操守。

  梓箐终于鼓足勇气。抓着石头试探地朝前面触摸过去……

  叮,手上的石头像是触碰到一层无形的能量罩一样,梓箐松开手,然后看着任务物品渐渐地融入到那层结界中,渐渐的,她看到周围的场景开始转变。从面前一层一层地向远方推了过去。

  迷雾树林没有了,山林再次归复原本的样子。

  梓箐才想起骨头,偏头看去,不见了。然后就看到骨头出现在越来越远的被湮灭的迷雾树林里。她连忙追了上去,潜意识告诉她,这次离开不知道何时才能跟曾经的小伙伴见面了,而且再次相见,或许他们又完全不一样了。

  骨头静静地站着,任由被湮灭的迷雾树林将自己带走,梓箐大喊道:“那次离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是了,伙伴是不需要约束,也不需要彼此捆绑的,知道他们都在努力都在成长,心中是满足的。

  太阳从东边的山峰上露出娇羞的脸,红彤彤的,用温柔的目光抚摸着这片静美的山谷。

  梓箐回转身看着谷中散落的院落,已经撒上了金红的色彩。

  所以,这个村庄已经脱离了任务剧情轮回的桎梏,已经恢复自由了。

  所以,自己已经完成这个任务了?

  貌似还有什么心事没有放下……梓箐听到林中传来虚弱的,心中一动,连忙赶了过去。

  竟然是阿勇和傻女。

  两人衣衫褴褛,脸上身上布满伤口,血迹和其他脏污混在一起,看上去非常狼狈。

  阿勇看到梓箐,眼里立马充满希冀的光芒,“小菜,快过来啊,傻女不行了。”

  梓箐伸手在傻女颈脖上探探,脉搏十分微弱了,不过还没死透。她连忙按摩几个穴位,增强血液流动,也有一定的强心作用,不过这治标不治本。两人应该是因为缺水和疲累造成的。

  水,周围都是树木杂草,哪里来的水?如果把傻女弄回去的话,恐怕她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了那么久了。

  梓箐心中很是挣扎,天象之术是自己的底牌之一……她并不想暴露出来。傻女或许并不是有心救的自己,可是自己实际上却承蒙了她的纯净的生命的恩泽……

  想到这里,梓箐不再犹豫了,她意念一动,一个巴掌大的小云团出现在手心上,然后细细的雨轻轻落在手心,梓箐缓缓将一丝丝的雨滴喂到傻女嘴里。

  有了水的刺激,傻女嘴巴砸吧着……梓箐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抔水喂完,傻女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阿勇也喝了几口,总算缓解脱水之苦,歇了口气,他看着那个可以滴出水的白白的一团,问道:“那个……是棉花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