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八百九十六章 虐杀
  当然,也有那些实力强悍到爆,或者金手指逆天,气运逆天的人,他们甚至最后将他们这些**oss也要干掉。

  杀掉**oss就意味着会得到很多很贵重的物品……

  所以干骨头他们这一行当也是很危险的啊。

  梓箐叹口气。

  梓箐突然问道,“对了,刚才你说你们每杀死一个玩家就会增加自己的经验值吗?”

  骨头应道:“嗯,等级越高,我们所得的经验值就越多。不过相应的,等级越高的玩家,他们也就越厉害。”

  梓箐想了想,说:“这次好像有四个玩家,我看到已经死了两个,还剩下两个。”

  梓箐打的好主意,这些玩家一直想要弄死她,现在正合适,跟骨头联手,将他们掠杀掉,还送给骨头一个人情。

  可是场景变了,怎样才能找到那两个人呢?

  其实只剩下一个人了,那就是陈钦的弟弟陈旭。

  陈旭是被他哥哥出卖了,结果在地宫里走迷路了。阴差阳错的,倒让他逃过一劫。

  迷迷糊糊中,他就感觉自己周围的景致变了,来到一个密林中,到处荒草丛生。心中咯噔一下,完了,任务失败了。可是他心中更伤痛的是哥哥竟然背叛了自己。

  哀莫大于心死。

  虽然哥哥有时候很自私很浪荡,可那也是他的哥哥呀,血浓于水,他一直记得小时候上学在路上被高年级的人拦在路上收保护费,他哥哥以瘦弱的身躯挡在自己面前的场景……

  所以长大了后他努力工作努力赚钱,他甚至舍不得给女朋友买一支玫瑰花,但是哥哥要钱。他从不会吭一声……好吧,最后那次是因为他在工作中因为一个小失误被公司开除了,正愁闷中,哥哥又来要钱,而恰好多喝了两杯,于是他第一次数落了哥哥,最后……

  他不恨哥哥。如果从来一次。他希望哥哥出卖自己如果能平安,他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不过心中仍旧是难受呀,他需要时间好好平复一下心中伤口。

  这时。他看到那个本来在剧情一开始就应该死掉的剧情npc女人朝自己施施然走来,心中气不打一处来,猛地暴起朝梓箐冲了过去。

  梓箐微微愣了一下,唰地抽出尖刀。在对方冲过来的时候身体朝旁边一个侧翻,同时右脚一个侧翻踢。竟然到现在还想杀了自己?梓箐是真的愤怒了。

  陈旭身体壮硕。不过并不影响他的灵活度。他两手交叉在前,一下子扣住梓箐的脚,然后一拉一折,想要直接将对方的腿折断。

  这是擒拿中最常用的招术。梓箐嘴角冷笑,身体如鱿鱼般弓身缠上,绕道对方身侧。握住尖刀在脚后跟上狠狠一抹一拉,肘部狠狠击打膝盖窝……

  嗷

  陈旭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去。想要踢脚,发现右脚竟然不听使唤,然后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梓箐乘胜而上,不给对方丝毫喘息的机会,手脚麻利地卸掉关节。

  剧烈的疼痛将陈旭从刚才的阴影中拉了回来,他偏头看着梓箐,眼中无比的怨毒,“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为什么不去死,你去死”

  梓箐眉头紧皱,丫的,这些人是有病呀,开口闭口就让别人去死。别人的生命又不是他的马桶,想扔就扔,难道天底下所有人都要围绕着他转才觉得这个世界是正常的?话说她还真的不稀罕这些人对自己有好感有赞扬呢。

  梓箐阴恻恻说道:“我要先好好的折磨死你,听你声音底气很足的样子嘛,叫啊,再叫大声一点让我听听,哈哈……”

  梓箐拿着刀在对方身体上东戳一下西戳一下,不一会整个人就血肉翻翻的。

  陈旭叫骂了一阵,发现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变态,自己越骂她就戳的越兴奋。月娥说的没错,这个任务已经崩了。他又不是傻子,刚开始是因为血气方刚的,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识时务的女npc,后来发现自己反倒被制住了,索性将“教训”变成“好男不跟女斗”,闪人了先,等下次在来这个任务世界的时候,定要将这个该死的村庄夷为平地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还之

  梓箐突然说道:“若是你哥哥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看到你这个样子的。”

  陈旭刚刚联系上主神系统,一听到哥哥两个字,连忙停下,“我哥哥?你看到我哥哥了?你把他怎么样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

  梓箐眉梢一抬,莫非这些人都是经过电视剧系统培养过的,为什么那些带着“正义”的人,开口闭口就是这么一两句口头禅?淡淡的说道:“我倒是没怎么样,只是顺手拣了一点东西而已,喏,这把尖刀你应该有些眼熟吧,对了,就是你哥哥身上的。还有这个随身行囊看起来也很眼熟吧,也是你哥哥的……”

  “你这个贱人,你把我哥哥怎么样了……”

  实在聒噪。

  梓箐感觉身体里一股邪火上窜,上前一步,一把抓着对方头发狠狠往地上捣了几捣。

  陈旭整个面部血肉模糊,只能呜呜声了。

  这下好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梓箐才用轻柔的声音说道:“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没对你哥哥怎么样,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双腿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撕扯掉了,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茬子,一条手臂也被撤掉了,连腹腔里蠕动的内脏都能看到,背上也被撕裂开几条大口子,深可及骨,只能一只手在地上爬,身体一寸一寸地向前蠕动,身后拖着长长的血迹,你知道那些掠食者是很喜欢血腥味的,它们为了保持食物尽可能的新鲜和美味,并不会直接咬断猎物的脖子,而是从下到上从外到内一点一点地撕咬,啧啧……你说那样子了还用得着我做什么吗?”

  极尽可能的将当时的场景描绘下来,看在他如此想念他哥哥的份上,梓箐能做的也只有这一步了。剩下的就让他好好去脑补那个场景吧。

  陈旭在地上疯狂的扭动着,啊,没想到哥哥最后还是被那个女人给害了啊。月娥这个婊子一直都在引诱自己的哥哥,若不然哥哥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这次回去一定要你给个说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