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八百九十三章 我继续
  月娥感觉到绳子在往下掉,惊恐大叫:“不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我对你们没别的意思。我知道你们是任务剧情的npc,求求你,放过我吧……”

  “你知道我们npc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那为什么还要那么对我们?”梓箐语气中带了杀意。

  月娥感觉自己这次真是遭透了,曾经有前辈就说过,在任务中遭遇那些觉醒的npc是一件非常难缠的事情,可是她自己没有遇到过,而且这个任务剧情,以前那么多人都通关了,都没什么事,她压根就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们npc不是可以一直在任务中不停地重复吗?你们不会死的啊,可是我们不一样,我们若是不能完成任务就不能获得积分,没有足够的积分我们就死定了……而且我这次任务做完就走了,你们可以回到自己以前的生活了啊……”当她带着哭腔吼出这句话后,连自己也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梓箐桀桀的笑道:“是呀,你们一茬一茬的玩家来这里完成任务,将我们当成npc去成全你们的任务目的,你想过我们的感受吗?我们是……”梓箐话还没说完,月娥就带着不可置信地眼睛看着她,“你们身为npc不就是为了成全任务剧情而存在的吗?所以我们只是让你去履行你自己的职责,我们又有什么错?这次要不是你迟迟不激活剧情,我们这么多人至于会弄成这样吗?所有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害死了他们,你这个npc才是真正的坏人”

  梓箐气急。丫的,这厮越说越来劲了,敢情别人不牺牲自己去成全他们的任务就是罪大恶极了。简直跟那个啥陈钦的有得一拼。

  想原主在这个循环的剧情中不知道轮回了多少次,每一次都那么凄惨的死去,甚至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被什么玩意杀死。

  何其无辜,何其悲惨

  也不说要对别人的生命多怜悯。但至少……不用这么刻意地表现出整个世界都应该围绕着自己转的样子吧。

  这些玩家自以为自己在剧情世界好了不起。将一切都践踏在脚下,他们到底有没有想过,其实这些npc也是人呀。活生生的人

  梓箐本来想直接给她来个痛快的,猛地弯下腰,一把抓住对方波浪卷的头发猛地往上一提,拖到石台上面。同时尖刀又快又准又狠地刺中脊柱。

  所有动物都一样,脊柱不仅是全身的支撑。更是神经传输系统中枢,一旦被毁,整个人基本上就瘫痪了。

  月娥发出嗷呜的凄厉惨叫,她现在也豁出去了。这个该死的女人肯定不会把东西给她了,不过她也是个有气性的主。她才不在乎这么这个躯体呢,因为即便这次死回去。她还有资本支撑这次的失误。

  “丫的,那些被你们残害的npc也是人。是人,为了狗屁任务就故意弄死别人,你还有没有人性啊?”梓箐现在非常郁闷,她知道摊上一个玩家若是不斩草除根后患无穷,可是偏偏她现在无法打开农场,也就无法拿出小冢,也就不能将对的灵魂收了。

  可是她心中有气,不吐不快,所以忍不住就发泄出来了。

  月娥脑袋在坚硬的石头地面磕蹭的血肉翻翻,面目全非,可是她还龇呀桀桀的笑着,对梓箐暴走的样子非常受用,“贱人,贱人……是人又怎样,你们就是为了成全我们任务服务的又怎样,哈哈,你想杀了我吗?来呀来呀,我不怕你,我告诉你,等这次任务回去了,这个地方将会再次变成最开始的样子,你以为你还能记得现在的记忆吗?哈哈,到时候我还会来这里刷任务,我就是要虐杀你们又怎样,哈哈”

  啊该死梓箐举起尖刀狠狠刺下……感觉刀锋传来触感不一样,却见月娥身影正在慢慢变淡,被她砸烂的脸孔狰狞地笑着,阴森森的看着她,无比得意地消失了。

  不知道为什么,梓箐觉得这个镜头好熟悉好熟悉。

  是了,曾经为了报复原主的仇人,就是用这么嚣张而又极端的方法在他们面前直接消失的。

  现在想想,当时还真是幼稚呀。

  剧情并没有因为月娥强制性离开而刷新。

  梓箐将那张锦帕丢进随身空间,仔细观察手中的石头……里面蕴含了极其浓郁而磅礴的生机。

  没想到这就是他们一定要找到的任务物品。

  梓箐完成了那么都任务,但是从没有过一次系统要求要在任务世界中找什么任务物品。所以可以断定,这些人说的主神空间肯定不是自己的那个主神空间。

  这个信息对梓箐震撼太强烈了。她曾经以为那浩瀚的没有边际的主神空间就是万千世界的终极。可是现在看来……世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广阔浩淼的多。

  不同的主神空间,不同的生存法则。不过有一点可以判定,所有的玩家其实都是为了主神空间所服务的。

  当梓箐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她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

  轰隆

  地面在此开始剧烈震动起来,此地不宜久留,她翻手将任务石丢进随身空间,然后抓着拖到地上的绳子,身体做了一个起跑动作,然后狠狠向前一荡,就落到另一边的石台上……

  刚一搭上脚,石台就像豆腐渣一样开始纷纷碎裂。于是梓箐爬起来就往前面冲了出去,每跑一步,断裂就向前延伸一步,每一步都在跟死神赛跑。

  梓箐跑着跑着,差点笑场,因为她想起曾经看过的那些灾难片,里面的主角就是在层层湮灭的边缘上跑啊跑啊。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体会到这种生死边缘挣扎的刺激。

  梓箐明白,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她都会去体验。当然,前提是有足够的实力和韧劲。

  脚下一块大石头突然松动下落,梓箐飞身一扑,落到那条被她炸的面目全非的通道里。

  不过这通道也奇怪,那么强烈的震动已经将整个地洞都炸塌了,而通道除了那些石头凌乱塞满地面,并没有发生塌陷。

  那些白骨被压在碎石中间,生命力也真是顽强呀,哪怕只有一个骨头关节,它都能活动,努力地想要从碎石里面爬出来。

  梓箐从碎石缝隙间小心向前爬着,不时的有白骨爪子来扯她的衣裳裤脚,梓箐挥手拍开“别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