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因祸得福洗筋伐髓
  readx; 看来自己以前还是太相信原剧情了,太相信原剧情中对原女主的介绍了:善良,清纯,天真……

  去tmd清纯天真善良,能够在数个男人之间游刃有余的还是清纯的?如果不懂得人家对她的感情,那么她却知道自己在喜欢一个人?

  在原剧情中她明明知道那些男人对她的感情,也知道其他女人甚至是对自己那么忠诚的好朋友喜欢的男人,却迟疑犹豫不决的不急着拒绝澄清,即便到了最后,在自己好朋友跟她摊牌……嗯,其实也就是原主青瑶正儿八经跟她说她喜欢秦轩,既然你对尊主钟情那就告诉他你对他没感情……

  到那时她才结结巴巴对几个男人说:我们不合适…我心里只有颜清…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有人逼着她这么说的一样。这些男人肯定就说他们懂的,我们付出是不需要回报的,实际上仍旧在暗中相互较劲谄媚讨好。且说雪灵在说了自己对他们没感情后,又对他们表现的非常关心,xx哥哥的叫着,明明就是那种披着纯情外衣的余情未了和暧昧勾引……

  在原主青瑶的家人被杀害后,她去质问雪灵: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为了你去死?而你却好端端的在这?

  雪灵就用一种非常受伤,非常疑惑,非常陌生的眼光看着青瑶:我什么都没做啊,我也不想这样的啊。没想到我那么信任你,把你当作我的朋友,以为你会懂我的,没想到你会这么恨我?

  原主的家族大仇分分钟被对方的清纯无辜给秒掉。

  ……其实自己早就应该看出对方的本质才对呀。

  梓箐后悔不迭,可是现在不是说后悔的时候,因为刹那间,她就感知到周围空气中充斥着各种奇异的花粉,相互混合着交融着变成一种奇怪的毒药。

  梓箐反应还算不慢,连忙屏住呼吸。并迅速往后退去。

  可是更加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她发现当这些花粉粘到皮肤上时。就从那个地方开始腐烂,顷刻间,梓箐的脸上手上就被腐烂掉一片一片的!

  这就罢了,这些毒药还往身体里钻。不断破坏着身体的肌肉,筋脉等等。

  梓箐不停拍打着抓挠着,可是不管用,这些花粉融入空气中,无孔不入!

  梓箐痛苦的哀嚎着。然后发疯了似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地面铺满了藤曼,就像活物一样,顺着脚就往身体缠来。

  梓箐这才想起意识临摹,将大刀招出来,对着这些藤曼一阵疯砍……

  咯咯,咯咯,一阵银铃般的悦耳的笑声传入耳朵。梓箐这才想起花灵,肯定是她干的,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那么多连名字都叫不出的花,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超出自己感知力做到这一切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心思太阴沉太歹毒了!

  如果不是通过亲肤接触才知道她的险恶用心,自己心生戒备不肯再向前一步,而是走到她预期布置的陷阱,恐怕自己现在已经被那些藤蔓缠住,永远都走不出来了。

  梓箐心中的恨已经将身体的剧烈痛楚掩盖,除了恨,她最先想到的竟然是原主的面容,现在她不仅没把任务完成还把原主弄毁容了,心中是深深的自责和愧疚。都怪自己托大了。太相信剧情,也被她们的表象所迷惑了。

  雪灵,花灵,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梓箐终于挣脱藤曼跑了出来,澳门赌博网站:花灵本来就是由一朵灵花幻化而成,所以在露出自己本来面目后就直接隐入花丛中了,即便梓箐将那些所有花砍成渣渣也不能伤她分毫。

  当然,作为花灵,她也只有这些手段。

  梓箐仰天嚎叫。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原主是那么善良的一个女子,对朋友那么忠诚,对爱人那么坚贞,为什么他们连一丝希望都不给她,不仅将她家人弄死,最后还要让她被自己所爱的人亲手杀死?!

  为什么只想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生活都不行?

  一个阴影将她已经在腐烂发臭的身体笼罩住……梓箐抬头看向来人,“尊长老——”

  “对不起,我早该做出决断的。”婉君说了一句,然后抓着梓箐手臂,凌空飞起,直接带到她的华英宫。

  婉君双手翻飞,将各种草药药丸丢进一口大大的玉石缸里,然后调出意识真火开始灼烧。

  “快进去。”

  梓箐知道她是要为自己疗伤,也不含糊,直接翻身钻了进去。顷刻间,梓箐感觉身体如同受千刀万剐一般难受——

  忍不住哼叫出声。

  “想叫就叫出来吧。曾经有一个妇人被他心爱的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毁容了,她找到我,想让我为她恢复容貌报复那个男人,让对方后悔一辈子。然后我就为她调制了这个娇颜方,可是她却受不了这种痛苦,直到一般,就自动放弃曾经咬牙切齿的誓言了……”婉君说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

  世上人就是这样的,心里痛恨着,想要报复,可是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那样的决心和勇气。连一点哭都吃不了,还谈什么逆袭?!

  梓箐一遍遍的运转灵心诀,渐渐的她感觉痛也不是那么痛了,甚至还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酸爽。

  她开始不再抵触痛楚,而是放松身体,开始试着接受外界的一切……渐渐的,她感知到一股股的药物能量冲刷着身体,将体内的杂质排除去……

  她猛地想到一个词——洗筋伐髓。

  婉君看着梓箐安静的面容,心中微微叹口气。都怪自己当时太优柔寡断了,她应该表明自己的态度,让所有人都认为她已经成为自己的弟子了,想必他们就不敢擅动了吧!

  不过……她看着水缸里的梓箐,想到,貌似这样也不错呢,阴差阳错,因祸得福。即便将这些药材给普通人洗筋伐髓,也不过是淬炼了皮肉,远远达不到脏腑经络骨骼的。所以,这便是所谓的缘法吧。

  缘法?呵,或许自己跟他真的差那么一点缘法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