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六百〇八章 封闭的意识空间〔加更29〕
  ps:ps:亲耐滴“书友22****12”,辣椒看到您的留言咯……辣椒无法感同身受所以无权做出任何置喙,但是辣椒真的好荣幸可以写这个故事,不一样的路,不一样的风景,但都是一样的人生!祝福您,祝福所有人……唔,还有自己!!

  梓箐感觉自己在走一条长长的路,周围都是灰蒙蒙的雾,看不清方向,更看不到来路……好疲惫,好累。

  这,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绝对不是自己的识海!

  梓箐心中疑惑,她感觉这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梓箐茫然四顾,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熟悉的感觉渐渐变得茫然起来,这里是哪里?

  一个激灵——我是谁?!

  梓箐的意识开始本能的挣扎,想要挣脱那永无止境的压抑的灰色。

  最后,她终于挣脱出来了,睁开眼睛的刹那,光线进入视线,她感觉自己犹如获得了新生一般,大喘着气。这时,她才注意到周围是一圈热切而焦急的脸庞。

  有人惊喜的喊:“醒了,终于醒了……”

  一个熟悉的妇人声音传入耳膜:“大丫啊,你终于醒了,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啊,不要再吓妈妈了……”

  “大丫,有爸爸妈妈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是一个瘦黑的中年男人,神情十分焦急。

  梓箐艰难的张开嘴:“爸爸,妈妈……”

  “嗳嗳”“嗳——”

  该死的剧情君,这究竟是怎么会是啊?根据原剧情,原主会因为母亲的到来以及那本画册而大发脾气。而后又因为郝婶子的牛奶而让她自尊心受辱,然后陷入休克状态,送入急诊室抢救回来的。

  可是这次……什么都没有发生啊。自己的意识只是进入了一个很奇怪的空间。那不是自己的意识空间……

  想到这里,梓箐禁不住背脊升起一股寒意,如果不是自己的意识空间,那么又是谁的空间呢?

  答案呼之欲出,可是梓箐却无法相信。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竟然会在灵魂不在本体的情况下。会有意识空间留存在身体里?

  灵魂?想到这里,先前的记忆再次浮现在脑海中。有几次,梓箐都感觉自己差点就无法控制身体了。她一直觉得那是原主的残念作祟,现在看来,莫非,就是原主的灵魂。她并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

  经过这次事件,卫家二老怕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打算给梓箐请专门护工。可是专门护理她一个的话费用太贵了……以前原主将自己心封闭起来,可以不知道这些,可是梓箐知道啊,她已经真真切切感受到这个家的温暖。怎可能再装作不知?

  所以梓箐竭力反对他们请专门护工,并且要求转到普通病房去住。

  因为普通病房每天要便宜一百多块!如此,至少秦美芸可以少搬几趟砖了……

  他们当然不同意。就算是这样,他们也觉得自己亏待了女儿。是自己没出息,所以不能给女儿更好的照顾和治疗……

  梓箐便以死要挟。果然,还是这招有效。

  当天,梓箐如愿以偿到了普通病房。

  同房间的还有两个女子,一个跟梓箐差不多大,十七八岁样子,张君,另一个只有七八岁,吴小敏。

  两个人一间大病房还算宽松,可是三张床位全部住满,就显得有些憋仄了。

  张君本来是住中间床位,所以连带着也将靠门的床和桌子都占用了。一个眼里布满血丝的中年女人站起身,看到护士安排床位,有些不情愿的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

  梓箐明白,自己打扰了她们这里的平静。不过,本来就是应该这样吧。每人的时候,一个人自然可以占一个病房,可是病患多了,就只能按床位算了。

  卫家二老帮梓箐整理好床铺,嘱咐一番,就又忙着去赶工了。

  梓箐在这里正式住下来。

  好巧不巧,两人也是白血病患者。张君已经找到配对的骨髓移植者了,现在正在药物调整适应中,大概过一个星期就能进行手术了。所以相对来说,她是很轻松的。

  那个小女孩吴小敏……貌似自从梓箐搬进来开始,两三天了,都没怎么看到她家人来过。不过也是最安静最懂事的,每天认真吃饭,然后休息,玩一会游戏。即便是做了化疗也不吵不闹。

  反正都是一个病房的病友,又是青葱的年龄,一两天,不知不觉的就混熟了。

  张君父母都不错,一个白领,一个在某机关任职。为了照顾她,母亲辞职,专门照顾她。所以钱什么的不用愁,每天都是完全按照医生嘱咐的饮食方案进行。

  张君对梓箐挤眉弄眼,瘪瘪嘴,“小岚,你知道么……听说她的父母正在离婚呢,说她是灾星是拖油瓶,都不要她呢……”

  梓箐虽然有些不喜欢对方这种神情和语气,可是她心里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恶念,她只是想要标榜自己有亲人陪伴,她觉得自己更加幸福,她想要把这种幸福感觉张扬出来而已。

  梓箐只是静静的听着。张君皱着眉头吃了一个煮鸡蛋,灌了一口牛奶,咕哝道:“哎,天天都是这些,都吃腻了……对了,小岚,你的病情这么严重,你爸妈为什么不来陪着你啊?天呐,你不知道,每次化疗都好痛苦,好想死了算了……”

  梓箐应道:“我爸妈都要去给我赚钱筹集医药费啊。”

  张君满不在乎哦了一声,她还没有“赚钱”这个词的概念。

  梓箐请郝婶子给自己带了一套银针,本来是不允许病患随便给自己扎的,要是在医院里弄出事情了,还不是让医院背黑锅啊?现在的医患纠纷还少么。

  不过这是那种几块钱就几十根的那种民用针灸用的,有安全手柄,根本扎不死人。

  梓箐想了想,开始试着给自己扎针……

  试了几次,梓箐发现貌似自己身上的痛苦真的减轻了不少。

  张君见梓箐竟然敢随便往自己身上扎针,瑟缩一下,“你学过针灸?不过我倒是在网上看到过,可以用针灸辅助治疗的……”

  “嗯?网上有?梓箐感觉自己这两天被原主的残念弄的精神紧张,丝毫不敢放松。

  张君拿出自己的平板电脑,纤细的手指在上面划拉几下,“喏,就是这个。”

  梓箐接过一看,与自己对病症的见解相护印证,澳门赌博网站:最后得出一套更为合理的针灸手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