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小纸条?(加更1)
  所有玩家都在讨论这次“倒计时”以及纪元之战的事情,可是都不得要领。只是因为茫然和莫名恐惧,想要找人与自己分担这种不安,却将这份不安不断放大,整个广场上都充斥着凝重和让人躁动的气氛。

  很显然,她们并没有比梓箐了解的多。

  梓箐并不想参与讨论,觉得很无聊,眼角余光瞥到卢苇貌似真的没有跟自己“交流”一下的势头,便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芦苇突然说话了:“你们说这次倒计时还有三年多时间才到,为什么现在主神空间就开启避难所了”

  梓箐心中一动,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与此同时,另外也有几个女玩家附和:“是呀,为什么呢莫非你知道”

  卢苇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怀疑,这是否又是主神老人家给我们设下的陷阱。”

  众人若有所思的点头。

  其实大多都想到了这一层。梓箐不敢说自己想的这么“透彻”,但是的确有点怀疑。

  她看到倒计时以及系统提示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按照系统引导到主神空间提供的最近避难所来了。看样子附近的玩家都来了,而且貌似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想着现在就要进入避难所。

  这未免有些急切些了吧。

  在众人热切讨论这个话题的档口,梓箐趁着势头也说了两句不咸不淡的猜想,顺便看了一下周围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卢苇身边几个玩家总是若有若无的在干扰卢苇

  监视怪不得她看见自己连一个普通熟人的招呼都没打呢。

  莫非是因为自己因为上次她给自己的最后一条留言就是关于那个高级修真剧情的。想到这里,梓箐打算弄点混乱,将她身边的人给引走,于是说道:“刚才我看到有玩家在说关于倒计时的事情,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要不过去听听,反正这里乱猜还不如集思广益。”

  话刚出口,就受到其她玩家鄙夷的眼神好吧。这些人经历了许多剧情世界,哪里随便就对人翻白眼的,这点涵养还是有的。

  梓箐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你们不信就跟我过去看看啊。反正大家都在这里,不过就是打发下时间而已。”

  梓箐说着就折身带路,众人一边嘀嘀咕咕的,跟自己相熟的人聊着,一边心不在焉的跟来。

  梓箐看卢苇几人还站在原地。停下转身喊道:“喂,你们几个不去听听吗”

  一个女玩家就要跟上来,拉了一把卢苇,卢苇瘪瘪嘴一副很不以为然的样子,“切,有什么好听的,这里又没有谁经历过,还不是在那里瞎bb。”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不过是好心说说,反正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

  卢苇见梓箐借口。怒火一下子上来了,一昂头,一撸袖子,将两边人随意撑开,大踏步就朝梓箐冲了过来,伸手就推了梓箐一把,“好心你省省你的好心吧,别是某个黑心魅族派来卧底的吧,你这人我见多了”

  梓箐顺手撩去,两厢抓扯起来蓦地。一个类似石子一样的东西塞入手中。梓箐灵机一动,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脸红红的,愤愤离去。

  卢苇一副战胜的公鸡一样叉腰站在那里得意叫嚷几声。

  梓箐翻手将“小石子”送入系统空间作为玩家就有这样的特权。看信息不一定要用“眼睛”,在能使用系统的情况下,系统空间就是眼睛,系统就能够为玩家“读”出系统空间内所有物品的信息。

  “你不要跟我接触,我身边被她们安排了眼线。我查出来了,上次那个高级修真剧情是有人故意拿到玩家交易市场的。幕后人叫贾靓儿,是一个社区管理者。她正在找你,大概是想要高级修真剧情的逆袭方法,你小心些。不要担心我,只要她们没找到你就不能对我怎么样。另外你的演技太差劲了,不过没关系,还没笨的不可救药的地步”

  呃果真如此。

  其实之前灵虚为她建立防御系统的时候,就想到这些,不过现在看来,事情远非自己想象那般。她只是不明白,一个高级玩家,一个拥有了社区,甚至成为像07那样的空间引导者的存在,她还稀罕一个高级修真剧情的攻略吗

  嘶想到这里,梓箐终于将所有线索都联系起来了。

  贾靓儿,靓儿莫非就是司慕口中说的那个女人最后让他一无所有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梓箐想到司慕当时的颓废,心中就有说不出的快慰来梓箐也是后来才知道,对方作为一个空间引导者其实连许多“本职”的工作都没做到位,比如关于主神空间的介绍,比如各种常识性的问题,以至于后来她在面对其他玩家时就像一个白痴样。

  其实梓箐也就是心里腹诽一下,经历那么多人生,这点还不足以让她产生恨意。毕竟当初造成这样局面也跟她自己性格懦弱有关,不管是以为自己对这个主神空间的神秘的向往,还是对引导者职业的敬畏,亦或是在俗事中养成的“不要得罪人,特别是不要跟上司或者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人过不去”之类的习惯,都是因为她的自卑懦弱造成的。

  世间事,真是好巧,梓箐在接收了卢苇的信息后,放下心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她不是不认得这个只一次任务的伙伴,而是在帮自己挡麻烦好吧,虽然所有事情起因也是因为她拿出的那个高级修真剧情。”

  在越聚越多的玩家中间穿了一会梓箐再次愣住了,又一个熟人。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能在背后说别人坏话想也不行。

  在他身边一个玩家都没有,茕茕孑立的,一个人就那么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神情中有几分落寞和沧桑。梓箐心有戚戚,想着他曾经在自己心目中的神秘和崇高样子,而现在竟然沦落成为一个低级玩家嗯,中级。不过这跟曾经神级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呀,梓箐唏嘘不已,看了一眼,叹口气,终究是没有走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