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倒计时
  人影想,自己做过那么多任务,挑拨了那么多原主,除了一两个意志格外坚定的,貌似还没人能拒绝这种极致的报复报仇带来的快感。

  最重要的是,人类对报复是会上瘾的,一旦尝到复仇带来的快感就很难控制住继续报复。而自己只需要在旁边稍加点拨,就会让原主沉迷其中,欲罢不能了。

  当然,对于那些意志坚定者,她也不会为难对方,而是尽职尽责的成全对方的心愿。

  她就是这样,你想要恶,我就让你更恶,想要坚持自己原则,只要不是伪善伪道士什么的,她都可以成全你到极致的真善美。

  她是恶魔,也是天使。与她做交易,一定要掂量自己的本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千万不要在虚伪中摇摆不定。

  否者就像现在这个原主孜颖一样,只是一个徒有其表的伪白莲。这些被激发出来的邪恶都是以燃烧她灵魂为代价。

  她算算时间,到这个剧情世界快三年了,她可不想因为一次任务耽搁太长时间,三年之期若是她还不肯罢手的话,那自己就只有将沈家全部解决掉,如此,仍旧算是完成任务!

  唔,还有一个星期时间。

  梓箐又休息了两天,身体已然完全恢复,而且几天一家人都出门后她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以睡觉养伤为名,开始疯狂的修炼。

  总算让她修炼出了一点点气感,并且有了一丝丝神识。于是这天她就化作二姐的样子出门,让沈心怡在家里等着。

  用不着多么刻意打听,就知道孜颖的下落,竟然一直住在沈公馆的,哦,不,现在已经改名叫做魏府。

  梓箐根据原主记忆很快就从魏府后山方向,找到一个小门,轻松钻了进去。

  正想用神识扫一下里面情况,旋即又愣住了。既然自己都有神识,那么对方呢?是否也有神识?即便没有,看对方行事那么冷静果决,肯定不是新手玩家。说不定也有识破神识的法门。

  想到这里,梓箐便开始将为数不多的真气灌注到身体的感知器官上,一瞬间,她感觉耳朵更加敏锐……她在废弃的花圃中潜伏下来,趴在地上,耳朵抵在地面……

  开始仔细辨别周围细微的动静。

  噗通,噗通……这是生命元能搏动的声音,一般情况下是指心跳,但是本质上是代表一个人的生命能力。

  一个两个三个……方位,数量,一一在梓箐脑海中呈现出来。

  不是说魏孜颖在府中吗?为什么自己没感应到她的心跳?

  梓箐不死心,继续感应……

  噗……通……好微弱,就好像随时都要停止的感觉。

  梓箐站起身,愣怔良久,怎么会这样?

  她相信自己的感知能力,是对生命元能的感知,绝不会出错。

  她记得那天在废弃仓库中,她明明感觉到对方不管是呼吸还是心跳都和常人无异,为什么用真气和心灵感知出来的就不一样了?

  一个念头浮上脑海——孜颖快要死了!

  怎么会?不是有玩家在帮她吗?而且她现在折腾梓家还折腾的这么欢,怎么会快死了呢?

  不对劲,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梓箐原本想着今天来只是摸摸情况,但是时间不等人,她觉得应该马上动手。

  “夫人,老爷请你楼下用膳。”一个穿着女仆装的佣人站在门口,双手叠放身前,垂首恭敬的说道。

  陡然间,屋内刮起一阵阴冷旋风,孜颖神情一愣,旋即变得恬静而妖娆,两种气质在她身上得到完美融合。

  梓箐心中一凌,她有种感觉,自己被对方认出来了。

  可是她没有擅动,手中所有底牌也就是一些世俗的攻击手段,以及……魂灵珠。

  不过刚才在取魂灵珠的时候,小柯跟她说,这魂灵珠只是最低级的收摄灵魂的器物,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保护壳的蜗牛一样,很脆弱的。先前很顺利的收那些怨煞恶鬼之类,是因为它们灵魂其实都非常弱,再加上梓箐本身的精神力,很容易就能收服。

  可是一旦遇上稍微有点实力的,就像上个任务中的男主雷君豪一样,差点就被反噬。

  就在刚才一刹那,梓箐感应到孜颖气势陡变,知道自己又遇上对手了。她自然不能乱动了。

  “唔,你的实力还不错,刚才若不是你走近,身上有灵魂之冢的气息,我也不会觉察到你。过来坐吧,或许我们可以谈谈。”孜颖优雅的说着,折身到单人沙发上坐下,指了指对面位置。

  梓箐点点头,走过去坐下,斟酌了下用词,“你好,这次来……”

  “来杀她?是不是?”孜颖轻柔的笑着,一时间竟有风华绝代的感觉。她这里说的是“她”而不是说“我”,梓箐已然完全确信现在跟自己说话的是玩家。

  “那天,你知道我没死?”梓箐问道,她觉得自己没有使用任何底牌就能从一个资深玩家手下逃出来是绝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对方故意放她一条生路。就像第一次的末世剧情中,那两个玩家很显然没有眼前这个女子厉害,可是也弄得自己够呛。

  女子柔唇轻启,“呵,你可别以为我是好心放你走的哦,我只是觉得,,或许你的存在正合适可以更加激怒她的报复心而已,我就可以多收点利息了。”

  这么直言自己丝毫不稀罕别人的感恩,梓箐还是第一次遇到。或许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在乎而不需要去伪装自己多么善良;亦或许是因为她本性就是如此直率。不过,不管是哪一种,都可以看出对方的真性情。

  梓箐神情也变得真挚起来,说道:“不过,仍旧感谢你的一时仁慈,否则,这个任务我直接失败,至少现在我还有争取的可能。”

  她挥挥手,“呵,你这人倒是奇怪,虽说这不是你自己的身体,可是我看得出来,你现在根本没能力将灵魂抽出身体,所以,那种濒死的痛苦都是完完全全由你自己承受的,你不恨我就很难理解了,却还要感谢?你脑回路有些不正常。”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