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绝境(加更59)
  梓箐想,难道又是自己这只小蝴蝶扇动翅膀造成的?因为没死,所以没有完全让那个孜颖解气,所以就更加变本加厉的报复沈家了?

  梓箐深吸一口气,好一会才平复下心中忿恨。

  梓箐说道:“二姐,我饿了,家里还有吃的吗?”

  沈心怡貌似才想起来,连忙应道,“小妹你等着哈,我我马上去弄……”说着一边抹着眼眶,一边一蹶一拐的出去了。

  身体是**的本钱,这一刻梓箐总算弄懂这句话的意思了。

  她必须尽快把身体养好,否则一切免谈。难道现在就要拖着这幅跑不能跑跳不能跳的身体去找人家算账?算了吧。

  当天下午,二哥来了,一脸颓废……

  沈钥二哥沈耀武与秦家三小姐订亲,原本并不想找去的,可是现在沈家二老身体状况极差,不得已,才想着去借点钱来应急。没想到直接被秦家当叫花子一样赶了出来。他想见秦三小姐,因为他们以前是在一场舞会上认识的,情投意合,还算有感情基础。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见他,让下人传话,让他死了这条心,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沈家二公子了,自然是配不上她秦家三小姐了……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沈耀武感觉天都快塌了。

  梓箐现在也没心情去安慰开导,更何况这种事情落到谁身上也不是别人一两句话就能劝解的,还是让时间来沉淀这一切吧。

  第二天,正住院的沈家二老因为给不起住院费,被遣送了回来,幸好不是直接给丢在过道上。

  现在,一大家子人都住在大嫂这里。

  危难之中见真情,他们现在无比感慨,看着徐惠,千言万语都难以形容此时的复杂心情。

  梓箐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天才下床,在空间药物帮助下,胸口的伤已经开始愈合结痂,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就不会有事。

  一大家子人都挤在三间瓦屋里,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她必须为家人找到一个安身之所。

  其实不止她一个人在考虑这个问题,几个哥哥姐姐都在想办法,可是所有的人脉关系就那些,锦上添花的不少,雪中送炭……呵呵,现在孜颖完全掌控了曾经沈家的所有商业命脉,而且放言,谁要是敢帮沈家,那就是跟她孜颖过不去!

  所以大家天天跑天天碰壁,其实沈家人也还算拎得起放得下,并没有因为曾经的养尊处优而对现在的一切嫌恶或者怨天尤人,当曾经的商业伙伴不肯伸出援手,甚至想到别人工厂或者船坞做工也被拒绝后,他们甚至打算先去外面做点临时工,比如扛包,掏粪什么的,都愿意干,只要能为一家人挣够一天的伙食费就行!

  可是就是这么最低的要求也不能实现啊……

  孜颖看着沈家人那么狼狈,摇尾乞怜,心中无比畅快……

  她越是畅快,她背后的玩家就获得更多的“感恩之心”。这是根据当初契约立下的条件,只要让原主高兴了,痛快了,没畅快一次,就能获得一定的感恩之心的能量。

  想以前梓箐做任务,好难得一次才能获得原主的感激,可是人家……哎,这就是人与人不同呀。

  梓箐略微给自己变换了形貌,出去查探了下消息,一下子就发现无数双盯着这座破旧小房子的眼睛。心中冷笑,果真,她就是想将沈家逼入绝境,然后在一旁看笑话。

  不过这个城市就是这样天堂和地狱的结合体,有的人过的像国王,有的比低贱的老鼠还不如,像沈家这样的人家不在少数。

  梓箐在外面转了一圈,到僻静角落拿出准备好的食物然后回到家里。

  梓箐什么都不怕,她最怕的是对方没有玩耍的心思,直接对沈家人下杀手,那么,她就顾不过来了。

  所以……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相对无言,能想到的法子都想过了,他们始终不明白,那个叫孜颖的为什么会这么恨他们沈家。

  细细想起来,貌似以前曾经跟自己女婿,也就是沈钥未婚夫有过一段恋情。可是她在婚礼上闹过了,而且最后她不是也把男人抢走了吗,为什么还不放过沈家?

  梓箐自从到这里后很少说话,她突然说道:“这段时间你们到外面去一定要小心一点,我看外面有人在盯梢,若非万不得已就不要出去了,我以前还认识几个朋友,都是过命的交情,我先去找他们,看能不能想点办法。”

  “盯梢?”众人面面相觑,不过沈老爷终归是在江湖上混的,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旋即,他有些疑惑地看着梓箐,“钥钥,你是怎么知道有人在盯梢的?”

  梓箐知道终究是瞒不过老爷子的,说道:“要不然那些人怎么会知道哥哥他们每天要去做什么?每次都会被打的头破血流的?他们这是故意在逗我们玩呢,现在趁他们还有心思逗我们,我们才能保住这条小命,若是哪天他们连玩我们的心思都没有了,可能随便找几个混混就能一把火将这里烧成灰烬了。”

  梓箐没有做任何隐瞒,将现状和自己的猜想和盘托出。

  沈家毕竟曾经风云过,社会上的人情百态早就捻熟,梓箐这么一说,他们都沉默了。

  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

  现在孜颖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将所有的沈家的关系网全部掌控住。钥钥说的很对,她其实就是在耍沈家,想要看沈家落魄被人欺凌的样子,说不定等哪天她没心情耍了,沈家就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沈父说道:“钥钥,你变了。”

  梓箐笑着道:“是呀,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若是还装作不谙世事的阳春白雪,可能么?爸,你在上海还有什么关系没有,我想再去试试。”

  沈父摆摆手,一手捂着胸口,喘匀气才说道:“我有个计划,这几天我们全家人都出去,就像是在找事情做一样,过两天,等他们盯梢的人松懈了,你们几个就直接离开这个地方……”

  “爸——”几个子女异口同声的喊道。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