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四百五十七章 给个甜枣
  气急中什么称呼称谓位份的都忘了,几巴掌下来倒把他打清醒了,顿时懊悔不已。

  虽说对方现在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小主,而且上面的人也不再给予注意力,而他们从来都是见风使舵的人,自然就各种方难青竹阁的人咯。可眼下,他一看这个小主貌似并非传说中那般懦弱不堪呀……那凌厉气势,还有这手段……哪里有普通小主的娇弱?

  这后宫中,女人为了邀宠,手段可谓不所不用其极。可是表面怎么也要保持大家风范,使唤教训奴才,也是让下人去办,却不会自己亲自动手的。转念间,他就觉察出这个小主有些不一般……一时间就有些犹豫起来。

  王公公一犹豫,旁边那些普通太监自然不敢擅动,但是因为没得到“老大”指示,也不能随便退下。

  “连秋连月小海子,这些狗奴才竟然敢欺负你们主子,敢怎么办?”梓箐大喊。

  三人以前可没少在王公公这里吃亏,没想到自己主子竟如此霸气,扇了对方一耳光,顿觉非常解气。反正现在他们已经表决心跟着主子了,现在正是表忠心的时候,立马冲上去,挽起袖子就朝旁边围着他们的宫人扑去。

  没有王公公话,这些人不敢擅自反手。因为对方是主子呀。

  没想到这三人也有把子力气,把这些人打的嗷嗷叫。

  梓箐紧紧盯着王公公,后者气势弱了下来,“贺贺小主……你莫要得寸进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亲眼过目的,难道你这是要……”

  啪——

  梓箐打顺手了。挥手又是一巴掌,“该死的狗奴才,竟然口口声声把尊贵的皇后娘娘拿出来当挡箭牌。如此,我倒是要问问了,是皇后娘娘让你们克扣我们的月俸和生活物资的吗?”

  人善人欺马善人骑,几个耳光下来,王公公怂了。他只是见风使舵。谁会直接告诉他要整某人了吗?那真是蠢到家了。他还真怕梓箐会闹到皇后娘娘那里去……不仅他小命难保。就是他们一家人,一族人,恐怕……

  王公公也是个人物呀。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小主大人大量……是奴才疏忽,奴才疏忽……欠缺多少奴才立马命人准备好给小主送去……”

  梓箐见好就收,“那好。我便回去等着了!”说吧扬长而去。

  回程,连秋几人兴奋不已。没想到自己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也是,看其他宫苑的人,哪一个不是鼻子朝天的呀,也只有他们青竹园。谁都能踩上一脚。他们心中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无比正确。这是一个有魄力的主,而且相比其他主子,貌似性子更爽直一些。也不会有事没事找茬。宫中女人寂寞啊,那些个主子平常除了伤春悲秋就是训导奴才下人再则就是到处勾心斗角。

  “小主。我们现在怎么做啊?”

  “嗯,你们有认识的宫人什么的吧?去找一些花草树木的种子回来吧,我们院子慌了许久,该有些生机了。”梓箐说道。

  几人兴奋领命。果真不愧为在宫中生活多年的人,立马将梓箐的意思理解为去外面张扬一番,打探消息,顺便找些种子。

  众人刚回到院子,不一会,王公公就亲自领人带着一大堆东西过来了,然后非常客气的让人按照连秋指定,将东西放好。

  王公公到梓箐面前躬身维诺的样子:“小主……所有东西已经送来了,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那些个奴才不经事,耽搁疏忽了,还请……”

  梓箐挥手制住对方的话,嗯了一声,连秋端着一个托盘出来,掀开上面的红绸布……全是五十两一个的银元宝!

  王公公心中一惊,如此大手笔!可见贺相国还真有些家底呀,对这个女儿也是用心良苦了。他身体不由的更加躬下几分。

  “小主,您这是……”

  梓箐道:“我这人公私分明,王公公事务繁忙,略有偏差也是情有可原的。这些银子是想请公公派人帮我把这房舍修葺一下,院中清理一番。可否?”

  王公公暗自掂量,一共十个银元宝……那就是五百两银子!后宫中完全秉承了皇帝的勤俭之风,所有开支都要精打细算,那些正宫娘娘不需要讨好他,而普通妃嫔则没有多少银子。平时有个几两银子进账就算不错了……

  王公公立马跪了下去,“小主真是折煞奴才了,但凭吩咐,奴才这就命人前来。”

  梓箐挥手,连秋将对门角垂站着的管事太监道:“还不过来端着,要我给你们送过去吗?”

  那太监也很是惊愕了一番,王公公连忙起身,“奴才有眼不识泰山,先前有所得罪,请……”

  王公公回到自己院中,感觉今天仍旧像做梦一样……没办法,人穷志短。谁叫人家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银子来呢。

  暗讨,这贺相国对自己女儿还真是下了血本了。不管他了,反正上面也没有明白指示,自己且慢慢应付着。

  就在当天下午,青竹阁就涌来几十个粗使宫人开始叮叮咚咚的修葺房子,布置家具等等,把院中杂物清理一番,重新翻土,修建花台……

  原本偏僻而冷清的小院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了,这里从来就不缺乏好事者,便竞相前来察看。没想到内务府竟然帮这里修葺一新,很是奇怪。能喊动内务府的人,不简单啊,莫非这个病秧子贺小主要绝地反击了?

  就在众人都各种猜测她会以怎样的方式重新回到皇帝眼中,或者把自己名字放在“翻牌”的托盘上时,突然之间,小院又突然静了下来。

  连秋很是不解,“小主,我们现在风头正盛,为何不直接找皇后娘娘或者敬事房的人说,小主身子骨已经完全健朗了?”

  梓箐诧异的道:“我又没说过是要去承欢承宠,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连月嘟着嘴,“小主,您是没看到,那些宫苑的奴才每天到处招摇主子什么什么时候又承宠了,又得到多少恩赏了……那些内务府的人看他们就差趴上去舔脚趾了。”

  梓箐道:“你想让人为你舔脚趾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