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龙威(加更27)
  众人又是一愣,纷纷站了起来,眼神怪异的看向贺相国,又看向跪在地上的梓箐……这,这怎么回事?

  如果说贺相国的出发点只是不想让女儿入宫受苦,那么这些人就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想法了。

  起事由贺相国担了,那么违逆之罪也是由他相国挑大头,只等天下大乱,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风水轮流转,说不定就轮到自己尝尝坐龙椅的滋味了。

  可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不懂事”的女儿来,一心想着要入宫当皇帝的女人呢,那贺相国还怎么起事?

  贺相国看向梓箐,有些怒其不争,“柔柔,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呀,那后宫佳丽三千,岂是你想伺候就能伺候的……”

  梓箐神情坚定的说道:“爹,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入宫。求父亲成全!”

  梓箐立马跪了下去……

  刚才的形势梓箐看的很清楚,这些人看起来都是为了附和爹,可实际上哪个眼里心里不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且不论现在国内一片太平盛世,根本没有起事的理由,而且皇帝还是一代“明君”,谁敢冒头,直接拎出来以儆效尤。即便真起事成功了,一旦看到甜头,恐怕这些人就是第一个掉转矛头对准爹的人。

  经历了那么多人世,看人的这点本事还是有滴。

  贺相国只有叹息,不过看样子,貌似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

  众人一副很失望,“我看白了你”的样子,斜眼瞥梓箐和贺相国。无论如何,现在一切兴发的源头没了。以什么借口呢?

  好一会,贺相国像是终于想通了什么事情,上前很是心疼的将梓箐扶起,“柔柔,你真是这么想的?”

  梓箐重重点头,脸上带着无比向往的表情,“嗯。爹爹。女儿已经想好了,女儿入宫后一定会为父亲争光,让我们更加贺家发扬光大的!”现在贺府已经是显赫无两的权贵之家。还能怎么发扬光大?再往上就只有皇权了。梓箐也就是随口说说,表明自己决心而已。

  “哈哈,相国大人,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呀。这么小就懂得为你分忧解难了……”几人都是人精。见贺相国已经没有先前的决绝了,这起事必须要有强大的毅力和魄力。他把女儿看的那么重要。现在女儿一心向着皇帝,他还怎么起事倒戈?

  众人带着遗憾和嘲笑纷纷告辞离去。

  不知不觉间,梓箐为贺家免去一场灭顶之灾。

  现在天下太平,就凭一个相国府就想推翻根深蒂固的朝廷?真是嫌自己好日子过的太舒坦了。

  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梓箐才松了一口气,回过身,朝贺相国再次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贺相国还处在无尽的悲痛之中。他身为一国之相,对朝堂后宫都更加了解。女人于皇帝来说,就是统治前朝的棋子而已。最无情的就是天子了,女儿一旦进入后宫,且不说受不受宠,恐怕那无尽的尔虞我诈就疲于应付。而娘家在那个时候更是鞭长莫及。

  哦不对,前朝是不能干预皇帝后宫的,否则就以违逆罪论处!

  “我的儿啊,你可是想清楚了?”

  梓箐朗声应道:“爹,我已经想清楚了,这是我的命运,也是我的机缘,我一定会从这里走出一条路来的!”

  贺相国叹口气,“罢了罢了,那就随你吧。”

  晚上,贺夫人到梓箐房间,还未走近,就已经抽噎起来,“我苦命的儿啊……你你怎么这么傻啊……”

  梓箐微笑着安抚对方:“娘,其实入宫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女儿自小就许下心愿,绝不嫁与凡夫俗子虚度一生,与其随便与一个纨绔子弟,还不如嫁与这世上最尊贵显赫的人。只有皇帝了。”

  贺夫人一个劲的抹泪:“儿啊,伴君如伴虎,这后宫更是龙潭虎穴,只见新人笑,哪见旧人哭。三千宫娥嫔妃,可是……皇帝就只有一个啊……”

  梓箐咧嘴笑了:“娘,皇帝是有无数女人,可是……就那些达官贵人……他们的女人难道又少了吗?一正妻二平妻,还有无数的侍妾通房……甚至还会到烟花柳巷之地寻欢作乐……相对这些,我倒是宁愿跟那些有家境背景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

  这句话戳中贺夫人软肋了。

  贺相国在整个朝堂的文武大臣中,算是出了名的妻管严……可是究竟如何,其中滋味也只有贺夫人心里最清楚了。没有平妻争宠,可是……还有很多侍妾……你你总不能将男人身边伺候的丫鬟什么的都赶走吧。而那些丫鬟什么的,长期浸淫深宅大院的各种争宠斗争中,练就一身本领,没跟男主子上床的或者说不想跟男主人上床,以此一跃龙门的实在是太少了。

  你贺夫人再厉害,总不能将这些女人全部打杀发卖了吧?更何况,你杀了一个还有无数个女人在后面排着队呢……因为问题的根源就不在女人身上,每个人都想过上更好的生活,攀上高枝,成为主人的枕边人,是最快最有效的捷径,谁不心动?难不成你吧男人干掉?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贺相国一个人在书房想着心事…今天早朝,皇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拿出一副画像,竟然是那天几人在贺相国书房里的情景,就连每个人坐的位置甚至茶几上放着的茶盏,都画的一清二楚。

  皇帝呵呵的笑着,“众位爱卿真是有兴致啊,如此团结和睦的,朕甚是欣慰……”

  贺相国立马冷汗就下来了。旋即,他想起那天竟然冲动之下找那些个同僚,禁不住一阵后怕。众人大骇,他们只不过是在一起“闲聊”了一会,皇帝怎么会知道的?

  “不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的魏爱卿?”紧接着,皇帝拿出另一幅画,竟然是一个类似地下室,一群人拿着兵器聚集一起……

  兵部侍郎冯飞身体如筛糠,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匍匐向前,“皇上,皇上明鉴……皇上明鉴,臣,臣……只是在训导奴仆……”

  在威严的龙威之下立马怂了,哪里还有那天在贺府书房的气势凌然?(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