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刚好赶上
  梓箐边跑还有心思嘀咕这个瑶瑶,说的那么可怜兮兮的,可是原主父母什么时候责备过她了,就差将她收为干女儿给她名份了。

  在原主逃婚的记忆中,开始她也一直陪在原主身边,可是每当遇到困难,不是她护着女主,而是女主挡在她面前……所以不管是后来被欺凌被卖,都是女主最凄惨。偏偏她还是哭的最凶的那个人。

  不是说这种人有多大的过错,而是梓箐不喜欢这种没有任何担当的人共事。跟他们在一起,你必须将所有的事情全部考虑进去,所有准备工作全部做好,累死累活,然后耳边还要承受他们不断的各种哀叹,怎么办啊,我们死定了诸如此类的话。若是你不考虑她吧,你就太不仁道了,所有人都会谴责你……

  罢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是了。原主的遭遇,虽然有旁人的谗言,可是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于原主,那些苦痛就当是给她一个教训……好吧,若不然也轮不到自己来为她的人生逆袭了。

  路上有小厮丫鬟的在院中忙碌,看到梓箐如此没有风度的大跨步的奔跑,很是惊讶,纷纷喊她。

  她一个不理……身为小姐嘛,性子总是要高冷一点才与身份匹配。不过梓箐现在是没空闲扯,总不能谁问一个“小姐你怎么出来了?”“小姐你到哪里去?”“小姐你干什么?”都要一一回答吧?

  梓箐径直奔向贺老爷书房,护卫立马上前拦住她,梓箐挥手拂开:“让开,我要找爹,有要紧的事。”

  “小姐。实在抱歉,老爷有吩咐,任何人都不能打扰!请小姐莫要为难属下。”护卫一说道,语气倒是卑微而恭敬,可是神情中却有些不屑,甚至还有些怨愤在里面。

  最郁闷就是这句话了“莫要让属下危难”,就好像你一坚持就是危难了他。而且是身份去欺负压迫了他一样。

  欺负就欺负了。梓箐呵斥道:“我是任何人吗?什么为难不为难的?少给我按些莫名其妙的名头……爹——爹——女儿有重要的事情要见爹爹…爹…”梓箐索性扯开嗓门大喊。她倒是很想将两人放倒,随便从农场空间弄个毒药暗器就行,可是这是在家里。又不是面对敌人,实在犯不着。

  “让她进来——”一个粗犷而浑厚的声音传来。

  两护卫侧身对着里面抱拳应诺一声,对梓箐道:“小姐,请吧。”

  梓箐不理会两人眼中的嫌恶之色。拎着裙子直直走了过去。其实她心中还有些纳闷呢,貌似在原主的记忆中。不管是家丁小厮还是守卫,都对她挺尊敬的,为什么落到自己头上就变了味呢?是了,自从自己灵魂进入剧情世界几天还没露过面呢。所以应该不是自己人品问题,而应该是这几天生了什么事情,让忠心护主的他们觉得自己成了嫌恶的人了……

  如此一想。梓箐更加笃定心中猜想了,心情又更急迫了几分。一边怨自己没有早一点想到这一层。先前灵虚还特意嘱咐过自己呢,这剧情君绝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现在梓箐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自己可千万不要成为那个挑起争乱,让家族覆没的罪人啊……否则的话,原主肯定会恨死自己的。

  梓箐一迈入门槛,身后门就关上了。

  抬眼一扫,屋中竟然坐了四五个人。

  梓箐很快就将这些人和原主记忆中的一些记忆片段联系起来。

  这些人竟然都是跟父亲有着很深交情的人,道台,兵部侍郎,漕运总督……都是了不得的当朝大员啊。这些人到家里来做什么?而且都穿着便服……没有随从……

  做的如此隐秘……莫非?

  梓箐心中浮起不详的预感……

  旋即一想,既然都在这里,所以……应该事情还没成。心中又安定了几分。

  梓箐快步走向贺相国,“爹,这是怎么回事啊?”

  “女娃子家家的问这些作甚,你只需知道爹爹是为了你好就行了。”贺相国看着梓箐,有些意外,旋即就镇定下来了,尽管话语很严厉,可是眼里和语气都充满怜爱的味道。

  现在不是追究,“什么事情”“为什么为我好”的时候,梓箐直接说道:“爹,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富足很满足,爹和娘已经为女儿做的够好了,不需要再做什么……”

  那个兵部侍郎冯远切了一声瓮声瓮气的道:“这件事情本就为了大侄女而起,让她知道也无妨,相国大人,你就告诉她吧。”

  只这一句话,不用说,梓箐已经猜到是什么事情了。果真不出所料,他们真要成为苏家第二了。可是那是历史所趋,即便那样,苏家也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神仙打仗百姓遭殃,看似正义和民心所向,可是究其根本,还是权利和野心驱使,一个政权推翻另一个政权,最开始都是说为民请命,可是最后,谁又是真的为了民?

  不,梓箐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情生在自己身上。

  她带着欣喜之色说道:“爹,我听说皇上看中我了,想让我入宫为妃,是这样的吗?”

  所有人都愣住了,万万想不到这是一个生在闺阁中才刚刚豆蔻年华的女子能说出的话,还,还一副雀跃的样子。女子不是应该矜持一点含蓄一点羞涩一点的吗?哎,没想到贺相国英明一世,竟然养出这么一个没羞没臊的女儿来。

  贺相国说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梓箐追问:“爹,是不是这的?”

  贺相国叹气,“都怪爹没能力护你……放心,爹绝不会让你……”后面“进宫”二字还没说出来,梓箐连忙制住他的话:“爹,女儿一直就渴望能有伺候皇上的机会,伴君之侧享尽天下荣宠,何其高贵尊荣。而且女儿已经想好了,女儿入宫一定会好好伺候皇上,为我们家争光添彩……”

  成为皇帝的女人没啥见不得人的,而是无比光彩的事情,自然要说的理直气壮。

  好吧,梓箐本意对这是非常抵触的,无数女人共享一个男人……也只有在这种极端的男权社会才想得出。可是现在她如果不这么说的话,父亲大人肯定会以为她是很勉强,是为了家族而委曲求全什么的,就不能完全绝了他起事之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