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两次投怀送抱的“缘份”(加更25)
  梓箐直接从对方身边错身而过,压根就不想理会这个女人。想着上个星期放走的那个墨镜青年……为什么看白药的样子一点也没变化?难道说自己看错了人?

  白药一副委屈的样子,朝梓箐背影喊道:“小荷,你别这样嘛。早知道是这样,我我就不该来报名的……”

  元昊只是淡淡瞥了眼梓箐背影,对白药说道:“走吧。”

  白药没有等来预期的安抚,跺跺脚,“元昊,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小荷家境困难,她一定是很想要这笔奖金的……可是,我我……都是我的错……”

  武陵几人从教室里走出来,看了眼白药。后者眼底闪过一丝志在必得的光亮,泪花晃动,然后咕噜一下从光洁的脸颊滚落,愈的楚楚可怜。

  只可惜视线一扫而过,没丝毫停留,几人昂扬着头,气宇轩昂的径直走过,连一丝停顿都没有。

  白药心中有些疑惑,根据原剧情,正是因为自己在辩论会上表现出色,赢得武陵的青睐的,这次……怎么变了?

  白药看向梓箐离开的方向,莫非……是那个乡巴佬女生在搞鬼?

  是了,在原剧情中,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小炮灰,被她随便两句话就能玩的团团转,成了自己的垫脚石而不自知。

  白药越想越不对劲,先前她只是觉得这个村姑貌似有些不一样了,可是毕竟没有影响到她的主体生活,所以并没有多么放在心上。

  现在一想,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了。

  若是不能认识武陵,就不能被他邀请参加他的二十岁成年典礼。就不能认识那个人……那么现在所有一切都是白费。

  想到这里,白药连忙说道:“不行,我一定要去找小荷,跟她解释清楚……”说罢拎着裙子,袅袅娜娜的向走廊一边飞奔而去。白色裙袂飘飘,柔顺丝飞扬,带起香风一缕……

  刚跑到武陵旁边。不知怎的。脚下一葳,身体便斜斜的摔倒下去。

  王若飞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的笑意,长臂一伸。便将白药娇软身躯揽住,笑着道:“这位同学,走路当心哦,不是谁的怀里都能靠的。”

  白药脸顿时羞红一片。是了,曾经记忆中王若飞便是这般的犀利和玩世不恭的样子。他不是文瑶的男朋友吗?而且貌似两方家长都很看好他们,有意结为姻亲。她想到文瑶这段时间貌似跟张小荷那个贱人也走的很近,前两天还看她们一起在食堂吃饭来着……

  白药装作力不可支却又竭力挣扎着要站起来的样子,在对方身上蹭了几下。这才面前站起来,一只脚吃痛的曲着,叠声的说:“对不起对不起……咦。若飞,是你呀……呵。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对了,这位也是我们班的同学吗?好像平时都很少看到他呢?”

  王若飞刚才手上感觉到一片软玉温香,将手伸到鼻下嗅嗅,嘴角轻扬,“呵,他是武陵,这人就是这样,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实际上……”感应到旁边传来杀人一样的目光,讪笑一下“实际上也是生人勿进的。”

  白药微微颔,这一刻,她知道,自己想要攻克下武陵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白药眼里有深深的挫败感,自己不是他的菜,这一世,她自认自己做得很完美了……好吧,那件事情出她的预料,可是学校里,自己还是纯洁无暇的化身,这不正是他所欣赏的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会改变,但是很显然她在同学们心中的形象已经固定下来了,不好再做改变了。

  不过……白药感应到王若飞略带玩味的目光,羞赧低下头,然后退到一边。

  几个耀眼的公子哥在走廊上如灼灼流星一样划过,引得无数花痴围观,对白药拙劣的手段嗤之以鼻。那都是姐玩剩下的招术好伐。

  几人相视而笑,眼里有心知肚明的轻蔑之色。这样的桥段,他们一天都要遇到好几回,对投怀送抱什么的已经麻木了好伐。

  接下来是化妆舞会,梓箐以为自己改变了剧情,白药就不会来劝她参加了。没想到她仍旧来了,“小荷,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上次辩论赛我真的没想到最后……”

  梓箐说道:“你为什么一定要纠缠着我不放?难道是因为你找不到更好的人为你承托了吗?”

  白药眼中惊恐之色一闪而过,转瞬低头,眼里有了深深的怨毒之色。

  是了,怪不得为什么这一世自己比前世更加努力,竟然连跟他有关的一个小虾米都没摆平。原来是因为这个小荷。她不知道小荷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是和自己一样的重生呢还是什么,总之,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白药被梓箐的话呛的眼泪汪汪,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她看着梓箐,“小荷,我只想将你当朋友,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起开——”梓箐冷冷吐出两个字。

  旁边人就有些看不过眼了,鄙夷的瞥了梓箐一眼,啧啧,好凶哦……都下意识坐离她远一点,深怕自己被这个恶毒的女人波及到。

  就在这时,平时从来不光临图书馆的杜若风和武陵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白药捂着嘴,委屈的哭着跑了……正好和刚刚走近图书馆的两人撞个对着。

  杜若风再次长臂一揽,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将这个女子托住了,定睛一看,这不是刚才在教学楼投怀送抱的那个么?他们看看白药又看向远处自顾安静看书的张小荷,相视一眼,呵,又是这个女人?她好像很喜欢把这么娇滴滴的美人气哭一样呢。

  白药也装作刚认出两人的样子,“啊,又是你们……”脸上羞赧之色更浓,挣扎着从对方臂弯中钻出,站直身体,紧紧埋着头,“对不起……”

  “你这人倒是很有意思,有空我们聊聊。”杜若风对白药说道。

  白药心中狂喜,这便是引起对方注意了吗?虽然没有直接跟武陵搞上关系,但是若是能傍上杜若风,以他们的关系,想必到时候肯定能带自己进入会场的。只是……这杜若风是文瑶的男朋友……这样做会不会让文瑶伤心呢?

  白药歪头一副天真的样子:“嗯嗯,我们是应该好好的聊,真是好巧呢,谢谢你两次帮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