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废物”利用
  本能的,梓箐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不管其他,拔腿就往人多的地方跑。

  男人见此,也是一愣,然后直接追了上来。

  梓箐心中咯噔一下,丫的,这个男人是谁呀?为什么原主记忆中根本就没有他的印象?

  心中叹息一声,这就是自卑的结果。

  你以为自卑的把自己缩在缝隙里你就真的不存在吗?不,你存在的,只不过这样非但不会降低人们对你的鄙视,反倒更加轻视于你!

  看吧,随便钻出来一个人物,原主竟然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可见以前她活的有多“自我”。

  管不了许多了,逃命要紧。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而且和白药有关系。

  这几个月梓箐原本只是想着藏敛锋芒,积累实力,所以很低调的……唔,好吧,那次教室座位之争让她了一下镖,但是总体来说她并没有实质上得罪什么人。

  如果真要说得罪的话,就只有白药了。那天她来找自己,还想着把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自己不在乎可是原主在乎啊,自己总不能还没为原主人生逆袭成功,就反倒被陷害更惨吧?所以梓箐当场就跟她撕破脸……

  是了,肯定是白药的什么人。

  这时就体现出身体素质强健的好处了,梓箐一边跑还有精力回头观察追赶之人。

  月末二十六七的样子,身着某知名品牌的纯棉斜纹衬衫,西裤,休闲皮鞋……一看就是长期身处高位,喜欢做派的类型。只是这样一个人怎么跟白药搅上关系的?亏得原主还将白药当成是整个学校里最善良。对自己最好的人呢……

  玻璃瓶?透明液体?硫酸还是盐酸?

  梓箐此刻心中杀意已起。

  她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可是这个人很明显是冲着自己来,是想要对自己毁容的?

  对于一个女生来说,用硫酸毁容是比直接杀了对方还痛苦还恶毒的行为?

  硫酸灼烧皮肤带来的痛苦绝对会比直接一刀子捅死的痛苦更甚,而且更加持久。即便活了下来,那也是永生的伤痕,不仅是身体的。还有心灵的。以及永远也无法去直面社会的丑陋。

  想到这里,梓箐便直接朝旁边的巷道里钻去。

  七弯八拐,身体非常灵活。梓箐感谢自己这段时间的体能训练。给自己一个好的身体,在逃命时就充分体现锻炼身体的重要性了。

  巷道里人越来越少,感谢这些幽深的巷道,梓箐身体一闪。折身拐进左边巷道,然后手脚蹬在墙壁上。攀到上方。

  那人哪里会想到这个看起来个子小小的女人竟然会跑这么快,他都快累死了。可是想到心肝一样的小表妹梨花带雨的样子,他就恨不得将这个将那件事情说出去的女人弄死。不过小表妹说了,不能伤害人性命……

  哎。她就是太善良了,那么伤害她的女人,竟然都舍不得杀。只是说用硫酸吓一吓就好……

  那人刚冲到巷道口。正左右张望看那个该死的女人跑哪边,突然。头顶上突然一个黑影压下。

  梓箐直接将他扑倒在地,没空给他撕扭,直接用自己最拿手的银针伺候。两根银针下去,地上的男人就只有哼哼的份了。

  梓箐瞥了眼地上的玻璃瓶,呵,还挺结实,没碎。

  梓箐拿出手机,开了摄像功能,对准地上的男人,“你为什么来追我?”

  “你这个女人太恶毒了,我要杀了你!”男人有气无力地说道。他想撑起来,可是两只手臂使不上力气,而且身体一有向上的力量,就感觉后背有钉子钉着一样。

  “为什么要杀我?”梓箐问道。

  “你伤害了白药,澳门赌博网站:她那么纯洁那么善良,你那么伤害她,她都舍不得杀你……”

  “哦,这个瓶子里是什么?”

  “是硫酸……”

  “哦,所以不想杀我,只是想用硫酸教训我一下吗?”

  “哼,药药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伤害的……”

  梓箐换个话题,“这么说你很爱……白药了?”

  “那是,她就是我的生命,我愿意将我的一切都给她……”

  梓箐打断他煽情的话,“这么说那天晚上打掉的孩子不是你的咯?”

  “孩子?什么孩子?”男人顿时激动起来?

  梓箐也有些纳闷,貌似自己就在学校里说过白药小产的事情,其他什么都没说呀。可是这个男人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直肠子,憨直的她都有些不忍心下手了。

  对白药只是单纯的喜欢和守护,看来那个孩子并不是这个男人的。

  梓箐“好心”的说道:“呵,我还以为你是为了那天晚上我帮她打掉孩子的事情来找我算账呢。既然不是,那么你是为什么要来杀我?”

  男人脑袋现在就停留在那个孩子的事情上,死死昂着头,偏向梓箐方向,紧紧盯着,“你,你说那什么孩子?药药从来都是洁身自好的好姑娘,她不可能,她不会……她说过……”

  梓箐原本还想将这瓶硫酸废物利用一下,现在看来,地上这个废物恐怕更有用些。真不知道他这个“护花使者”是怎么当的,连女人肚子里孩子都有了,竟然还不知道是谁的,真是悲哀呀。

  梓箐“好心”提醒道,“你可以到xx医院去查一查,x年x月x日,晚上十一点过……相信以你的手段不难查到真相。”

  “我不信,我不信,你骗我……”

  聒噪,言情剧式的吼叫让梓箐心里一阵烦躁,丢下一句“随便你”便闪人。

  男人见梓箐竟然真的丢下他离开,还在疯狂喊叫着。

  梓箐心中轻嗤,还以为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物呢,没想到竟“单纯”的如此可爱。只是因为对白药好而全部的无所顾忌的付出,甚至连被别人当枪使还不自知。

  不过这种单纯的人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对感情肯定是执拗且有洁癖的。看男人的样子,大概他根本就不知道白药曾经堕胎的事情吧。梓箐已经开始脑补下星期开学白药是不是依旧清纯优雅……

  梓箐转了两趟公交车才回到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