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犯贱
  梓箐闭上眼睛,灵心诀运转,运转,运转……

  靠之,自己不过就是不想在那里瓜兮兮等着跟那个该死的女主的“美丽”邂逅么,剧情君竟然就如此折腾自己,真是够了!

  忍,我忍!我是炮灰,我是女配,所以……一定要忍再忍。

  这一次,不管如何,一定要破了这个魔咒!

  周围人对她指指点点……这一刻,梓箐完全可以理解原主被这些上层社会的人用目光凌迟是什么感觉了。

  师表跟旁边老师聊天,一点也没有搭理她的意思。而旁边老师也完全将她当作无物,连顺便搭讪一句都没有。

  梓箐不甘心,不能就这么算了。绝不会等那个该死的女主来“垂怜”。

  空间不能用了自己不是还准备有袖袋银针吗?

  梓箐猛地冲上前,左手一把抓住对方领带,往前猛地一拉,右手银针倏地刺出……

  啊的一声都没有喊完,他感觉脑袋顿时一晕,然后被拉扯的惯性一下子趴在桌子上。

  这个过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所有人回过神时,梓箐已经恢复先前的平静和谦恭。对那个脑袋还有些晕晕的师表说道:“老师,把我的手续办了。你血糖血脂血压过高,不能太(过急躁的……”

  既然是一个惯于拜高踩低的师表,又岂是一句威胁的话就妥协的?

  梓箐双手撑在桌子上,低头。眼睛紧紧盯着对方,道:“你再故意刁难,我会找到校长,我会给你们学校免费做广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这个学校的面目。虽然这些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可是,想必你们的校长或者背后的出资者肯定不喜欢这样的广告的。”

  “你竟然敢……”

  “嘘——”梓箐轻嘘一声,“快办吧,你心知肚明,我的所有材料资料费用都没问题。你只是看我没有任何背景。出身寒门,想要故意给我使个绊子而已。无所谓,我一路上遇到的多了。你可以当成是我要挟你也好,求你也罢。我不敢保证等会你的血压会再次升高。恐怕就不仅仅是脑袋晕一会那么简单了。”

  “你想干什么。想威胁……”师表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因为梓箐就在趴下身子跟他说话的档口,一根银针再次刺出。这次更快更准更狠。一个多月的训练还是有些成效的。

  这次,师表在桌子上趴了一会,旁边老师喊了一声,梓箐偏头,冷冷看过去,淡淡的说道:“他只是太累了,略微休息一下就好,我还等着办入学手续呢。”

  旁边老师看看梓箐,又看看师表,瘪瘪嘴,想说什么,算了。

  过了一会,师表醒了过来,梓箐提醒,“老师,请帮我办一下入学手续吧。”

  师表看向梓箐,面色困惑……唔,还有些忌惮。

  梓箐终于办好了入学手续,抱着被子枕头什么的往自己寝室走去,心中轻嗤,呵,有些人就是这样,犯贱。

  梓箐刚走到宿舍楼下,就看到一袭白裙的女子,羞涩地对旁边高大俊朗的学长说道:“真是太感谢学长您了,不知道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

  声音清越动听,却让梓箐心中一阵发寒,这个声音,在原主记忆中,一直就是以一个救世主的身份出现的。

  每次都是这个声音维护她,然后对周围的人谴责。

  可是,从梓箐通观了全剧情的角度来看,原主只不过成了彰显女主善良温柔的小垫脚石而已。原主的怯懦成全了女主的坚强和正义的形象,为她赢得校园白马王子的注意力立下汗马功劳啊。

  一瞬间,这几个月被剧情君压制的郁闷让她恨意陡升,她紧了紧怀中被子,快步走了上去,装作很急切的样子,不小心撞了一下。

  娇弱的女主果然一下子歪倒下去,澳门赌博网站:而且正是高大帅气的学长方向,你说这美人入怀,是抱呢是抱呢还是抱呢。

  刺啦……

  不好,裙子从腰间被撕开一条口子,露出里面蕾丝边的……

  女主还没意识到自己小内内露出来乘凉,只是娇弱的轻哼一声。很娇羞很含蓄

  梓箐手忙脚乱地从地上抱起被子,心疼的扑打上面灰尘“哎,我的新被子都弄脏了……”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身为炮灰女配,不管你是跟女主道歉,还是跟女主凶,都只会证明你的粗鲁,彰显女主清纯娇弱。所以,梓箐就不道歉,我心疼我的被子总没错吧。

  有错,大大的错了。

  铁的定律,在女主世界里,不跟她做掏心掏肺掏肝的朋友,不为她挡风挡雨挡刀挡剑,那就是她的敌人,但凡跟女主作对都没好下场。不用她出面,一个楚楚可怜就有无数护花使者帮她清除这些不识时务者了。

  学长低头瞥眼看见正在乘凉的蕾丝花边,还有那比白色蕾丝更白嫩的肌肤,脸腾地红了,下意识的用身体去挡住。

  女主还娇羞的欲拒还迎,想要推拒表示自己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学长就尴尬地指了指那个蕾丝花边……

  啊——

  天呐,我的清白,我的名节……我竟然让一个男生看到自己的……

  学长怨恨地瞪着梓箐,“你是怎么走路的?还不快跟对方道歉?”

  梓箐猛地回过头,看看学长,又看看白药,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嘟着嘴,欲说还休,“可可是学长,我我的被子……我就只有这一床被子了……你看都这么脏了,我我可怎么办啊?”

  “我是说让你给她道歉……”

  “学长,我我……我没事的……你不要责怪她了,相信她也不是有意的……”白药期期艾艾的样子,眼泪花花就在眼眶里转了。

  “请让让请让让,发生了什么事?”一个高大阳光俊朗的男生挤开人群,来到梓箐面前,本来是想问梓箐来着,不过她这样子的确与周围高大上格格不入,于是目光立马转向那两个接待同学了。

  其中一个说道:“元昊学长,你来的正好,这个……这人说是我们学校的新生,我们就只是问了一下,她她就在这里胡搅蛮缠……”

  元昊嗯了一声,偏头看向梓箐,“请问你是哪个年纪哪个班的(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