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三百〇四章 完美嫁祸(加更3)
  以德报德,以怨报怨!这才是真正的天道。

  既然他们是存心来陷害自己,还仁慈的想唤回他们的良知?这种事情留给不死不灭有玛丽苏光环的圣母去做吧,梓箐是没这个魅力让这些人从杀意转为友好的。

  所以,杀吧,以杀止杀。

  以后就当个植物人吧,能吃能喝能睡,活个几十百岁没问题。

  将现场收拾一下,梓箐飞快逃回寝室。

  第二天,x大学爆出一起情节十分恶劣,手段十分残忍的凶杀案。死者竟然是校园风云人物,学生会会长李云飞,初步审定作案人员是那几个混混……至于现场还有一具手脚被反绑着的裸女却只字未提。

  几个混混被早晨沁凉的湿意惊醒,习惯性的疲懒,还以为从哪个温柔乡醒来呢。刚一伸懒腰就感觉不对劲……

  呃,好铬人……还有,为什么感觉浑身上下酸软的如同“奋战”了整晚的后遗症?

  抹把脸,怎么感觉手上黏糊糊的,脸上也是……低头一看,大吃一惊,这,这是血么?

  一抬头,就看到面前倒在血泊中的人,血已经凝固成黑红色了……

  啊——

  刺耳的尖叫声划破宁静而安详的造成。

  事实证明,尖叫并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也一样,而且声音更加洪亮,更加有穿透性。

  众人惊恐的无以复加。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看看周围,除了他们几人再无旁人……哦,对了,还有一个被赤身*反绑着的女人。虽然是夏天,可整夜晾着,雪白的肌肤也被冻的紫……不过看着胸口匀称的起伏,说明对方还没死。

  他们生怕这个女人醒来现他们在案现场。几人相视一眼,心一横,必须将这个女人做掉。好吧,说实话这个女子身材还凑合。若是放在平时定要轮流的好好享用一番。

  可是此时。小命岌岌可危,什么美色的就靠边站了。一不做二不休,想着手上的血迹。还有那些沾满自己血手印的砖头……以及他们以前犯下的案底,一旦被现,他们十条命也走不出局子。

  就在他们想要掐上女子脖子时,一声惊呼传来。“这,这不是昨天晚上杀死李云飞。又袭击我们的那个臭女人吗?”

  这么一说,众人都惊讶起来,仔细一看,都是齐腰直……对了。手腕上也有一模一样的手镯……

  几人是怒不可遏,出道这么久从没吃过这么大亏,没想到竟栽一个女人手里。想了想。既然她要陷害自己,也留她不得了。捡起地上糊满血迹的砖头就要朝对方脑袋上砸去!此刻他们完全没注意到为什么对方的手脚会被反绑起来,肯定是还有另一个人在现场才对。

  可是这几人的智商也就够做一个小混混而已,若是能想到这一个层面上了,他们就不是混混了。

  “啊——”一声惊呼猛地并被外力阻隔,就像是突然把嘴捂上一样。

  几人均是一惊,抬头看去,竟然是一个晨跑的学生,刚跑到后山转角地方,正好看到他们举起砖头那一幕……

  顿时,几人恶向胆边生!丫的,一个还没解决呢,又冒出来一个。放下这个本来就如同活死人一样的女子,起身就要去追那个男学生。

  几人平时就被酒色财气掏空了身子,昨晚上又被梓箐的银针封印了元气,此时哪里是经常锻炼的阳光男学生的对手?只是几步就被远远甩掉了,而且男学生也不笨,边跑边喊,救命呀,杀人了……

  “md,我们撤,没想到这小子把我们喊来,竟是给我们下套害我们……”

  “可是老大,这小子死了,我,我们该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逃命啊,难道等jbsp; “什么聊天,吃花生米还差不多……”

  几人撑着膝盖喘着气,相互埋怨着。而后开始向围墙放向跑去。

  跑出两步就觉得腿脚酸软无力,噗,噗,噗,几人接连摔倒在地……以前就是“干”一晚上也没这么累过,这究竟是咋滴了?逃命要紧,爬起来接着再跑……

  好不容易跑到围墙了,可是围墙那么高,怎么爬也爬不上去。你推我搡的,也不像昨天晚上爬进来时那么讲义气了,谁都不想给别人当垫脚石,谁都想第一个逃离这个噩梦一样的地方。

  结果都在那里蹭啊蹭的……

  然后被赶来的同学围住……

  学校立马组织人封锁了现场,然后也给那个现晨跑的同学“打招呼”,不能泄露这里的丁点信息。

  那同学也是吓懵了,连连点头。

  一个小时后报警,阿妮已经被成功送走。

  因为阿妮的家人要求校方完全封锁消息,只说阿妮突然重病,需要回家休养。

  学校正想让这件恐怖事件平息下去,这关乎学校声誉,和下一届招生情况。既然阿妮家人不来闹,正和他们心意。于是阿妮……不对,是强占了阿妮身体的文心,被父母接回家好生照顾了。至于命案……却是无法掩饰过去的。

  所有证据都指向那几个混混。

  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一个有着无限风光前尘的学生会主席,为什么会跟几个社会上的混混搅合在一起,甚至被对方杀死,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后山血案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证据指向梓箐。

  而据那几个混混交代,那个李云飞是被一个女学生杀死的,他们也是被她弄晕的。

  据他们描述那个女子,竟然跟阿妮很像……偏偏在现的时候,阿妮就在现场,只不过最后被校方私自与阿妮父母达成了写意。

  所以现在校方当然只有咬死不承认,阿妮早就被送回老家了。

  第二天阿妮没回寝室,然后结合校园惨案,她们都很担心,“阿妮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啊?”

  瑗瑗对小兰说:“看嘛,都是你,昨天晚上硬要煲那么久的电话粥,占用她的电话。你没看到她是打了一个电话才出去的吗?我看就是因为赌气才出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