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三百〇三章 以怨报怨(加更2)
  梓箐心中寒意升起,天哪,难道说除了李云飞和阿妮外,这个小小的校园里面,还有专门为她梓箐来的玩家?

  这也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梓箐心中腹诽了一下。

  不过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生过。

  在那次末世世界便是如此,一来就给自己狠招,若不是多带了几张赎死券,早就连灵魂都飞灰湮灭了。

  梓箐不敢大意,可是几次停下,都没现任何端倪。

  心中狠,很显然对方的隐蔽能力或者说藏敛气息的能力,即便是在一个普通人身体上,也比她强出很多。既然一时半会找不出罪魁祸,那便先将已知的祸给解决了再说!

  梓箐刚跑到梧桐道上,就看到一个人从宿舍楼鬼鬼祟祟下来,定睛一看,果真是阿妮。

  此时阿妮穿上一件带帽子的宽松运动装,左右张望一番,一猫腰就躲到一棵梧桐树后,然后悄悄朝后山方向跑去。

  原来刚才她打电话,对方没接,作为一个玩家的本能和直觉,她觉得其中有些不妥。

  最重要的是她们要对付的一个是一个玩家。

  虽然刚才自己在寝室试探了一下那女人,对方没有露出丝毫马脚,但她不可掉以轻心。若是这次不能把事情办好,回去怎么向“她”交代呢。

  自己还指望着她以后成为高级社区管理员多多提携自己呢。

  所以阿妮,哦,不对,应该称之为文心了。

  此时距离约定时间只过去几分钟,以李云飞的身手。怎么也能拖住那女人一点时间的。又或许刚才他正在办事,所以没接自己电话……

  心思翻腾着,不一会就到了后山。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心中一喜,看来他是一件把那女人搞定了。

  就在她想走近看看情况,没想到侧面一股杀意袭来,等她反应过来时。脚后窝一折。身体不由自主斜栽下去。

  文心反应也很敏捷,连忙朝旁边顺势滚去。不过依旧受原主身体素质限制,她虽然是反应过来了。可是身体仍旧迟疑了那么一下。就这一下,她感觉到后脖子一凉,一股酥麻之意瞬间沿着脊柱将整个中枢神经麻痹了。身体不由自主地瘫倒地上。

  梓箐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心中住着“法制”“道德”的梓箐了。就连主神都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这些本就充满漏洞的“人治法制。人治道德”。

  没有实力,没有背景。就没有话语权,古往今来都一般。

  不管这些人为什么盯上自己,怎么盯上自己的,他们有什么目的。她不想等他们将自己制住,或者踩在自己脑袋上才去可怜巴巴地乞求别人垂怜般的,以傲娇的姿态告诉她所有幕后的一切。

  梓箐只想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而已。

  他们是玩家。或许是比自己更加高级的玩家,所以无数次任务积累。他们的经验,智慧肯定不下于自己,他们的手段也不会比自己少。从李云飞小露一手,以及刚才文心那个侧身翻滚就看的出来,他们身体素质出自己许多。

  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他们底牌。好吧,即便他们怀疑自己已经在知道他们身份,可是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自己敢自己会直接下杀手!

  这是梓箐现在唯一的优势。

  梓箐不想等着这丁点优势都消失才来跟别人较个你死我活。她衡量了一下,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好了,现在或许可以审问一下了。

  梓箐上前三两下拔掉文心的衣服裤子,将手脚反剪背后,将就衣裳死死捆住。

  梓箐拔掉对方颈项上的银针,说道:“你现在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文心努力呼吸几口,眼睛怨毒地盯着梓箐,“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表现跟剧情中描述的阿妮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我哪里有做错的吗?”

  “不,正是因为你完全遵照剧情,即便是我已经将剧情大部分都扭转了,可是你仍旧按照剧情的线路走,你说,是你傻还是我傻。”梓箐说道。

  文心轻嗤一声,说道:“你知道的,你根本杀不了我,我死了不过是得一点惩罚而已。可是你就会彻底得罪她。到时候恐怕就没有我们这么好说话了。”

  梓箐瞟了眼不远处躺着的尸体以及一地乱七八糟的混混,道:“你们就是用这种方式跟我说话的?”

  “嗤,这又不是你的身体,根本就伤害不到你,这么假惺惺的做什么?只要你同意了我们的条件,仍旧可以让你完美的完成任务,并且还有一个大好的前程等着你……”

  “你的老大叫贾靓儿?”梓箐突然问道。

  文心身体突然一凌,神情中有一丝惊恐和慌乱,梓箐纳入眼底,心中了然。如此,面前这个人也没啥询问下去的价值了。

  就这心性,肯定都是被人家派来当炮灰的。

  梓箐心中郁闷了。

  自己肯定是上辈子挖了那啥贾靓儿的祖坟,强了她姐姐,怎么就跟自己杠上了呢?

  难道说还是因为司慕?

  该死的司慕,自己因为他做了几次任务,差点坑死。那些任务都是被那啥贾靓儿折腾的快要崩溃的,司慕是帮她擦屁股才重新找玩家去完善那个剧情世界的。没想到……

  嘿嘿,梓箐想到最后看到司慕,那么颓废落寞的样子,心中就有说不出的爽快。

  活该!

  梓箐咧嘴笑了,阴恻恻的。

  文心眉头皱起,总觉得对方的笑容让人瘆得慌,“你,你要干什么?既然现在你已经知道是谁要找你了,难道你真要跟她对着干么?得罪我们就是得罪了她!”

  梓箐摇摇头,说道:“不,不,我怎么会,怎么敢得罪我们主神空间的女神呢。我从来就没想过呢。可是你不是女神呀,所以……你还是在这里乖乖留下吧。”

  梓箐拿出银针,在对方后脑丘扎了下去。轻捻针柄,然后倏地抽出。

  有人说医生是天使,可事实是杀人救人都在一念之间。在下针的那一刻,他的心里住着是个天使还是魔鬼,谁知道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