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三百〇二章 不按常理出牌
  梓箐装着很兴奋的样子朝人影招手示意。

  李云飞眼里闪过一丝冷意,深吸一口烟雾,将剩了一半的烟蒂弹在地上,用脚吱灭。嘘出烟圈,挥手招呼梓箐快过去。

  梓箐一脸兴奋的样子,兴冲冲跑了过去……

  三步,两步,一步……

  “咦,你……你的头发?”不管是原主李云飞还是这个刚进入剧情的玩家,对艾小丫的印象都十分模糊,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印象。即便有,也是校园中传闻的女恐龙形象。所以,李云飞乍一看对方清汤挂面的柔顺秀发,貌似跟下午在图书馆看到的样子有些不吻合。

  “你不是……”声音戛然而止!李云飞倏地出手直取梓箐下颚,澳门赌博网站:可是手伸到半空就蓦地停下。

  “啊,啊……”嘴巴也大大的张着,顿时惊愕的张大眼睛,紧紧盯着梓箐,眼里尽是不可置信!

  梓箐根本不用走到“一步”才动手。

  这几个月梓箐有事没事就在寝室里拿面团练习,即便没有任何属性值以及金手指的辅助,她仍旧可以将银针弹射三步远的距离,只是准确度差了些而已。所以,在对方还在蓄意待发的时候,她淬了麻醉药的银针已经弹射出了。

  不需要多准确,只要能让针头刺破皮肤就成,只要能暂时让神经反应略微迟一毫秒就行。

  因为她的下一根银针已经准确地刺中对方手腕上的穴位,然后是肩胛……

  一个照面,梓箐已经成功让对方半边身体失去控制。

  感谢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玩家特权的世界,所以对方身上没有灵力波动,也没有任何防御罩能量护盾之类的玩意。

  而对方表现出来的身手,是纯粹的武技。就像梓箐的舞技一样,是通过一点一点学习得来的,所以不管进入什么样的剧情,技能都会随着玩家进入剧情。

  既然是俗世的武功,想要伤害到对,势必要近身作战。

  这是梓箐敢来赴约的底气。

  梓箐的医术已经达到高级,银针使用更是出神入化……好吧,这个身体只能是知道银针的使用,身体还没达到那样的灵活程度和强度,银针弹射三步远已经是极限。

  对付这个只有中级甚至是低级武技的玩家,绰绰有余!

  在对方惊愕惊恐,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梓箐双手翻飞,顷刻间用银针将对方身上几大穴位封住。

  李云飞想要喊叫,想要求救,想要叫藏在后面花圃中的几个混混出来。

  群起而攻之,饶是你艾小丫再厉害也双手难敌四拳。

  只可惜,喉头已经不听使唤,因为被银针贯穿喉咙,根本无法震动声带,自然就无法发声了。

  梓箐挥手间搞定了李云飞,身形从旁边掠过,直扑花圃中。

  她刚才就已经确认了他们藏匿方向,飞扑同时,手中银针也唰唰飞出。

  对付这些翻围墙还用“爬”的姿势的小混混,梓箐根本就不用瞄准,针头上的麻醉就可以让李云飞迟疑一毫秒,就足够让他们迟疑上一秒。一秒时间,莫说将他们放倒,直接灭杀都绰绰有余了。

  不过,直接杀了这些人太便宜他们了,而且貌似也太掉自己“玩家”的假了。

  梓箐上前给这些混混补了两针,让他们无法自由行动。

  而后立马折身回来收拾李云飞。

  梓箐收拾这些混混前后不到一分钟,折身回来,就看到李云飞身体微微颤抖,身上汗珠滚滚落下,脸色涨的通红。

  竟然想自行冲开银针!

  真是好心性好魄力好手段。

  幸好自己没有大意,没有在那边得瑟浪费时间。

  梓箐想了想,捡起旁边一块砖头,狠狠朝对方后脑勺砸下……

  李云飞做鬼都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一声不吭就下杀手了!

  按照这种“逆袭”成功的势头,对方不是应该以一个成功者的姿态,傲娇地将他踩在脚下,然后质问为什么要陷害她,谁派来的?之类的吗?

  她,她,竟然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

  这样的女人简直是太可怕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闷声不响的狗才最可怕。

  梓箐若是想到对方心中所想,一定会感到很荣幸吧……这是在夸奖她的吧是在夸奖吧……

  梓箐才没有时间将对方砸成肉泥,只需要砸断脊柱,破坏掉神经中枢即可。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这些混混来做吧。

  梓箐将这些人提溜过来……

  哎哟,好重。

  梓箐以为可以像其他剧情中一样,拎个一两百斤的东西像拎小鸡一样。才记起自己的本体属性值没有带进来。

  幸好这两个月锻炼初见成效,总算将他们一个个拖到李云飞旁边,丢下,把砖头塞进他们手里,抓着他们的手,帮他们在李云飞身体上砸了几下……

  想了想,给他们一人手里塞了个砖头,都上来凑凑热闹吧。

  地上的人已经完全血肉模糊了,梓箐住手,喘匀气息,哎,砸人也是件力气活呢。

  就在这时,李云飞身上的手机响了,美妙的和弦铃声。

  梓箐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文心。

  文心是谁?

  梓箐眉头皱起,不知道为什么,她脑海中立马浮现出阿妮的身影来。

  顾不得许多了,梓箐伸手在几个混混脖子上一拧,让他们暂时昏阙,看他们那么孱弱的身体素质,至少要明天早上才能醒来。

  然后将刚才刺出去的银针一一收回。数好数目,一根不少。就像是医院里做手术一样,用了多少个棉球,一定要有数,不管有没有被用过染上血,但是拿进手术室和拿出手术室的棉球数目应该是一样的。

  梓箐周围看了看,自己穿的是那种最普通的帆布鞋,底子平整那种,这两天没有下雨,地面都十分干燥,看不出任何痕迹来。检查一遍,没有任何遗漏,梓箐连忙折身往宿舍方向跑去。

  当然,跑的时候也要注意隐藏自己,免得被某个夜猫子发现就不妙了。

  刚跑出一段路,梓箐猛地停下,左右看看,没发现任何端倪,又连忙低头,准备继续跑……

  不对,不对劲,那种被窥探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