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三百章 陷阱
  梓箐淡漠的眼神如同有洞悉一切的魔力般,她离去许久,雷皓感觉那句话仍旧在他耳畔响着。

  她真的知道吗?若是她真的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累赘,外表看似光鲜,实则是从小到大过的有多么不堪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善美,澳门赌博网站:在他眼里,一切都可以和利益划上等号。

  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肩膀一晃一晃的走了,看似吊儿郎当,可是脚步却没有刚才的虚浮,眼神中也多了一分思索之色。

  梓箐看了半天的书,感觉这些文字都淡然无味,太过苍白乏力。

  只有藏在平淡下面的主角才是能够走的最远并且在残酷现实碾轧下坚持最久的。

  看看时间,又到了锻炼时间了。

  将图书还了回去,刚走出两步,一个身影挡在面前,梓箐心情有些烦躁,说了一声“借过”就从旁边绕了过去。

  可是对方像是故意刁难一样,也站到旁边,继续挡在她面前。

  梓箐手下一动,一根银针反扣在手中。

  这完全是无数次任务让她养成的习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自卫。

  “我没有恶意的。有一个人,你一直在找的,想不想去见一见?”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入耳膜。

  梓箐退后一步,抬头看去……咦,这不是学生会主席李云飞吗?

  这个传说中很有组织能力的人,每天都忙飞了起来,怎么有闲情逸致跟自己说话了?

  哦,不对,他怎么会认识自己的?还有他说的我一直在找的人?

  他是谁?

  心思电转瞬间,梓箐就为自己找到一个最合理的猜想——玩家。

  而且还是一个了解自己身份的玩家。

  梓箐又将自己的“熟人”捋了捋,没有与之对上号的。

  梓箐咧嘴一笑,走到旁边座位上坐下,指了指对面的凳子,“不妨坐下说说吧。”

  李云飞说道:“不用,我就是来传个话而已,还有,你真想见那个人,晚上十一点半,学校后山,不见不散。”说完还眨了一下眼睛。而后潇洒转身离开,步履轻快,神采飞扬。

  梓箐被晾在那里,她心中已经确认,对方也是一个玩家。看对方样子,神情貌似谦和,可是眼底深处的鄙夷她看的很清楚的。从对方的行走步态来看,应该还有些功夫底子!这个发现让她心不由得收紧。

  能够被梓箐列为熟人的人不多,朋友就更少了,她绝对不会把一个对自己有深深成见和鄙夷的人列为朋友的。

  所以,先前还在想着对方是敌是友,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不知道是不是敌人,但肯定不是朋友。

  梓箐从来就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对方那句“想见的人”。她这段时间都在寻找符合一个可以给自己一个医师资格考试的身份的人。因为她到处打探,知道这个消息的不在少数,所以也没必要去追究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想见的人就是他说的。

  所以,他来找自己是想跟自己做一笔交易?

  做什么交易?

  自己身上有什么好让他觊觎的?

  既然是玩家,那么就跟自己的玩家身份有关了。

  梓箐绞尽脑汁的想,也没想个所以然来。

  晚上究竟去不去赴约呢?

  医师资格只能说让她可以更快地走上人生巅峰,可并不是实现原主心愿的必经之道。她完全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按部就班的读完大学,然后再找工作,然后寻求机会小露两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是金子就会发光,总有名利双收的一天的。

  可是,若是不去的话,自己又怎么知道对方的目的?

  梓箐照例在操场上跑了一个小时才会寝室,让她很意外的是,刚才还一副仇人的阿妮竟然对着她笑。而且笑的很亲切那种。眼底深处清澈而明丽的样子。

  梓箐心中猛地咯噔一下,完全是一种直觉,对危险的警戒,她觉得什么地方不妥。

  她不是阿妮!

  不过梓箐神情却是连一丝毫的愣怔和诧异都没有,神情淡然地瞥了她一眼……因为以前原主也是这么沉闷而自卑,而且梓箐进入任务以来也完全继承了这样的风格。

  梓箐虽然面上淡然,可是精神力却留意上对方的一举一动。

  果真,就在自己视线离开的瞬间,对方脸上的亲切笑意变成了冷笑,眼里是极深的轻蔑之意。

  梓箐装作很累的样子,把自己丢在床上躺了一下,然后再起来换了衣服,准备食盒打饭什么的。

  阿妮说道:“小丫,我今天看到你跟雷皓在下面的林荫道上……发展的怎么样了?嘿,你真是看不起的话,那就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呗。”

  梓箐心中又是一凌,在原主剧情中,貌似自从传出她和雷皓的绯闻后,阿妮就以艾小丫的爱情军师身份出现的。而现在……明明自己已经改变了一切,这句台词仍旧丝毫不差的出现了?

  而且这句话出现的太过突兀,没有任何前叙铺垫……就好像对方是为了说这句话而说出来的一样。

  梓箐两百多的智商呀,而且是那种偏重逻辑分析,所以心思电转间,她就觉察出这个阿妮貌似有些不一样了……再联想到雷皓……

  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上脑海——他们都是玩家!

  阿妮上前缠着梓箐胳膊,撒娇地蹭着,“怎么样,你不会舍不得吧?这样,明天我们到外面客又来饭庄吃个饭,我请客,怎么样?”

  梓箐眉头皱起,装着对刚才所有猜忌一无所知的样子,说道:“你想要去找他自己去,把我拉上干什么?我没兴趣。”顺势将手抽回。

  阿妮脸上笑意更浓,得色更重,在她看来,对方并没有怀疑上她,如此甚好。

  去打饭的时候梓箐从后门出了学校,到外面租的房子里带了一个包裹放到食堂后面一丛草笼里。

  有钱就是任性,梓箐这几个月工作赚了几千,加上先前原主存下来的上万块,她很轻松的不用出示身份证就在学校外面租了一个房间。至于包裹里面的东西,也是她这段时间在外面的收获之一。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