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别拿“道德”来压我(加更9)
  记者一愣,“你,你不是来义诊的……那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梓箐咧嘴一笑,她被对方的智商逗乐了,说道:“我真为你的智商感到捉急。”

  记者登时脸涨得通红,“你”了几个终于从牙齿缝里蹦出一句话:“你看这家人如此贫穷,你还忍心收他们的费用吗?你觉得他们能拿的出来高昂的医药费吗?”

  梓箐眉头一皱,偏头瞥了她一眼,自己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这女人是专门来给自己抬杠的是吧。自己开药铺行医,难道看到别人困难就应该无偿的为他们诊治?

  自己不无偿诊治就是不道德的行为?

  还有为什么自己给人看病就是“高昂”的?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所有人都愣住了,有人帮着梓箐说话,这些都是以前被梓箐医治起来的,“就是,这个记者啊,你想无偿帮助别人,大公无私,那是你的本事,你的能耐。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去要求别人吧……”

  “就是,上次这家人来讹诈张大夫来着,要是我,我才不会来给这样的人看病呢。”

  “说的是,你想要报道那些大公无私的你报道去,不要来打扰我们张大夫……”

  “还当记者呢,来采访也不去调查一下,张医生诊所是附近最平民的诊所了,看病吃药便宜不说还特别有效,对老人孩子也经常是免费看病的……”

  说着说着,人们就激动起来了,你来我往,女记者被推搡着,脸上就挂不住了。狠狠的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你们没看到这家人有多么的困苦,多么需要帮助吗?你身为一个医生,治病救人是你的天职,现在你竟然还问人家要出诊费,你的良心呢,这就是你的医德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一窝蜂上去要给这个记者好看。

  梓箐拨开人群。走到女记者面前,冷声说道:“你为什么不把这句话问那些医院,x城有大中小医院数百家。你看到有那家医院是因为患者穷苦给不起医药费让给他们开处方给他们抓药让他们住院的?你没有去问问他们的天职,他们的良心道德吗?我张小云行得端坐得正,我行医坐诊,救的是能救之人该救之人。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是因为你贫穷你困苦别人就理所应当的帮你。而是因为你在穷苦中的奋斗,在困苦中的不屈不挠,别人的怜悯才会有所值。

  好了,刚才你和这位摄像师应该已经将这个房间所有一切都看到了吧……在贫穷的表象下你们还看到了什么?是杂乱无章。是一团污浊和垃圾成堆……这些,应该不是因为贫穷和困苦造就的吧……

  我无心对别人的生活和生活态度置喙,但是。也不要将自己自以为多么高大上的道德水准强加在别人身上。若是你真有这么高的道德水准,不要去质疑别人的做事原则。自己去做,把自己的诚意用实际行动表现出来!”

  啪啪啪……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

  梓箐的话也说出一部分人的心里话,的确,特别是那些记者,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放到上面人性啊道德的高度去评判别人的道德。

  梓箐记得曾经有过故事,大意是,一个人做了好事,别人给他一点奖励,而另一个人去做好事,不要奖励。圣人觉得第二个人做的不妥,如此一来,让那些做了好事却要了别人奖励的人情何以堪?

  所以,那些什么拾金不昧的,当真不是别人理所应当做的。但是当别人真的这么做了,是真的应该去感激,用实际行动赞赏对方的行为!

  好吧,扯远了。记者的事情告一段落。

  现在梓箐开始给床上这个气息奄奄的年前男子诊断了。

  一年前他还能翻身,还能说话,而现在,整个人都瘦的皮包骨,双腿的肌肉已经开始萎缩,因为长期都瘫在床上,没有任何运动,已经开始长褥疮,腐烂,散着恶臭……

  梓箐冷着脸说道:“这就是你们对你们儿子爱的方式?难道当初出院的时候医生没有告诉你们应该每天给病人用热帕子擦拭身体,经常帮助翻身的吗?现在病情恶化有一半都是你们自己护理不周造成的……”

  周围旁人看了也是唏嘘不已,对这两个看似很造孽的老人连心底那丝丝的同情心也没有了。

  床上的男子突然抓着梓箐的手,干瘦的手使出全身力气紧紧拽着梓箐,“张大夫,对对不起……求求你,救救我,我我不想死……”

  梓箐微微愣了一下,她竟然看到对方眼里闪烁着的强烈的求生的*,还有一份乞求……

  天地不仁,一万物为刍狗。

  是了,自己应该给对方一次生的机会。

  那么……就看他能否把握住了。

  梓箐给对方把了脉,然后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的确是因为血脉淤滞压迫了神经,致使下半身无法动弹,又因为护理不得的以及营养不良,才造成现在的模样。梓箐相信,通过自己的针灸和药物调理以及按摩推拿,应该能恢复!不过要她每天都到这个地方来……还是算了吧。

  梓箐说道:“我可以试试救你们的儿子,不过有个条件,必须送到我的药铺来。”

  两老还在那里犹豫,竟然要让儿子到别的地方去……那他们怎么办?儿子医不好怎办?肯定要找她撕皮呀。若是医好了怎么办?那样的话她会不会把自己儿子抢走啊?听说她是一个离婚的女人,还带着两岁多的女儿……一个破鞋加一个拖油瓶……一瞬间,他们脑海里已经转了无数个念头。

  梓箐瞥了他们一眼,哪里不明白他们心中所想,没有失望,更不会愤怒,只是为这个一心求生的男人惋惜。

  “让我去,我要去……张大夫,带我走吧,我都听你的,求求你救救我,以后我一辈子都会好好报答你的!”

  “儿啊——娘舍不得你啊……”

  最后,韩民到梓箐的药铺。

  药铺后面隔出来两个房间,是平时用来针灸和按摩的。韩民占用一间。

  梓箐又请了一个护士院校毕业的小护士来专门料理韩民。

  那个记者竟然真的将那段报道放到本地电视台的晚间新闻里,她因此成了红人。

  当然,梓箐一下子成了红人……备受争议的红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