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你眼中的我和我眼里的世界(加更7)
  梓箐心中了然,呵,果真是因为钱的事情才来的。

  也不意外,更不会失望。

  因为梓箐心中对这个“娘家”本来就没有希望,没有任何的精神寄托,所以也谈不上失望。

  梓箐说道:“我今天刚去交了房子的预付款,现在手里只有几千的零花钱,暂时拿不出那么多。”

  林源顿时就不乐了,“小云,就算是妈求你了,从小到大,妈从来没有求你过什么。你看我们村头村尾的,哪个人家是是送女娃子上大学的?不都是等到十六七岁就说人家,挑彩礼最高的,直接把女儿送出去就是了?可是我们却省吃俭用供你上大学,你在城里找到了工作,在城里买房子,结婚……你好好想想,我们什么时候为难过你?什么时候硬是要个十万八万的彩礼?说到底我们都只是想要你好就行了……”

  林源苦口婆心地,澳门赌博网站:说着说着眼里就有了泪珠,写满岁月沧桑的脸上有泪花闪闪,鼻子红红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

  梓箐心里有些酸酸的。这些都是事实,不可否认,不可磨灭的亲恩养恩。

  可是在原主心中还有另一个事实:从能记事起就在家里帮着带弟弟妹妹,帮着割猪草拣粪煮饭洗衣服,上学都要背着一个背篓,一旦放学就先到山坡上去割满一背篓猪草才回家,然后就是煮饭,带着弟弟妹妹。她没有童年,没有星期日,家里一切都围绕着弟弟转。九年制义务教育后,若不是她以死相逼恐怕也不一定能读上高中,天道酬勤。她以优异成绩考上大学。学费是父母出面借来的不假,可是也是她无数次保证差点就要立下字据的份上才让她上学的……

  大学,她勤奋学习,不攀比不趋附,靠奖学金和当家教传单赚自己的生活费和下一年的学费。工作了,她把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除了生活费全部寄回家。因为她工作踏实认真任劳任怨,工资节节攀高。两个月就还清当年上大学的钱。然后就是每个月都像家里寄钱,资助弟弟上学,然后是耍朋友。然后是找工作碰壁……

  这些只是原主的记忆,若不是林源此时情绪煽动,恐怕她永远也不会去触及原主如此……酸涩的过往。

  其实这一切在外人看来,她是何其的幸运呀。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才有现在的样子。人们对她的印象永远都停留在乖巧懂事的概念上。原主用她的坚强维持了所有一切表面上的平静,平淡。

  正如原主所说,她的生活看起来是那么的平淡,甚至是那种让人羡慕的平淡生活。有“开明”的父母;称心如意的工作以及属于自己的房子;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并且孝顺的丈夫;还有一个那么通情达理的婆婆……生活是那么舒适而美满。

  可是只有原主自己知道。自己在这一切粉饰太平的平淡生活的外表下,自己究竟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冷漠而凉薄的枕边人,自私悭吝的婆婆。漠然的父母……

  梓箐微微闭上眼睛,运转了几圈灵心诀。将这些所有负面情绪全部扫除干净。平静的眸子深处是更加凉入骨髓的淡漠。注意,只是淡漠,而不是冷漠。冷漠需要情绪去支撑,而淡漠不需要。

  即便是淡漠,梓箐也会遵守自己的原则,既然她现在继承了原主的身体身份,那么也就承担了赡养父母双亲的义务。不能忤逆,不能以自以为是的是非观去评判别人的亲恩关系。

  只不过梓箐现在的确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林源见梓箐神情淡漠,以为对方不想给弟弟出钱,顿时从默默抹眼泪变成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大妮呀,那可是你的亲弟弟呀。是要继承我们张家香火的,你这个当姐姐的在弟弟结婚事情上都不帮衬着,你还是姐姐吗……”

  林源连珠炮地诘问,梓箐揉揉太阳穴……幸好,幸好有灵心诀呀,可以让自己心绪平静的宝贝。她想到原主,在这样的生活氛围下,周围所有的人都有他们堂而皇之的理由,一步步地将她逼紧,一步步将她禁锢在那个“为人媳”“为人妇”“为人母”“为人姐”“为人女”的位置上,动弹不得。

  是呀,这就是几乎大多数女人的平淡的生活,平淡的令人窒息的生活。

  这不仅仅是心态就能解决问题的,还要有“一技之长”,并且为生活奋斗的决心和毅力。当然若是没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根本就无法走出这一个个的“身份”对自己的禁锢,更不用说挥自己专长,找到生活的突破口了。

  自立,自强,自尊……还要……自爱。自己爱自己,保护自己,有良好的心态,健康的体魄,二者缺一不可,方能冲破这样的“平淡”,获得真正的舒心惬意的生活。

  梓箐理解林源的心情,在她心里,女生外相,所以只有儿子才是自己生命和家族的传承,所以女子理所应当为男人付出。只是她有没有想过,自己也是一个女人呀。她口中所说的家族,所说的“张家”,是她的姓氏吗?

  呵,真是好笑。不过梓箐笑的有些苦涩,有些悲哀。

  这就是女人,不在这样的“平淡”中被完完全全同化成另一个为了传承繁衍而生的附属物,就必须奋起,为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生活而奋斗。就像现在的梓箐一样。

  很显然,原主小云正在艰难的抉择中。她没有成功转化为像她母亲一样的女人,所有一切都在为了男人考虑,完全抛弃了自己作为人的**和尊严或者还有人格什么的。所以她感觉到压抑,感觉到王霖和原长青对她所做的一切让她感到窒息。

  梓箐一点也不想跟面前这个徒有“母亲”之名的女人讨论女人的自尊自爱什么的,而是说道:“妈,如果你来只是为了这件事的话我答应你,半年后,我会准备十万给你。不过,这不是因为弟弟,而是因为你,你生我养我之恩。不过现在,我实在拿不出来,抱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