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二百五十章 离婚(加更5)
  租店铺,装修,进药,所有的医疗器械以及店面陈设等等,将梓箐所有积蓄花的一分不剩。用了一个多月才忙活了下来。

  新店开张,梓箐为了节约门面费用,所以地理位置很偏僻,人流量少,再加之是新开张,谁信的过她呢?所以接连两天一个顾客都没有。

  偏偏这时候原长青递来离婚协议书,要将她净身出户。

  屋漏偏遭连夜雨,梓箐心中郁闷可想而知。她对自己目前的情形好好审视一番,自己只交了三个月租金,除去装修的时间,现在还剩下不到两个月……好吧,至少还有两个月。只要自己在一个月内将自己的医术传出去,相信以后肯定不会愁钱赚。

  至于原长青想要离婚,现在一切对她都不利,以前买房子的时候虽然是两人共同出钱,但是因为是结婚前,又是只写的男方的名字,所以现在在法律上她是一点也分不到财产的。

  张青的抚养问题,根据更加有利孩子的原则,法律上肯定会将孩子判给男方。他们本来就不喜欢女儿,自己在的时候就不肯抱一下孩子,更不用说自己不在,不知道会折磨成什么样?

  综上所述,现在离婚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梓箐刚回绝原长青的第二天,王霖就找上门来了,对她一顿破口大骂。将左邻右舍全部吸引过来了,都如同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梓箐,“啧啧,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呢?自己把孩子抱出来,让家人担心,还怨老公和婆婆。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王霖见势,心里很是得意,以为自己成功的把对方名声搞臭了。“哼,还想当医生呢,我让你当……看现在谁还敢来找你!”

  原长青第二天就收到了一封律师函,大意是说他应该支付妻子和孩子的生活抚养费,营养费什么的总过加起来五万块。

  原长青气疯了。开始一年三万六。现在一年要五万,以后不是要六万七万了?自己一年赚的都给她好不好?真是贪得无厌。

  王霖在旁边煽风点火,“我说吧。这样的女人就不该要……一句话离了,那么多好姑娘。找一个能生儿子的……”

  原长青再次来找梓箐,吼道:“张小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你变了,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变得有多么可怕?那么功利势利。在你眼里只有钱么?我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有感情了,我们不合适。你别想用这种方法来挽留我。要钱,不可能!”

  梓箐眉梢一抬。说道:“现在我是你法律上的妻子,你有义务和责任支付我和孩子的抚养费,根据现在的物价。一年五万,是最低的要求了。过两年等孩子上学。我要给她抱私立幼儿园,每年至少增加三万吧……这就是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难道,这些你都不知道吗?”

  “你,你不可理喻。”

  “理喻?既然你已经起草了离婚协议书,想必你也了解了一下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彼此间应该有的权利和义务吧?再有,若是要离婚,那份伤势坚定报告我还留着,jc局还有你家暴的案底,我想,若是我将这些写进离婚协议里面,法官大人肯定会为我主持公道的。”

  “你,你究竟想怎样?想怎样才能离婚?”原长青闷声问道。他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竟然想每年要自己八万块钱?想的美,什么夫妻的责任义务?生孩子,做家务,照顾丈夫公婆不都是女人应该做的吗?还有现在本来就是应该男女平等的,凭什么就应该男人挣钱女人花?所以女人去上班去挣钱也是理所当然的啊?而且以前小云也是很同意这个观点的啊?从耍朋友开始,就是aa制,这是让他最欣赏的一点。什么时候她变得如此势利了?眼里就只有钱啊钱的……这样的女人简直是太可怕了。

  光是想着以后这个比吸血鬼还可怕的女人会一直用什么“婚姻关系”来要挟自己勒索自己,他就感觉到非常的厌恶和不耐烦,无比急切的想要甩掉这个女人。

  当然,房子的事情她是别想了,他专门去咨询过律师的,这是婚前他自己名下的财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梓箐顿了顿,说道:“你觉得,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会怎选择,是直接被你扫地出门净身出户还是……赖着,每年都有生活费?”

  原长青冷笑道:“张小云,你别做白日梦了,那是我的钱,我凭什么要白白的给你?房子的事情你就别想了,那是我自己买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女人让人感觉非常的厌恶……”

  “看来你现在还没有离婚的诚意,等两年也无所谓……呵呵,想必你母亲已经给你张罗相亲了吧?展到什么程度了?上g了吗?看这几张照片还算清晰吧?”梓箐随手丢出两张照片。十几次任务经验告诉她,不打无准备的仗。

  现在剧情君格外照顾自己,将情节从冷暴力提升到了“真正暴力”的程度,她自然就要步步为营咯。先便是监试愿家人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出gui偷qing之类的把柄。

  原长青顿时惊呆了,不可置信地盯着梓箐,“你,你跟踪我?你……”瞳孔微缩,身体颤抖,猛地暴起,一把朝梓箐抓来。

  梓箐这一年的锻炼没有白费,可不是当初坐月子那般虚弱不堪了,她一直就在警惕对方暴起伤人,所以见对方情绪不稳定,早已经站起来走到门边,“怎么,想打人,正好,前两天我刚好在店内装了一个摄像头……”

  原长青指着梓箐,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张小云,你你这个贱人……说吧,你究竟想怎样才会离婚?啊?你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太让人恶心了……”

  梓箐双手抱在胸前,说道:“呵,很简单,给我十万,所有的一切都勾销,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十万,十万?嘿嘿,张小云,你还真是看的起自己呀。你觉得你现在值十万吗?啊?”

  “那就二十万吧。”梓箐平淡的说道,就好像没听出对方言语中的侮辱一般。

  “还二十万呢?你为什么不去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