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财富值”完成
  梓箐明眸皓齿,正咧嘴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呢。那洁白的贝齿,光洁如同皎皎月光一般,明明是如同春风化雨的明媚笑容,为什么看在他眼里犹如散着寒光般让人不寒而栗呢?

  “咦,你拿这匕戳我干什么?”梓箐神情天真的问道。

  “啊……这,这……我……这是我搜集的神兵,可以削铁如泥,我我想敬献给大神你……”

  “这样啊。”梓箐微笑着接过匕,拇指轻轻划了下刀锋……空间出品?!眼波一转,问道:“这果真是好东西,不知国师从哪里得来的宝物?”

  国师哆哆嗦嗦地用金丝线镶边的法袍揩脸上汗水,不自觉的腰背就佝偻了下来,再也直不起来了,“是,是x国敬献给皇帝陛下的,然后赏赐给我的……”

  呵,这等神兵,皇帝老儿舍得随便送人么?

  “x国?”

  国师听到对方追问,以为对方不追究刚才拿匕戳人家的事了,竹筒倒豆子般将所有都说了出来。

  其实很简单,就是在x国,有人在一个山洞里现了这个匕,现其削铁如泥,视为神兵,然后献给国王,国王然后为了讨好上位国,就再次敬献……最后落到国师手里。

  梓箐有一刹那想要循着这匕追踪下去的*,如此一来,她一种可能是找到在这个任务世界的另外玩家,当然,人家可能已经完成任务离开了。另一种可能就是找到真正的修真世界,只是如此一来,自己这点修为能自保吗?最重要的是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田螺姑娘。有香皂可以掩盖妖气,应付普通道士和凡人还行,若是遇上那些大能者呢?

  所以……这件事情还是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更何况,眼前的这堆财宝里面,梓箐用神识感应到有许多宝物上面也有灵气波动,完成“财富值”的任务是绰绰有余。

  梓箐拿着匕。就那么……在对方惊愕的错愕的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轻轻地戳进国师的身体,一下,两下……咦。真的像戳豆腐一样,连丝毫阻力都没有呢……

  而后,梓箐看向一旁张着嘴恐惧的无以复加的汪阁老,笑着道:“呵。别怕,过来。把匕拿着……”

  汪阁老走上前,腿脚哆嗦,然后一股尿骚味传了出来。

  梓箐微微皱眉,不理会。折身进入藏宝库,将里面但凡有灵气的东西统统收进随身空间。

  若不是自己空间里面东西本来就多,她会直接“笑纳”。拿回去让灵虚帮自己整理的。但是现在空间有限,自然只能捡最有价值的了。

  梓箐把一切都收拾妥当。拍拍手,施施然离开……

  哎,太没挑战性了……梓箐只是用真元凝聚成盾护在身上,匕就无法刺入分毫,当然,若是对方也有真元……那就另当别论了。

  有实力就是好啊,完胜,虐杀,实力碾轧什么的太有爱了。

  国师被汪阁老杀死了?!

  举国震惊,皇帝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了,趁此机会,借为国师平复冤屈为名,将汪阁老这个尾大不掉的拔掉。

  一箭双雕,解决了这两个左右自己皇权的大毒瘤,真真是大快人心呀。

  不过他对那个成全这一切的神秘人充满感激的同时,心中的狐疑和“霸权”之心再次浮上来了。既然那个神秘人能够将这两个毒瘤同时干掉,若是他要对付自己不是…易如反掌?不,不行,有机会一定要将那人找出来,若是能为自己所用还好,不然……

  这就叫做顺计者昌逆己者亡!

  梓箐深谙人性,深谙“王”者之道。一山不容二虎,所以历史上从来都是“飞鸟尽良弓藏,狐死狗烹”,以前皇帝虽然是被架空了皇权的傀儡,但是不代表他就没有王者天下的野心和残忍。相反,恐怕他对权力的*更加强烈,更加独断专横,如此,又岂容得了再有人威胁他的地位?

  所以梓箐就如同一个幽灵一缕风一样,轻轻地经过帝都,带走自己所需要的财富值,然后又轻轻的离开。

  国家再次回归王化,虽然所有的统治阶层都一样,都是凌驾于普通人民之上。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谁当皇帝根本没啥区别,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乎的是自己头上的苛捐杂税是不是又莫名增加了几条?所以,只要政策对他们有利,他们就会拥戴。

  当然,不管你拥不拥戴,结果都一样。那些水能覆舟的事情只有在特定背景下才有可能生。不过这个问题太过复杂,而且是根本就没有解药的。没有天下大同,没有乌托邦……管他呢,朝代更替,历史就是这么早就滴。

  反正对于梓箐来说财富值已经完成,也就是说说现在她已经将主神规定的三个逆袭条件全部完成了,只剩下原主田螺姑娘的心愿了。

  那个心结,外面的壳明明已经快要完全挣脱掉了,可是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卡在那里,让任务无法完成。

  已经看尽人间百态,历尽人世沧桑。

  梓箐想,这十年中自己算是带领田螺姑娘的身体经历了人生所有风景了,为什么还没达到她的要求?

  她究竟想要什么?

  信步走在吵嚷的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潮涌动,为名来为利往

  “好人,好人,求求你给我一点吃的吧……”

  喀嚓,喀嚓……啵……那个包裹在心外面的顽固的壳竟然应声碎掉。

  心,刹那间获得了自由。

  叮,恭喜梓柯完成了田螺姑娘的心愿,获得人类的感恩之心。

  梓箐愣在原地,蓦地偏头看向“求求你……”的声音来源,一个衣衫褴褛,浑身长满脓包的乞丐,跪趴在地上,一个劲地朝她磕头作揖。

  梓箐眉头皱了起来,嘶…好,好熟悉的感觉,这人…竟然是…王之然?!

  突然间,梓箐有种想要仰天长笑的冲动。

  哈哈,因果循环,天道因果,原来竟然是这样的。

  梓箐终于理解了原主的心愿,原来她要证的是一个因果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