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最邪恶是人心
  最开始说话的人也检查了一下,应道:“果真,看来对方是一个有来头的妖,我们小心些。不过这里妖气很弱,应该是受伤或者被哪个人类禁锢很久,所以很虚弱,相信跑不远的。我们在附近搜一搜。”

  “好。那里有户人家,我去查看查看。”他四下一望,“这里唯一能藏人的只有那片树林了,你去找找看,一有情况就给我消息。”

  另一人顿了顿,应声好,两人分头行动。

  那个往树林方向搜索的道士嘴里咕咕哝哝的,很显然对这个安排非常不爽,不过碍于对方是师兄,只要不出啥意外,师傅的衣钵肯定是传给他的,以后自己还是要仰他鼻息生活,哎,所以不得不听从对方的安排。

  梓箐现在紧张极了,这是她第一次遭遇修真者……也不对,是第一次以这么敌对的阵营面对。

  对方的气息沉稳内敛,比自己只强不弱。说明对方至少在练气六层以上。

  不知道这隐身符有没有用?不知道自己敛息术效果如何?

  还有,他们刚才说那水里有掩灵草的汁液,莫非灵虚给自己准备的那块香皂里面含有掩灵草的汁液?

  梓箐脑海中各种思绪翻腾,假设各种情况的可能性,以及自己的应对方案。

  好在那人只搜索一阵就离开,梓箐松了一口气。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思讨片刻,刚才那人明明有两次距离自己不过一米,可是对方愣是没现自己……看来隐身符是真资格的,敛息术也非常有用的,还有香皂……

  “你们这里有谁看到有陌生人出没?”凌瑶子站在堂屋中冷然问道。

  王之然等人愣了一下。王家二老立马吓的身体像筛糠一样,“没,没有啊,仙仙师……我们没看到有有陌生人……”

  王之然回过神,附和道:“是啊,我们这穷乡僻壤的,谁会到这里来呀。这几位都是我的同窗。平时对我多有照顾。所以寻个时间聚聚……不知仙师……在找什么样的人啊?”

  另外几个同窗也一脸关切的样子:“对啊,找什么样的人,我们若是看到了定会通报仙师的。”

  凌瑶子用凌厉的目光将几人扫视一圈。哼,一群蝼蚁一般的低贱凡人,更加挺直了腰背,“哼。什么样的人?一个十六七岁的窈窕女子,面容娇媚。身娇体软……嘿嘿,有没有见过啊?”

  “不不不,没没……”众人一听这话连忙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凌瑶子出来,就看到师弟凌云子等着了。问道:“你那边有什么收获没?”

  “没有,是不是被人再次禁锢起来了?”

  “有这可能,不过量那几个凡人也不敢如此胆大妄为。”凌瑶子道。

  凌云子辩解。“师兄,我看这也未必。毕竟那些妖精可以给人类很多好处,说不定也会因为这些好处而庇护它们……”

  凌瑶子冷笑一声,“哼,你以为那些低贱的凡人都是诚心帮妖类吗?还不是想要获得好处?一旦现自己得不到好处了,死的肯定会比落到我们手里还要更惨!”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森然之色。

  凌云子身体一凌,不知为何,感觉后背凉飕飕的。是呀,以前他就亲眼看过一条鲤鱼精,想要人类帮她应劫,刚开始人类觉得她长的美艳,而且还能变出东西来,关键是还能将别人的父母啊兄弟姐妹的照顾的无微不至,最后还能暖床什么的……可是当那个人金榜题名,有了功名,娶了娇妻,直接就将鲤鱼精给打回原形,剃掉别人的鳞甲,永世不得生!

  所以,这些看似最没道术最没本事的凡人,才是最恶毒的,比他们修道之人心肠手段都恶毒的存在。

  “师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若是到时候被这些凡人折磨,可能对妖丹有损……”凌云子担忧的问道。

  “无妨,只要他们一放出那妖类,我们就能感应到,对了,师傅跟我们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赶快过去,迟了不好。”两人说着话,脚下踩着一个碟形法器,飞走了。

  过了好一会,梓箐从树林里钻出来,刚才不到一个时辰,就像是过了一百年那么久。吓死了。

  有一点他们说的很对,有些时候,这些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他们的手段才是最残忍的。

  顿了顿,梓箐将田螺壳丢回自己的随身空间,然后朝王家小院飞奔而去。

  刚回到那个脏乱不堪的柴房里,门口就传来开锁抽闩的声音。

  王之然拿着一只烛台走了进来,看到梓箐依旧规规矩矩地缩在旮旯里,终于放下心了。

  梓箐关切的样子问道:“恩公,不知恩公此时来找小螺所谓何事……哦,是银子吗?小螺正在取,再过两个时辰小螺就能再取出两块银子了。”

  王之然道:“好,你且乖乖的在这里,他日等我飞黄腾达,少不了你的好处。说不定成全了你的仙缘也说不定。”他给田螺画饼。

  梓箐惊喜又感动的样子,直接跪俯在地上跟他磕头,“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王之然拿着烛台在柴房里四下检视一通,没任何一场,又棍棒加甜枣地恫吓两句,折身离去,走到门口,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顿住身形,猛地转身看向梓箐,厉声问道:“刚才,为什么那两个道士不能感应到你?”

  梓箐有些茫然的样子,旋即莞尔一笑:“呵呵,这都要感谢恩公你呀。他们之所以不能感应到我,是因为我有恩公庇护,能够掩去我身上的妖气……”说道这里,梓箐又是一通感谢,“所以恩公是小螺一生的贵人,以后小螺定会尽心尽力辅助恩公的……”

  王之然终于放下心来,离开。

  梓箐心中冷笑,呵,这人心机还真是深沉呢,怪不得田螺无法逃出他的手掌心。

  第二天,王家如愿拿到两个银锭子。

  第三天,又是两个银锭子

  第四天,第五天……银子如同秋天地面上的落叶一般,扑簌簌的就堆积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