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两百章 强求不来,不强求(加更5)
  梓箐正要说“去”,下意识瞥了文长青一眼,却见他一向冷漠的面容竟然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来。

  那线条冷毅勾勒出来的薄唇,嘴角轻轻上翘的幅度是在笑吧?笑什么?是在笑自己吗?可是为什么笑比不笑看起来更冷漠?

  梓箐打死都不相信这样一个冷漠的骨髓的里的人心中还有爱。想必以前原主田瑶瑶没少在文长青身上花功夫吧?梓箐可不会认为别人的魅力值和自己一样戳。可是就连原主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甚至都走进了婚姻殿堂了,都没有得到对方的真心,更何况她现在一个“小护士”?

  靠之,这让别人爱上自己的勾当太变态了。

  谁知道文长青这厮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这些日子以来,要说他一点也不知道周围人对他的各种明示暗示,那纯粹是骗人的。可现在问题是,既然他明知道这一切都以他为中心,为什么还能够这么坦然自若地任由别人引诱勾搭?

  还是说他是在享受?享受别人为他互掐吃瘪的样子?

  他凭什么就这么自信,凭什么就以为别人不敢对他怎么样?谁给他的自信和狂妄?

  梓箐开始怀疑文长青的来历,目的。他对所有的好感不拒绝,不接受,不评价,不在乎……就好像是一个游历在整个剧情之外的掌控者一般。梓箐越是思索,就感觉前面蒙着一团厚重的迷雾般。

  一瞬间,梓箐心中升起无限怨念。对张俏儿的提议也不感兴趣了。反正自己再怎么努力文长青也不会多看自己一眼,也不会对自己多说一个字,更谈不上喜欢,甚至是交心了,所以自己还是省省力气,保留自己最基本的尊严吧。任务固然重要,但是自己仍旧是自己,而不是剧情世界里的任何一个人,这一点很重要。

  两个女人抢一个男人,有意思吗?你们在那里争风吃醋花招耍尽。恐怕人家还在那里冷眼看戏。偷着乐呢。

  梓箐只是淡漠的应道:“我想起来今天要给老爷做理疗,不能陪你们去了。”

  张俏儿眉梢一挑,那意思是:算你识趣。娇靥如花的看向文长青,“长青哥。那我们走吧……”

  文长青脑袋藏在杂志后面。压根就没理会两个女人唱戏。貌似刚才梓箐瞥见的那丝冷笑也是她的错觉而已。

  张俏儿喊了两声,没见回应,她可不像梓箐这么“含蓄”“识趣”。对方不理就自动退开,而是直接身体就倚了过去,俯低身体,露出两团弹性十足的雪白以及那道深深的沟壑,无限诱惑地在对方手臂上蹭啊蹭的。“长青哥去嘛去嘛……”

  文长青神情淡漠地偏过头,眼睛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那两团跳动的小白兔……这样的静默,这样的不含任何**和绮念的眼神让张俏儿“历尽千帆”的俏脸腾地红了,倏地站直身体,很是挫败地铩羽而归。

  登时,整个客厅里静极了,虽然梓箐跟张俏儿是竞争关系,可是光是想想一个女人那么赤果果的用身体去诱惑对方,可是人家那么直白地看着你白花花的**却无动于衷的样子……呵,应该是很有挫败感的吧。

  女儿就是这样,一方面各种诅咒色狼非礼什么的,可另一方面却腹诽为什么那个色狼不是型男大叔?为什么不非礼自己?呼,扯远了。

  梓箐想着想着,脸腾地红了,啥狗屎任务,非要男人爱上自己?梓箐到厨房给自己弄了一份水果沙拉,这一个多月她啥也没学会,就学会了做蔬菜水果沙拉,非常方便且美味。最重要的是她发现蔬菜和水果里面蕴含的能量一点也不比米面和肉类蕴含的能量少,关键是吃了就修炼,还不容易长赘肉。

  葡萄,圣女果,火龙果,香蕉苹果什么的,一股脑堆进和面用的玻璃缸里,然后放上沙拉酱,蜂蜜,搅拌,搞定。

  抱着缸子用叉子戳起边走边吃……

  扣扣,客厅里传来两声清越的直接叩击茶几的声音。

  梓箐瞥眼看去,只见文长青这厮竟然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手里的玻璃缸……

  梓箐又怨念了,莫非他还想吃自己的?

  梓箐想到过去一个月每天都以“顺便”的名义给他弄了多少好吃的了,可是对自己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又联想到先前张俏儿吃瘪的样子,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如此?用自己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真够丢人的。

  梓箐心中一横,不就是任务嘛,反正三年一到,自己还是可以没有任何损失的离开这个该死的任务世界,这种要讨好别人的活路太累了,不是她这种没有一点魅力值的人能干的下来的。

  好吧,其实一开始梓箐是有魅力符的,一次性可以增加十点魅力值。所以每天都将魅力符拍在身上去故意接近文长青,可是就像剧情介绍的一样,他纯粹就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不管魅力值高低,一概视而不见。

  直到梓箐将魅力符消耗完,他对梓箐的态度还是停留在这种淡漠上。所以梓箐也死心了,呵,能不死心么。

  梓箐感觉自己所有的耐性都被耗光,既然无法得到对方的心,那便不去奢望了。一旦放下这个心结,梓箐顿觉肩上担子一松,呵,如此一来,自己在这个剧情世界里还有什么可忌惮的?

  索性就豁出去了,神情平静,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一手将玻璃缸子抱在怀里,一手拿着叉子自顾吃着,沿着客厅中央台阶,悠然的拾阶而上。

  文长青狭长的眼睑微眯,轻飘飘的说道:“我的那份呢?”

  梓箐轻嗤一声,呵,还你的那份呢,你真的以为以前吃的那些都是我“顺便”弄的吗?都是“无意间”弄多的吗?那是自己专门给你做的好伐?是专门用来讨好你的好伐?既然你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只想着享受别人的“付出”却一点也不给予丝毫回应,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顺便”继续“无意间”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