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一百八十章 都是被主神筛选过的
  梓箐又等了一会,见女人终于瘫坐在椅子上,累的连恶狠狠的目光都散不出来了,这才淡淡的说道:“有两点你弄错了,第一,我不是主神,我只是主神空间的一个玩家,我们的任务就是尽可能为委托者完成未尽心愿。”

  “第二,你现在是我的拜访者,我们并没有形成契约关系,所以,现在你可以选择把自己的事情说来听听,若是值得让我接手这个任务,帮你一次何妨。但是你如果仍旧要耍泼耍横的话,那么请另寻地方。”

  女人紧紧盯着梓箐,半响,才开口,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一生命苦。我在娘家排行老四,我娘一连生了三个女娃,没想到第四个还是,全家人都要把我直接溺死,可是我娘却护住了我。可是后来娘因为没生男娃而被嫌弃,郁郁而终。我从小就干活,当牛做马,三个姐姐也是,或是买个大户人家为妾,或是嫁给能给的起聘礼的鳏寡跛夫,轮到我,运气还好,一个商贩看上了我,给了五两银子娶回去。

  可是回到他老家才知道,他已经有妻室,还有三个小妾,只是因为没有给他生下儿子,所以是要她去给他生儿子的…我运气不好,头一胎竟然也是个女娃,好在我年轻,跟他的机会多一些。过了两年又怀上了……就像是老天捉弄我一样,竟然又是个女娃……于是我在婆家的地位一落千丈,本来就是一个小妾,更是备受欺凌。我以为我会像我娘一样凄苦死去,没想到第二年我现自己又怀上了……这一次我生下了一个男娃……”

  说道这里,梓箐感觉自己太阳系都在鼓鼓的跳动着。她强忍着想要直接将她轰出去的*,问了一句:“那,你的两个女儿呢?”

  “女儿?都是因为她们,都是因为她们才让我受了那么多的苦,不然我会一直受婆婆的呵护照顾,丈夫的疼爱……要不是因为她们,我……”

  啊——老子想揍人!丫的。男娃是人。女娃就不是人了。你不想生人家,人家指不定还不想让你生呢!

  梓箐眼皮直跳,手上青筋冒起。嘴唇嗫嚅着,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什么也没做出来,然后。默默地关闭了与对方的谈话。

  丫的,老子浪费了半天时间。竟然跟一个疯女人在这里磨叽?!

  梓箐斜躺在椅子上,她需要好好静一静,好好思索一下接下来的打算。一连“接待”了三位拜访者,一个比一个变态。让自己三观尽毁。还不知道后面有多少极品呢。

  这不是清心咒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是……

  梓箐想到一个更加严肃的问题。为什么这些委托者会滞留在一个空间里面?为什么以前做的那些任务都很正常的“逆袭”,至少在她看来。她们的人生的确很憋屈。可是这些人……

  难道说所有任务都是经过主神筛选过一次的?

  是了,一定是这样的!

  一瞬间。将梓箐在上一次任务中的喜悦荡然无存。

  梓箐苦涩笑笑,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玩家都不愿意选择自己开一个**事务所,是因为他们不敢开呀。那各种租金又那么贵,这些委托者个个都那么极品,在那种各种情况逼急的份上,指不定就接下一个这样的任务……妥妥的被坑进去了。

  可是,现在自己又该怎么办呢?难道将事务所给退掉吗?

  系统感应到她的心声,立马回应:“退掉事务所必须凑够当前等级一千倍的积分的违约金,另外,所有属性值减半……”

  够了够了,就这两条梓箐已经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看着还剩下十来个拜访者,梓箐心下一横,也懒得一一接见了,懒得那么多“虚礼”,直接的,让所有人都进来。

  眨眼睛整个会客厅扩大了两倍有余,桌子从一张条桌变成了一个大圆桌,一溜烟冒出十几张椅子。

  十几个人身影在会客厅显现出来,各种各样的都有,大多显现她们死的时候样子。

  梓箐有了先前的教训,直接说道:“都给我安静,谁再嚷嚷直接给我滚出去,以后永远也不能踏入我的地盘半步。”

  终于会客厅安静下来,短暂平静过后,总有那么一两个不屑地想要挑战一下,梓箐也不含糊,直接将她们丢了出去。这种没有任何规矩的人,想必她们的任务要求也奇葩,索性懒得浪费时间了。

  剩下的人老实多了。各自落座。

  梓箐又说道:“从左手第一位开始做自我介绍,以及自己想要逆袭的任务是什么,每人两分钟时间,开始。”

  “我要杀了那贱人……”

  “我要成为一个庄园主……”

  “……”

  “我……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只想过自己的生活……”

  梓箐看向说出这个任务要求的女人,二十七八岁年纪,脸上画着淡淡的得体的妆容,整个人给人一种恬静娴雅的感觉。光看外表,梓箐无法想象这样清灵脱俗的女子竟然还有自己放不下的事情?而且她想过自己的生活,要怎样才算是自己“想”要的?还是说在经历过许多的浮浮沉沉后的智慧沉淀?

  就凭一种感觉,梓箐想要听听她的故事。

  女子见梓箐将其他人“请”出会客厅,单独留下自己,平静的眼眸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身体微微前倾,双手撑在桌沿上,难言急切之情,问道:“您,您是愿意帮我……”

  梓箐摆摆手,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不,我想先听听你的故事,还有你的……要求?”经过先前“拜访”,梓箐已经被洗脑的差不多了,知道凡事都不要太过充满希望,往往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还是先听听对方将原委讲出来再做定夺,她现在所说的一切都可以算作是一种承诺。

  女子顿了下,开始娓娓道来:“其实,这些事情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后来?”梓箐抓住重点,女子看着梓箐探寻的眼神,点点头,“嗯,我是一个重生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