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民心所向
  好吧,其实在梓箐做出这么大动静的事情之前,他们压根想不到那些低贱的老百姓竟有如此大的能力,竟然将整过国家都要颠覆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以前只是说说,现在他们终于信了。

  所以,现在张媚娘获得了最大的民心和声望,又是天命昭示,自然都会良禽择木而栖咯。

  舟山,银川,水云的到来倒是有些出乎梓箐的预料。

  不过也由此看的出来,这些人在原主前世之所以可以辅佐七皇子取代太子而成为一国之君,并非浪得虚名,而是很有自己的见识和魄力的。

  就像现在,虽然自己占据了所有优势,可是有一个根本性问题,那就是自己是一个女人。貌似在x还从来没有女人当皇帝的先例。而他们竟然敢放弃现在的大好前途,来帮她这个只是有名而无实的人,可见这份远见和心志的确非常人所能及的。

  有了这几人强力加盟,梓箐总算有了底气,或者说才有了真正的明确的规划。

  其实作为她自己,除了那一身“蛮力”和果决心性外,一无所成。这些人文韬武略,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

  水云就眼前形势给她做出了建议,与其现在就直接拿下京都,冲进皇宫,取而代之,还不如先在甘州选址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先稳固人心,让人们的信仰得到落实。

  然后才一步一步的用文化和财力慢慢渗透,和平过渡。

  梓箐眼睛一亮。这个建议不错。平时看她杀倭寇剿匪什么的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可是让这些普通平民去相互厮杀,她还真做不出来。

  梓箐在上一个剧情当过一段时间的军医,就知道拿战争的残酷。

  什么军令如山,什么神圣威严,那不过是统治者的一套统治方法,将这些人当成维护他统治的工具而已。因为一句话一个念头,就要成千上万的人…哦不对,是几十万人在战场上彼此厮杀,血肉横飞。

  可是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不外乎是一方想要获得更大的利益而去侵略别人。而另一方以保卫家园的名义抵挡……归根结底。都是统治者的野心在作祟。

  所以无论如何,梓箐都不会让这些普通老百姓因为自己的野心和“任务”,让他们流离失所,去浴血厮杀的。

  刘岷开始感到惶恐了。没想到那个跟他喝了交杯酒的女人竟然自立为王?!

  这简直就是对他人格的侮辱。

  x国内部已经开始腐朽。面对另一个政权的崛起。那些尸位素餐的权贵除了责骂痛斥张媚娘不守妇道,没有一个女人样子外,根本就拿不出什么切实的措施。

  可是最终他们还是想出一个办法来了。张媚娘这是反对朝廷。那就是逆党,广发天下英雄帖,人人得而诛之。赏金赏银赏女人。

  可是这个办法也只是搜罗了一批酒囊饭袋之辈,因为梓箐为那些贱民主张权利,就削弱了他们的特权,他们对梓箐的恨不亚于朝廷,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可是这些人以前除了仗着自己手中的权利去奴役普通民众,他们压根就没啥本事。

  所以朝廷纠结起一批反媚党,结果反倒是给自己搜罗了一批累赘。最后竟然因为酬劳问题而跟朝廷撕皮。

  朝廷郁闷了,这些人以前就习惯了官场作风,捕风捉影,说某个地方有贼子出没,本来一个消息值五两银子,然后层层上报,到最后竟然发现光是后面的署名就有几页纸,那消息立马就值几千两了。

  现在朝廷为了抓住张媚娘,那是下了狠话。不管是谁只要知道张媚娘的下落,或者拿到她的什么东西,都重重有奖。于是乎这些人抓住一点还没经过证实的消息就上报上去,而且是一批人跟着上报,一个消息就要几万两银子的报酬……

  朝廷这次是真的急了。丫的,连个影子都没看到呢,一个跟着一个就来要银子,简直是岂有此理。

  诶,也别恼,这不都是自个纵容将这些人养出这些德性来的么,现在总算让朝廷也尝到苦果子了。

  好吧,现在资金有困难,有大学士言官什么的就开始谏言了,羊毛出在羊身上呀,没银子了,增税呀……

  于是乎就在梓箐自立为王后不到三个月,x国就下达了多达十多条税赋……

  人们怨声载道呀。

  以前再重的苛捐杂税他们无法反抗无法逃避只有任命,卖儿卖女,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不是刚刚成立了一个大周国吗,听说那媚娘建立的大周国不用交这些杂七杂八的税赋,一去就可以分到田产,还不用服兵役……

  于是乎x国内掀起了一起空前的难民大迁徙。

  梓箐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到自己的圈地,感觉肩头上压力越来越重了,这么多人该怎么安排下去呀。每天都要消耗那么多的粮食……

  这时,银川又谏言了,民以食为天,食以土为本,只要把土地分给这些人就能将他们安抚下来。

  梓箐说道:“可现在我们的圈地只有这么大,哪里来那么多土地分配?而且还有更多的难民逃过来。”

  银川道:“恭喜主公,现在正是我们渗透的最佳时期。”

  “何以见得?”梓箐连忙问道。

  “现在x国十室九空,大片农田荒芜,我们正合适将这些难民重新疏导过去,将那些农田实行田产制分包到户。而我们只需要从里面选出强壮的民兵,略加训练,让他们自己守卫自己的家园就行了。”银川唰地打开一把折扇轻轻摇着,澳门赌博网站:神情悠然自得中带着一股凌然傲气。

  “这……若是对方反扑怎么办?”这个主意的确不错,可是……梓箐担心让这些人回去了,朝廷的军队会再次扑来。那不是让这些人白白送命吗?

  啪的一声响,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现在朝廷昏庸,上下污浊一气,已经有三年没有支付军饷了,军队人心涣散,早就想另投明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