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原主意念太强大
  梓箐看着这些贱性的奴才,嘴角轻扯,冷笑。

  貌似她现在除了冷笑以表明自己“高尚大度与众不同”什么的外,也不知道做什么了。

  责罚他们吗?反倒把他们教聪明了,自己只是这里的过客,完成任务就闪人,她就是要将他们的性子惯坏,以后没有那个主子能受得了他们,那个时候就不是有事没事磕头求饶一下就能解决问题的。

  杀他们?得了,梓箐才不会因为这些人而暴露自己的实力和底牌呢。

  梓箐傲娇地扬扬头,拖着着扫地般的长裙朝厨房里走去,饿了,找些吃的吧。每天都吃随身空间里的干粮,再好吃再喜欢也想换换口味……边走脑海中就浮现出以前原主的生活,那精美的糕点,各种山珍海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揩揩。

  可是梓箐刚走到厨房门口,一股难闻的馊水味道扑面而来……

  皱了皱眉。强忍住要恶心呕吐,好歹自己在以前的剧情中什么没见过,这点定力还是有滴。

  不过这些奴才也真是太过份了。

  这是她堂堂张家二小姐的**厨房好不好,以前原主都是在自己房间吃丫鬟送来的食物,没想到竟然是在这么……龌龊的地方弄出来的。

  呵,亏得原主一直都那么傲娇那么高高在上,貌似飞扬跋扈的样子,恐怕她做梦都不会想到她在这些下人眼里原来是如此的…如此的不堪…否则也不会如此糊弄她。

  梓箐站在厨房门口,闭上眼,缓缓的深吸一口气,冷静,冷静。这些都是原主的……丫的,本想来个深呼吸缓解一下刚才升腾起来的愤怒的,没想到吸了一肚子酸腐恶臭……

  哇——呕——

  受不了了,梓箐飞奔出膳食房,长长的裙角袍袖飞舞起来,将地上落叶渣滓扫出一条干净的路……

  梓箐誓,她再也不会踏足这个地方了。至于这里的下人。既然他们如此不识时务,那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梓箐回到自己的小院,将身上的儒裙脱下。想换一件简单清爽一点的衣裳。可是将两个柜子的衣裳翻了个遍,愣是没找到。若说有,那就只有里衣还勉强和现代的衣裳相近。

  可是梓箐再“另类”也不可能穿着内衣出去挑战这些人的思想极限呀,那样不是就明白的告诉别人。我是另类,我身上有秘密。快来研究我探索我崇拜我……有病!

  最后穿了一件裙角及踝,没拖到地上的水红色禙子,将头上高耸的云鬓松开,挽了一个简单的髻。至于脸上的妆容。原主本来就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娇娘,走到哪都会成为焦点人物,要不然太子一眼就相中了她呀?

  而现在梓箐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看上去普通一些。在美容膏里混一点点锅底灰,淡淡地涂抹在脸上手上。人一黑,再天姿绝色也逊了不少,再在脸上点几颗痣……她现在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豪门小姐,除了衣裳看上去还值点银子,那脸蛋……再也不会引起轰动效应了。

  碧瑶碧螺两丫头早就被她支开,自个绕道后院小门,用小计引开在那里晒太阳打瞌睡的守门婆子,出门,沿着宽阔的街道往正街方向走去。

  梓箐度很快,若不是顾及身上宽袍大袖的衣裳,她的度可以更快。

  不到一盏茶就来到街上……

  熙来攘往,一片热闹景象。

  咕噜,肚子饿惨了,随身空间里倒是有东西,可是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凭空拿出东西来吃吧。而且她现在的形象就是哪个大户人家小姐装扮,若是当街吃东西,立马就会引来无数注目礼。

  低调,低调,所以走近一间包子铺,点了一笼肉包,一碗稀饭,一碟泡菜,然后拣一张空桌子坐下开吃。

  梓箐本来对包子烙饼什么的很喜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咬了一口,身体不由自主的就不想吞,本能的想要砸东西,差点就要叫嚷“难吃……”。

  梓箐眉头一皱,丫的,肯定又是原主的残留的意念在作怪。都怪原主的灵魂之力太过强大,才会影响到她的意志力。这么香软的肉包子竟然还嫌难吃?难道吃那些从馊水腌臜里弄出来的食物才算好吃?

  梓箐狠,狠狠地咬了几口……我让你嫌弃,我让你清高,你越是不喜欢我就越要吃!

  吃完了一笼包子,梓箐还不解恨,最主要是这两天诸事不顺,现在原主的残念又蹦跶出来捣乱。直接就跟原主的残念杠上了。于是乎站起身,直接对包子铺大婶说道:“大婶,你们这里有多少包子,我全买了!”说着摸出两个碎银子,大概半两左右,相当于包子铺几天的销售额了。

  大婶是个憨厚之人,见梓箐明显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怎么吃的惯这么糙的食物。至于刚才吃的,在她看来就是那些达官贵人们尝尝鲜而已,所以听到梓箐要把所有包子都买下来,很是疑惑的说道:“这位小姐是在说笑的吧。”

  梓箐将两颗碎银子塞到对方手里,道:“你看我现在还是在说笑吗?当然,你若真是不愿意卖就算了,银子还我……”

  大婶憨笑一下,“呵呵,卖卖,只要小姐喜欢吃,要多少有多少……不过这里实在用不了这么银子。”说着递还自己一颗碎银子,又从围裙口袋里摸出几颗铜子数给梓箐。

  梓箐最喜欢这样的爽快人了,直接塞对方口袋里,素手一挥,“好了,别磨磨蹭蹭了,你这里包子做的好吃,我说值这么多就这么多,都给我包起来吧。”

  梓箐瞥了眼又有几个人进来要包子稀饭,大婶显得很是为难,“客观可否稍等片刻,包子马上上笼,先吃着稀饭怎么样?”

  一个身着长衫的男子将手中折扇一收,指向蒸屉,“你这里不是还有这么多吗?”

  “这,这……”大婶本想说被那位小姐包了,可是又怕这么一说让这位豪爽的小姐被几人挤兑。(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