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机会来了
  ps: 谢谢浅浅的打赏鼓励,谢谢各位亲们的留评,这个剧情有些前面有些重口有些憋屈,辣椒马上补一章缓解缓解大家的心情,嘿嘿,辣椒乖吧~~

  一个月后张然回来了,穿着一身光鲜丝绸长袍,乘坐四马齐驱的华美马车,左右有青葱水嫩婢女数名服侍,后面还跟着十多个仆役小厮打杂,前呼后拥。还有数十个挑夫挑的挑抬的抬,箱笼柜子等等,一路浩浩荡荡,无限风光。

  到村口的时候便燃放震天响的炮竹,一片仙雾缭绕中,人们奔走相呼,张家大少回来了,张家大少回来了。

  从一个贫穷农家小青年,一跃而成只有达官贵胄才配称呼的“大少”。

  张家何其风光。

  马车以及一众杂役将箱柜从张家院子一直摆到村广场上去了。

  梓箐在后院中,听到前院传来的嘈杂,正想出去看看,却见几个身着灰色短打的小厮走了进来。

  几人步履沉稳轻健,即便不是武功高手也是个练家子。

  梓箐心中一沉,莫非那张然已经知道自己是玩家了?她小心地又缩回自己的柴房里面。

  几人见很是乖觉识趣,也没有上前逼迫的意思,就在院中四下站开。梓箐一看,这些人看似随意往院中一站,可是却把梓箐所有可能逃走的路线全部堵死,而且相互间遥相呼应,互为犄角。梓箐随便从哪里突破都会受到至少三人以上的群攻。

  梓箐轻笑,呵。这张然还真是瞧的起自己呢。

  如此一来,自己想要暗中灭杀他就有些困难了,只是不知道他究竟知道自己几分真实。

  一回来,张然就重新批了数十亩的宅基地,请了数百名匠人在围屋山内修建了一座张家大院。

  三个月后,张家大院完成。

  这期间梓箐一直被圈禁在张家原来的小院里。如同被遗忘了一般。唔,也不对,那六个灰衣人就像是机器人一样,每天轮班监守着她,没有丝毫懈怠疲惫的样子。

  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恶向胆边生。既然不能名正言顺地获得自由身。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见张然杀了!

  可是梓箐被禁锢在这里,根本无从知晓张然的行踪,想要快刀斩乱麻的计划不得一拖再拖。就在她快要绝望而不顾一切冲出去的时候。她听到一个消息。

  每天都会有两个小厮为这个小院送饭食来。那六个灰衣人是从来不多言不多语的。倒是那两个小厮嘴碎的很。一路嘀嘀咕咕,很是兴奋的样子。

  一个说“听说大少要宴请甘北五郡名流,请帖早已发出去了。还派出专门马车迎接,最多还有十多天就能来了。”

  另一个啧啧有声,“是呀,这一次大少可算是给我们xx镇长脸了,听说县太爷都要亲自前来拜访呢。”

  “我今天听魏管家说去城里请戏班,还有数十个绝色舞姬……”

  “舞姬?”两人窃窃的猥琐的笑开了。

  “舞姬?”梓箐喃喃自语,或许也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

  梓箐将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覆盖在脸上,将边缘用特殊胶水粘牢,梳了一个简单的云鬓发髻。虽然有原主的记忆如何打理头发,可是她毕竟是个穿越来的玩家,手法生疏的很,只勉强不让头发散开而已。最后蒙上面纱,顺便也将头发用纱巾罩住,勉强有云鬓高耸的感觉。

  经过这几个月的观察了解,梓箐觉得这六个灰衣人虽然有活人气息,却没有活人应该有的各种惰性劣根性,比如懒散,懈怠,攀谈什么的。

  这些他们都没有,梓箐由此判定,这几人应该是被人控制了的傀儡!

  夜色中,梓箐像一头蛰伏许久的野兽,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轻灵地跃上房顶,虽然轻功还没完全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境地,但是还不至于一脚踩踏茅草屋屋顶。

  手中数枚能量球连续弹出,啥时间,六个灰衣人如木头桩一样栽倒在地。

  解决了六人,梓箐跳到地面,松了口气。看着远处山间隐约有灯火光亮,发足狂奔而去。

  不到半个时辰,梓箐就来到张家新修的大院中。

  摸索来到舞姬换衣化妆的地方,里面十分杂乱。

  瞅准一个舞姬,梓箐一个手刀将其砍晕,不放心,又用薄纱衣袍将她捆的像粽子,顺便把嘴巴也塞住。免得自己行动到一半的时候她醒了大呼小叫坏了自己大事。

  一众莺莺燕燕鱼贯进入大厅,闻歌起舞,裙袂飘飘。

  梓箐用神识扫了一圈众人,没有和自己一样的修炼有真气的人,只有几个拥有些许内力和武功高手。这些都不足为惧,梓箐心中稍安。

  一个能量球准备就绪,舞姬甩着长长的水袖绕着场中转圈圈,能量球不着痕迹地飞向张然。

  没有预期的血洞出现,只听得极轻微的嗤的一声,一股绢帛烧掉的味道在氤氲香气中极不和谐的飘散出来。

  张然低头一看,咦了一声,顿时脸色大惊。

  更吃惊的梓箐,她没想到竟然有东西能够挡住自己的能量球攻击,见对方已经开始惶恐戒备起来,若是此次再不能得手的话,以后自己就只有被枯死在这张家门楣之下了。

  想到这里,她猛地将面前一个舞姬朝张然推去。

  舞姬娇呼一声,撞进张然怀里。

  软玉温香,谁能拒绝?张然正要发作,可是怀中女子很显然是**的个中老手,手一把伸进衣袍下面,抓住那玩意,竟然早已有了反应,手上微微动作就让其更加膨胀起来。

  舞姬娇喘着吟哦一声,胸前薄纱撩开,里面雪白裸露出来,颤颤巍巍的,无不昭示着她已经准备好了,请君享用。

  张然下腹一股邪火腾地升起,都怪当初那个丑八怪将自己的“宝贝”打残废了,自己用灵府之力修复,没想到修的有些过了,澳门赌博网站:弄得他一天不干个几次就心痒痒。

  此时被经验老道的舞姬一撩拨,更是想长驱直入好好倒弄一番。

  张然yin笑着将女子一把揽入怀中,手老实不客气直奔主题,上下其手,手段极其老道,一摸一个准。

  旁人还以为现在已经到了享受美色的时候了,纷纷效仿,一个个舞姬或是自动投怀送抱钻进男人怀里,或者是被别人拖走,一时间整个大厅里响起娇喘淫笑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