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同寝共枕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婚礼非常简单,却很郑重,在全村人的祝福下,在所有长辈的见证下,梓箐和白眉牵着大红绸缎扎花进入洞房。

  红烛摇曳,梓箐坐在床沿,就像第一次做任务的时候坐在床沿一样,等着男子为她揭开红盖头……当时自己怎么做的呢,是了,是自己揭开的。

  梓箐正要伸手扯掉红盖头,一只手比她还快,抓着红绸巾一角,轻轻掀起……

  一张帅气的脸呈现眼前。

  白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看着面前娇靥如花的女子,心,微微荡漾。

  梓箐正要开口说话,比如这只是任务,需要约法三章什么的。

  可是柔唇刚刚长开,那如白玉温润的食指中指覆上嘴唇。他脸上的笑意更浓,手指轻抚过她的柔柔的嘴唇,摩挲着,一阵轻微的电流触及般,让她心不由得漏跳一拍。

  梓箐觉得这样的氛围太过暧-昧了,她很不习惯。心,不由得有些慌乱起来,想要离开,可是不知道找什么样的借口。不管是因为礼俗还是以为任务,貌似她都没理由在新婚夜不让夫君触碰。

  可是……可是梓箐总觉得不妥,看着对方的眼睛,深邃的如同浩淼夜空一样,让她难以揣度无法捉摸,这样的不确定让她的心很不安。

  就在梓箐胡思乱想时,面前那张妖孽的脸在眼里逐渐放大,一股男性阳刚之气顿时包裹住她……

  不知何时,摩挲在嘴唇上的手指离开,移向脑后,另一只手则环着她肩背,彻底的将她圈进一个宽厚温暖的原宥中。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太陌生了。梓箐忍不住轻轻啊了一声,不知道是想要拒绝还是表达此时心中的悸动。

  突然,嘴唇上有丝触碰,微凉,柔柔的,带着温热的气息……

  他,他竟然在亲自己?

  可。可是为什么这一次跟上一次不一样?

  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缱绻,双唇相接,细细研磨辗转。轻轻的探索,孜孜不倦的索要着……

  梓箐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她不由自主地被对方缱绻而深情的亲吻引领着,感受着。回应着。

  梓箐感觉自己就快要窒息了,她不知道如何呼吸来调整此刻的沉沦。她是怕破坏这一刻的美妙吧。

  “唔,嗯——”梓箐轻昵出声。

  嘴唇轻触,研磨,轻轻挑弄。舌尖轻柔的探索,缠绵悱恻。

  不知何时,梓箐伸手推拒的姿势变成了欲拒还迎的邀请。两手向两边摊开,攀着对方肩膀。

  扣着梓箐脑袋的手微微用力。另一只手收紧,将梓箐整个人锁进他的怀中。

  梓箐感觉到身上传来沉沉的压力,让她心变得更慌乱,还有莫名的激动和不知所措。

  一个魅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喜不喜欢?”

  “唔——嗯,啊——”梓箐还没反应过来问题的实质,只是本能的呢喃出声。

  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应该是在轻笑,“还想要吗?嗯?”

  “啊——”耳廓传来一阵湿热的触感,梓箐忍不住颤栗出声,身体紧绷。

  “呵,没想到你还如此青涩,那么多次任务你都没有体验过一次吗?嗯?”声音轻柔,但是落在梓箐耳朵里如同惊雷般炸响。

  所有的悸动和绮念在顷刻间烟消云散,她回过神,终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对方压在床上,自己双手正攀着对方肩膀,而对方正眉眼含笑的看着自己……

  惊恐的想要将身上的重量推拒,却发现对方如一座大山般将自己禁锢在他的怀抱里。

  啊——实在是太羞人了。

  梓箐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

  本能的想要找个角落钻进去,却正好窝进对方的臂弯里,如同一只寻求温暖和庇护的小猫一般。

  难道刚才那么缠绵……缠绵的感觉,对方都是一直看着自己“出丑”的吗?

  这个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就像是一个小偷,鬼鬼祟祟偷东西,自以为做的很隐秘,却不知道一双眼睛已经将自己所有丑态尽收眼底的感觉。

  梓箐脸红的像苹果,便要推开对方,“不,你你欺负人……”

  白眉,哦不,应该叫虚池,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梓箐,目光温柔,将她所有的窘迫都包容进去了。

  没有说话,双手捧着梓箐的脑袋,俯下身,再次双唇相接。

  吻,变得更加缠绵,一种深入骨髓的颤栗从下腹升起,在胸间郁结,然后化作细细嘤咛声从唇齿间溢出。

  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梓箐发现自以为强悍的体魄在对方面前柔弱的如同一只小白兔一样。

  身体变得奇妙起来,就像是……有一头桀骜不驯的野兽在体内躁动着,渴望着解脱之法。

  突然之间,梓箐感觉所有一切全部消失。顿时惊恐不已,有些怅然若失之感,回过神,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到了第一次进入主神空间前暂歇的那个虚无空间里了。

  “该死的,竟然将她给掳走了!”

  虚池心情无比激荡,就在他想要,无比想要的时候,竟然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了。回过神,发现她被召唤进虚无空间中了!

  一定是空间引导者干的!

  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个引导者。还有,以他对梓箐的了解,单纯的像张白纸,执拗的像麻绳越拧越紧,她甚至除了用积分兑换那些在别人看来根本没啥用的属性值外,甚至都不知道如何用积分将一个女人武装的更像女人。

  由此可以判定,那个引导者是根本没有将她放在计划之中,或者说根本就不是重点培养对象。

  既然如此,为什么引导者会干预她在任务中的作为?

  偏偏还是在情动难以自已的时候!

  好一会,虚池才从刚才的如梦幻般的感觉中恢复过来,将榻上的人放好,再盖好被子,自己和衣睡在旁边。

  “我怎么会到这里了?”梓箐茫然四顾,下意识与07沟通。

  好一会,07才说道:“那个……每个玩家若是不想让灵魂在任务中感受身体,都可以回到这里来……”(未完待续)

  ps:ps:福利,福利,哇哈哈,要不要推倒,要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