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一百〇八章 系统科普
  事实证明,包产到户是激发人们积极性的最佳良药。

  这里不是吃大锅饭,完全是多劳多得。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付出的多,别人偷奸耍滑,最后还有平分劳动成果之类的攀比,不甘,不平衡等等弊端。

  这一季的药材到了收获季节,人们用最快速度将这片土地全部分完,用石头垒砌一条条的界线,然后各自在自家的地里劳作,收获。

  收获总是那么让人心情愉悦,呼吸着清澈而清新的充斥着药香的空气,人们一边收割,一边遥相呼应着。

  每户人家将这些药材收获上来,经过简单炮制,然后卖给一百多里外关内县城里的大药房。

  换的的银两可以换成米面以及布匹等等一应生活所需。渐渐的,药材种植成了每户人家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有了稳定的收入,生活就有了保障,而且现在也不用为吃水发愁了,生活变得稳定而富庶起来。

  于是有人开始在自家的土地上种植一些果蔬,甚至是小麦,马铃薯等等。

  至于灌溉的问题,梓箐已经不用像以前那么每寸土地面面俱到的用**术浇灌了,而且土地上有植被,保持土壤的湿润,只有一两个月实在太干旱了,梓箐才会施展**术,控制云团从土地上方飘过,如同巨大的移动的洒水器一样为所有土地浇灌一次。

  几年下来,梓箐已经将三级**术提升到了4级,可以凝聚出十丈方圆的云团,所以完全可以当作是真正的**灌溉。

  不过以梓箐现在的能量储备,施展4级**术已经是她的极限。若想再次提升。必须将养气决修炼到更高级别。于是另一个问题来了,她还没找到新的养气决残片,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修炼。

  数年下来,这里环境改善,古井已经开始在慢慢渗水,满足人畜基本生活需要不成问题。

  所以梓箐有更多是时间去参悟混元仙术和养气决,想从中寻找突破口。另一方面。她开始细致的研究自己的属性值。

  想当时自己第一次进入本体剧情时。便被面板上庞大的数据信息震撼住了。而现在,数据变得更加庞杂。

  面板上除了自己经常关注的几项重要生命指标外,还有血统。天赋,魅力,等等,好多的数据。

  不过这些的显示都为0。

  玩家达到5级。这些信息就自动解锁,就可以用积分兑换血统。天赋,魅力等等。

  血统,不必说,可以让人从根本上变得强大。比如吸血鬼。狼人,灵根资质等等,这都属于血统一类。当初梓箐还没资格挑选血统的时候。就在剧情中遇到了养气决,于是当她选择修炼养气决的时候。就决定了她的血统是灵根资质一类。

  当然,现在梓箐仍旧可以用积分购买其他异类的血统,便拥有相应的本体能力。只不过那些血统都不是一点半点的贵。唯独这灵根资质一类,实力是循序渐进的,需要玩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时间才能缓慢提升实力,所以要求的积分相对较少。

  当然,也仅仅是相对而言,并且只限于前期起步阶段。

  就像梓箐现在一样,灵根资质,不用说,仅仅是能够修炼而已;根骨值,即便她提升了不少,但是依照她现在的修炼进度来看,也是垫底的货;功法,只是残片,主神还无法修复的那种,所以以后要不是她自己领悟到后面的修炼法诀,否则只有寄希望于在以后的任务中找到剩余的功法残片。

  这些,若是想要提升到普通水平,甚至比那些直接购买一份吸血鬼或者蜘蛛侠的血统还要昂贵!

  现在了解到这些信息,梓箐只有叹息。其实即便她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恐怕在当时的任务剧情中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修炼养气决。因为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了。

  至于天赋值,则代表玩家的学习和领悟能力。就像梓箐学习舞蹈,学习刺绣等等,几个月几年的时间才勉强达到初级水平。可见她的天赋实在是太差了。若是天赋值很高,在任务中就可以很快掌握一项技能技艺等等。

  魅力……呵,梓箐从来就不知道魅力为何物。

  这个念头一过,系统自动给出了解释:特别的吸引力、迷惑力。声音、眼神、身体、性格……甚至包括发怒、忧伤、哭泣等情绪也会成为魅力源泉。

  梓箐愕然,魅力值竟然这么牛x?若是自己魅力值够高,不是随便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让别人对自己产生好感么?做起事情也得心应手了?甚至在很多剧情里,随便往那里一站就能成为一道风景了,成为人们追捧的对象,哪里还用得着打打杀杀的?

  梓箐心道,等这次回到主神空间后,一定要多多增加自己的魅力值。啧,想着随便穿到哪个剧情都心塞的很,就是因为原主在剧情中什么样的处境,自己取代原主也会收到同等的对待,甚至更恨。

  将所有的属性值全部了解了一番,归根结底都需要积分兑换,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所以,还是努力完成任务吧。

  回过神,梓箐发现其实自己早已经将任务的三项必须界定值全部完成了。只差最后一项,原主的心愿:“同床共枕眠,白首不相离……”

  这个实在是难办了,而且先前07也说了,必须要“一心人”才行,否则即便将这些过场全部做足,系统也会判定任务失败的。

  梓箐看向对面遥遥相望的那座小院,门扉紧闭。

  几年来,她无数次的想请他帮自己一个忙,请他帮自己完成这个任务。

  可是这些年他除了将自己关在小院里,便是不知所踪,出现的时候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所以梓箐根本没机会跟他提这件事。

  而且,梓箐已经虽然经历过几次剧情了,但是她骨子里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她无法说服自己主动去跟一个男人说,跟自己同床共枕眠……即便这只是一个任务,她仍旧很难开口。(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