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八十六章 帮我一个忙如何?
  梓箐站在门口,那人蓦地转身,给梓箐一张阳光帅气的笑脸。

  梓箐只觉得眼前为之一亮,呼吸一滞,虽然眼前这人样貌不一样,穿着不一样,可是那种感觉她是再熟悉不过了。

  若不是他送给自己的养气决残片,她根本没办法修炼到养气决2级,也就无法有多出来的那几十点生命值……

  到现在梓箐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帮自己,而现在他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是你?”梓箐几乎是脱口而出。

  有惊喜有意外,还有说不出的感激之情。

  梓箐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她想了想,貌似自己现在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是应该喊他白慕呢还是古沉木还是…县太爷?

  还是叫白慕吧。

  白慕看着梓箐,咧嘴一笑,“真是好巧。”

  梓箐嘿嘿的笑,“真是好巧。”

  “进来坐吧。”白慕发出邀请。

  梓箐回过神,迈过高高的门槛进入内堂,里面布置十分简单清爽,捡了一个下方位落座。一个身着绿罗裙的婢女端着托盘送上茶水点心。

  白慕与梓箐隔着茶几相对而坐,看着梓箐,问道:“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梓箐啊了一声,才想起来,自己不正是想看看谁会为一个草莽英雄颁发奖章。没想到看到他,竟一时忘了。不过现在已经知道了,肯定是他故意成全自己的。心中感激更甚。

  “这次…又多谢你了……”梓箐结结巴巴的说道。

  白慕摆摆手,道:“既然如此,你不如也帮我一个忙如何?”

  梓箐愣了一下,本来已经到嘴边应诺的话却换成了:“请讲。”

  不管如何的心怀感激,她都不会将自己陷入到没有任何退路的境地中,即便只是一个口头承诺,也不行。

  白慕微微一笑,如春风化雨般,满室生春。

  “陪我50年。”

  “啊?”梓箐口中的茶水差点喷了出来,连忙问道:“为什么?”

  这不仅是诉50点生命值的事情。梓箐有把握在五十年中修炼到养气决3级。那时候收获的可能是一百多点的生命值。她诧异的是为什么他要自己“陪”他?难道以他还有无法完成的事情吗?

  “你愿意吗?”白慕紧追着问。

  梓箐下意识坐直身体朝后列了一下,讪笑着:“那个…我…需要做些什么吗?”

  白慕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想为我做什么吗?”

  梓箐张着嘴,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脸色大窘。

  落在那个漂亮婢女眼中。这两个男人肯定有断袖之癖。难怪郝大人如此年轻有为却没有家眷。原来有这个爱好呢,亏得自己以前对他还芳心暗动呢。她又瞥了眼梓箐,果真长的十分清秀。翩翩少年郎……哎,为什么自己不是一个男儿身呢。

  梓箐连忙端起茶杯狠狠喝了一大口,开水,烫的她吞也不是吐也不是……连忙安慰自己,这不是自己身体烫坏一点点也没事,可是眼泪都下来了。

  白慕翻手拿出一个白色的药丸给她,“含着,可以舒服点。”

  梓箐感觉自己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真是丢脸都丢几个剧情了。她埋着头,伸手就去那对方手中药丸,蓦地,手上一紧,一直宽厚的手掌将她的手握住,连忙抽回,却挣不脱。

  “那,那个,我我没事,还是不用…用了……”梓箐结结巴巴的说道,心道,就知道占别人便宜吧,以为什么东西都敢要,这些被人抓住了吧。

  手上蓦地一松,梓箐连忙收回手,正要站起身离开,她觉得实在是太没面子了。恰时,一只手钳住自己脸颊,微一扬头,张口欲呼,一颗药丸落入口中,一股冰凉清爽之意瞬间弥散开来,将刚才烫伤所有不适全部消除。

  不仅如此,梓箐还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流顺着食道向下,然后通过穴位向各条经脉输送去,最后汇聚到丹田内灵力能量团中。

  梓箐立马意识到对方刚才喂自己吃了什么了,是丹药,是修士服用的可以增加修为的丹药!

  梓箐记的在主神空间瞄了一眼,最便宜的聚气丸都是五十个积分一颗!普通玩家根本享用不起,梓箐现在才刚刚开始修炼,根骨值太低,服用丹药也很难把丹药中的能量全部吸收,吃了也是浪费,再说她也没有多余的积分去兑换……

  而现在……梓箐感觉自己一下欠对方五十积分,不对,是好大一个人情,还不知道怎么还呢。如此,自己该怎么回答对方的求助呢?

  白慕就像是看出梓箐心中的不安,说道:“你不要介意,我现在已经用不上这样的丹药了,与其丢掉还不如给有需要它的人。”

  梓箐心中仍旧无法释怀,道:“多谢……郝大人美意,小凤心中感激不尽,你的恩情请容小凤日后再报……”

  “小凤?你就是那个魔宫媚娘之女小凤?”白慕神情顿时激动起来,叠声的问道。

  梓箐愣了一下,点点头,“是啊。”难道先前他给自己办法朝廷封赐都不知道自己在剧情中的真实身份吗?

  白慕眼睛微眯,嘴角含笑,意味深长的样子,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缓解刚才的失态,“你现在大概也知道江湖上传闻,澳门赌博网站:魔宫有一件至宝,在五年前的围剿魔宫中被媚娘带出,后来便下落不明了……”

  梓箐心中一凌,神情却十分惊诧的样子,“魔宫至宝?不知是何物?”

  白慕盯着梓箐,良久,对方眼神清澈神情真挚,没有丝毫作伪,轻笑一声,“所以江湖中人都在传,这件至宝最有可能落在当时最后与媚娘接触的人身上。”

  梓箐倒吸一口气,神情很是郑重的说道:“实不相瞒,我就是陪着媚娘走完最后人生的人,可是……可是……”梓箐一下子语结起来,很是委屈的样子,“可是媚娘根本就没拿什么东西给我啊……”

  白慕道:“如此就奇怪了,不过以后你可要当心了,恐怕那些江湖中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这个名誉你也要好生把握。”

  梓箐重重点头,道谢离去。

  看着梓箐远去的背影,白慕喃喃道:“不管在不在你那,都不要拿出来,否则以后的五十年就只有浪迹天涯了……”叹口气,但愿是自己杞人忧天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