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八十一章 以牙还牙,年氏之死
  年氏还想耍泼,梓箐捡起一块石头将其膝盖骨砸碎,拎起领子丢进山涧中。

  年氏的惨叫声在山谷中回荡着,怎么听怎么悦耳。等她叫够了,梓箐才笑意盈盈的问道:“说说吧,为什么说我是他们养的一条狗?”

  年氏惊恐的看向梓箐,在泥淖中一点一点朝梓箐爬,“你,你的脚竟然没断?你你骗了衢天大侠?你你等着吧,他回来了一定会杀死你的。快,快救我上去,我要到衢天大侠那里去告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呃,梓箐皱眉,连求人都是带着要挟恫吓,她究竟有多少底气呀?

  衢天大侠,武林至尊,是正道人士的精神领袖。武功超群,仁义,侠肝义胆。就连冒天下之大不韪救下她们魔宫母女,换来的不是各种武林人士的压迫威逼,而是仁义美名。可实际上呢……梓箐冷笑。

  梓箐嘿嘿的笑道:“看样子你还没弄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呢,既然如此,那就让你想明白再说吧。”拍拍手,站起身,施施然离开。

  这里山高天阔,有种伸手摘日月的感觉。整座山上只有她一个人,何其畅快,何其自由。

  好久没有这种恣意行走满山疯跑的感觉了,跑动,跳跃,每一个动作都让身体极尽舒展,何其畅快。

  这半年多都在修炼养气决,精神力和生命值都有所提升,可是身体的其他属性值却没增长,都是因为不能运动锻炼所致。

  好一会梓箐才平缓下心中激荡。是了她还有三个月时间来揣摩媚娘留下的图谱,以及隐藏在这个哀牢山的秘密。媚娘临时前说到哀牢山才能解开修炼图谱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放眼一片莽苍,该从何处寻找呢?

  年氏的惨叫声还在山谷中回荡,然后渐渐低了下去。梓箐神情淡然,超出年龄的淡漠,是了,她才不是这个只有十来岁的小女娃,被人陷害利用折磨,最后还要认贼作父的傻妮子呢。她是专门为原主人生逆袭而来。她有着经历了几世人生浮华的沉稳内敛和睿智。

  数次生死线上的挣扎。梓箐的心变得冷硬了。有句话是,好人好报,恶人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可是梓箐觉得。就连在她心目中绝对公平的主神空间。也有主神打盹而疏漏的剧情任务。更何况这繁杂尘世?所以与其将所有一切寄托在主神给自己主持公平,还自己公道,还不如自己去争取。

  以德报德。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年氏已经痛昏死过去几次了,膝盖骨碎掉,永远不可能复原,就在那里等死吧,被虫子钻孔,被蛇虫啃食……不够,还不够。这样的人怎么能让她轻易的死去呢。恩将仇报,悭吝,怨毒……她身上几乎将所有梓箐痛恨的因素包全了。

  穿进这个剧情中几个月非人般的生活,总的找个宣泄口吧。梓箐想,不然她肯定会被逼疯的。

  梓箐开始了疯狂的锻炼,可是这里除了裸露的石头还是石头,最有效的锻炼方式就跑步。正合适她现在身体正发育中。

  养气决和体能锻炼双管齐下,很有成效,每天都能看到属性值的增加,让梓箐愈加充满了信心。

  只可惜她不懂武功……她想向王玄求教!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梓箐心中便惊了一下。原剧情中,原主的出发点不正是想要从王玄那里习得上乘武功,而刻意去“勾-引”对方的吗?若是男人不愿没心动,她一个弱女子能把他给强了?然后原主便泥足深陷,竟然为那人生下两个女儿,最后来围杀自己……冤孽,简直是冤孽。

  梓箐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所以必须另外想办法。

  十里方圆荒无人烟,必须想办法下山,顺便摸清楚这里的情况。

  十天后,梓箐将整个哀牢山跑了个遍,没找到任何跟图谱有关的蛛丝马迹,将王玄留下的给年氏购买粮食的几颗碎银子收入空间,澳门赌博网站:然后又去看了一下年氏,竟然还没完全断气,身上尽是蛇虫蚂蚁钻的孔洞,已经开始腐烂发臭。她看到梓箐,眼珠子竟然还能转动。

  梓箐淡淡的笑着,当初媚娘在她眼前被那些正道人士砍杀,血肉横飞的场景与眼前这个邋遢女人的样子重叠,她终于感到身体内有种东西松缓了,释然了。梓箐心思通透,肯定是原主的执念,在这一刻有了报复的快感吧。而梓箐本人又何尝不是?

  当初在地牢中,自己为自己洗掉抹了盐巴的伤口,然后用钩子勾出脚筋,一点点缝合,一点点接上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若不然,现在她就是一个只能在地上趴,只能依靠别人施舍才能活下去的,真正的狗。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干的……当然,她只是出卖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而已,她还没那个实力倾覆整个魔宫。

  收拾好东西,梓箐改变装束,准备下山。毕竟体内有个经历了数个人生的灵魂,再加上现在的身体属性比一般成年男子的还要高,以及随着养气决的修炼深入,她对人体穴位筋脉更加了解,放倒两三个普通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所以梓箐走在山道上一点也不害怕,这就是实力带给她的底气。

  用了半天时间才下的山来,捡块石头坐下休息,拿出空间里的干粮吃起来,休整片刻,继续出发,随便捡了左边一条小路,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看到经常在剧情中出现的路边茶铺了。

  很简陋的茅草棚,里面有三三两两歇脚挑夫路人什么的。

  梓箐略微把自己装扮了下,如同**岁的男娃。看到他,众人略微有些诧异,不过民风淳朴,问他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梓箐说自己姓陈名安,跟随母亲从京城方向来,没想路上遭遇野兽,母亲为救自己死了。自己逃出来,却分不清东西南北。

  故事信手拈来,而且这里本处山野,时有大型野兽出没,伤人吃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众人听了都唏嘘不已,便给他指路,沿着这条道一直走,就能回到县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