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二十五章 难题
  梓博豪有妻妾子女在身边围绕,有来往生意操心,他才不会孤独寂寞呢。反倒是余氏,自个将院子的丫头小厮遣散,只留下自己贴身管事婆子余婶,将自己关在院中青灯古佛的,自个折腾自个,自个放弃了自己大妇的地位和权利。

  而现在,因为梓箐的关系,梓博豪很是悔恨害女儿终生,所以每天都要到余氏的院子来看看梓箐。让人送各种补品过来。顺便的,梓博豪和余氏两人的关系也不知不觉缓解了。

  梓箐见此,知道父母两人其实是有很深的感情基础的,远不是那些个小妾可以相比。所以也趁机在旁边刻意撮合他们。

  梓博豪多次有意无意的表达出想要留宿小院的意愿,可是都被余氏“不经意”忽略过去。有句话说的好,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于是乎梓博豪对余氏愈加上心起来。

  而余氏现在有女儿在身边陪着,而且梓箐也不像以前那么沉闷,变得十分粘人,让她再次感受到做母亲的幸福。再加上梓博豪每天的嘘寒问暖,在亲情爱情的滋润下,余氏一改往日自怨自艾的颓废,变得明丽动人起来。于是乎梓博豪对余氏更加上心了。

  梓博豪对余氏的态度让前院两个小妾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一方面使出浑身解数笼络梓博豪身心,另一方面开始明目张胆的将手握权力公开。以前她们架空余氏大妇的权利,可是都是暗中进行的,这些权利并没有得到正式认同。

  而现在,当她们要将权利正式化,梓博豪竟没有以前那么好说话了。直接丢给她们一句:注意自己的身份。

  从梓博豪这里行不通,她们便开始找余氏的茬。

  可是现在余氏有梓箐在身边,不管是心情心境都与以前大不同。梓箐给她出主意:既然她们自个不识趣,便让她们知道什么才叫规矩!

  于是乎余氏直接的将所有内宅大权一把收了回来。两小妾此时才悔恨不已,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还好她们有儿子现在把持梓家生意,母凭子贵,所以位份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反倒是余氏现在开始担心了。虽说以前那样龟缩一隅不争不抢的生活也并不能逃避她们的陷害,但是那时她觉得女儿有个好人家不需要费心了,没有牵挂,也没有竞争**。而现在,她觉得自己必须保护女儿,而且,她还是很怀念曾经与梓博豪在一起的美好。

  在梓家待了几天,梓箐一边锻炼身体,一边打探前院以及外界的各种消息。拜梓博豪恩宠带来的优惠,现在她和余氏是梓家大院的红人,即便不用塞银子,那些下人们也赶着来巴结他们。所以梓箐想要打探信息一点也不难,当然,这些消息最多也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没涉及到前院两个小妾势力的利益,所以他们很乐意以此来讨梓箐母女的欢心。

  越是了解,梓箐发现自己想要赚钱的希望就越渺茫。前世看的小说里面,什么做豆腐熬汤做火锅等等营生,这里都有,而且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精致。除此之外就只有刺绣,缝纫,织布……这些一天累死累活最多挣几十蚊钱,与五十两巨款相比不知道要积攒到何年何月。

  正巧,余氏想要为她争取更大利益,打算将自己名下的一间店铺送给梓箐。

  梓箐知道这是余氏现在手上唯一一间店铺了,是她生活的依仗,现在竟然要送给她。梓箐现在已经不能用感动来形容自己心情了。她暗自发誓,无论如何也一定要为母亲谋划一个无忧的晚年生活。

  只是这店铺直接送给她,且不说现在她和王家还有理不清的关系,送给她就相当于是送给了王家。最重要的是在她的属性值面板上一点也不会增加财富值。

  梓箐曾想过凭自己劳力赚取的银子会不会增加财富值,所以跟着余氏学刺绣,好不容易绣出一张手帕,便托余婶拿到集市上去卖掉,一文钱也行。虽然绣工十分粗糙,但架不住布料上乘,价格便宜,所以一文钱果真有人来买。可是当余婶回来把这一文钱交给梓箐的时候,梓箐发现自己财富值仍旧为“0”。

  梓箐叹口气,看来果真如先前所料,自己连**的人身权利都没有,自己所赚的钱自然也不属于自己了。所以梓箐并没有急着接受母亲的馈赠。

  要怎样才能有自主的人身权利呢?或者说要怎样才能保证自己赚的钱是自己的呢?

  这是个难题。

  哎,也不知道父亲与王家的交涉怎么样了?这个时代的信息和交通都不方便,来回时间都是以十天半月为单位的。还是先静心等待一下吧,当然梓箐现在也不可能闲着,除了每天坚持不辍的锻炼身体外,她还打算了解一下家族生意的事情。

  好歹前世上过大学,而且还在集团公司里呆过…小文员。所以公司的一些章程理念什么的还是有些了解的。正好现在梓博豪对她们母女都十分上心,她便趁此机会多多到前院去交流下感情,顺便聊聊一些生意上的事情。

  在梓博豪看来,梓箐在家族生意上是没有任何利益牵扯的,所以聊天中没有任何芥蒂。而梓箐也不负所望,以现代人的思维,在面对很多管理呀账本上的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甚至不知不觉中帮梓博豪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

  不到十天,梓箐便深得梓博豪喜欢和信任,甚至还主动让她一旁与几个商铺掌柜讨论生意上的问题。

  几家欢乐几家愁,梓箐的插入让另外两房小妾以及几个儿子捉急了。开始他们只是小妾在梓博豪枕边循循规劝,梓箐是已经嫁出去的人了,是外人,可不能让一个外人分薄了梓家家产……

  刚开始梓博豪还劝两个妾室,莫要多想,女儿在婆家受了罪,回来休息几天而已,她对生意上的见解对自己也很有帮助……

  可是渐渐的,他们发现梓箐不仅插手生意上的事情,甚至是她的一句话就可以左右梓博豪的决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