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女神的贴身男秘 >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回去挨骂
  “嗯,澳门赌博网站:回去看看也好!”

  秦烈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开口继续道:“既然要多呆段时间才回来,那不如明天再动身,今天我让财务把你的薪水算一下,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顿饭,也算是为你送行!”

  “又不是不回来,还送什么行?”

  南宫司挥了挥手拒绝,本就是豁达的性格,不在乎这些俗套的礼节也十分正常!

  稍一停顿继续道:“苏老哥几个老兄弟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活,能帮得上你们,我就是来凑个热闹,能跟他们在一起聚这么长时间,又在这里白吃白喝,已经很不好意思,还提什么薪水?”

  鬼门十分霸道,主要靠十三针治疗为主,至于研发药品及配方,并不是专长!

  “南宫前辈,千万别这么说,堂仁能有今天,你们都付出了很多!”

  秦烈简单的寒暄,说的过多反而更显得见外,转移话题道:“按说该中午给你送行,尽量不耽误你的时间,可你也知道,我们刚在米国回来,大家都很忙,财务那边也需要按照咱们之前的合同进行核算,今晚大家好好聚聚,前辈明天再走也不迟!”

  他这话也是事实,新产品上市,又是面对全世界招商销售合作,整个药厂的忙碌可想而知。

  苏建勇几个中医前辈虽不是为钱而来,可当初为了让他们有个保障,或者说表明堂仁的诚意,都是按照正常的工作合同来签订,薪水也肯定很高!

  “”

  南宫司无语,显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也不好再拒绝,沉默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吧,就按你的安排来!”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秦烈便起身告辞离开!

  听到南宫司要离开,大家自然都感到惊讶与不舍,尤其是苏建勇几人,更是十分不舍,毕竟人到老年便越珍惜亲情与友情,何况他们还是志同道合的多年知己?

  不过想到他答应还会再回来,心中都释然了许多。

  至于财务到底打了多少薪水,宋家明并没有直说,当然南宫司也根本不会在乎,更不会去问!

  说实话,他更像是为了这场晚宴,才决定第二天再走,席间对于众人的敬酒来者不拒,也符合他坦荡爽朗的性格,很快便喝的有了几分醉意。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大家也在欢声笑语中散场,苏晴开车带着几个中医前辈回到了研发中心。

  凌晨一点多钟,南宫司翻身下床,走过去将房间门打开,脸上没有丝毫醉意,开口道:“既然来了,就干脆出来吧!”

  院子里看上去空空荡荡,格外的宁静,微风吹过,树叶簌簌作响,只是在昏暗的灯光下,如鬼魅一般出现了两男一女三条身影!

  自从击垮了宁沧海,收购宁氏集团后,以秦烈的身份与地位,已经没人敢招惹堂仁的麻烦,研发中心的负责安全的队员也都相继撤回,只剩下普通的安保措施。

  毕竟在坎尼亚那边,还需要大量的队员们轮换,他们平时的训练也格外刻苦严格,放在这里有些大材小用!

  三人悄无声息的出现,没被发现也算正常,不过话说回来,或许以他们的实力,就算安保中心的队员们在这里,也未必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察觉!

  “哈哈,南宫司,考虑的怎么样了?”其中一个瘦高的身影向前走了几步,打着哈哈问道。

  他看上去六十多岁,身体有些瘦小,秃顶,嘴角有个豁口,露出血红的牙床及白色的牙齿,让人感觉诡异而狠辣!

  “祝老三,你们符门祝医也算是医者一脉,与鬼门也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苦苦相逼?”南宫司站在门口,凛然的大声道。

  “狗屁,少跟我谈这些,什么医者不医者,华夏还有祝医的立足之地吗?”

  祝老三嘴角一撇,老脸变得更加狰狞,开口继续道:“符门收鬼,天经地义,识相的赶紧把鬼门心诀交出来,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是你们自己不走正路,门下弟子打着治病的幌子招摇撞骗,搞得乌烟瘴气,没人再相信,这也是咎由自取!”

  南宫司直截了当的回答,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继续道:“符门收鬼?要不是鬼门自断脉成,不想再害人害己,就凭你们也敢说这话?我就纳闷,你们不好好修炼本门绝学,发扬光大,居然来打鬼门的主意?”

  作为邪门歪道的鼻祖,鬼门让他心中依旧延续着那份孤傲霸气,可现实的衰落,这份气势却又显得有些“嚣张做作”!

  就像一家企业,别人不会因为你曾经的鼎盛与做过的贡献,在衰落时而放你一马,相反会落井下石,因为追逐名利的现实中,赚钱成了真正的王道。

  各门各派,都有各自的精髓所在,强弱并不在于门派的功夫,符门也是一样,但他们却来打鬼门心诀的主意,这点让南宫司感到十分不解!

  “既然你也知道,已经不是过去的鬼门,现在又中了符门毒,就赶紧乖乖把心诀交出来!”

  祝老三并没有回答,而是脸上露出浓浓的杀机继续道:“否则的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包括鬼门的弟子,也一个不留!”

  “你符门沦落到靠下毒的卑鄙手段,也难怪会被人所不齿!”

  南宫司也是一时大意,或者说完全没想到,符门的人会来算计自己,感到中毒时已经为时已晚!

  脸上的霸气与孤傲瞬间消失,愤怒的继续道:“心诀在我手上,与鬼门的弟子无关,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何必赶尽杀绝?”

  江湖!已经很少有人提及,但现实生活不就是赤果果的江湖吗?恩怨情仇,人心险恶,都是一个鸟样!

  从话语中也能听出,他并不是在意自己的死活,而是对门派弟子的担心,甚至已经算是妥协!

  “三哥,少跟他废话,我去干掉他把心诀拿过来,回去灭了鬼门!”旁边的男子显然早就不耐烦,蠢蠢欲动的说道。

  他看上去四十多岁,中等身材,消瘦的脸颊八字胡,眼神中闪烁着阴险与狠辣,穿着一身道袍,典型的江湖术士打扮。

  “哼哼,今天我就毁了心诀,也免得再有人惦记!”南宫司举起心诀,脸上露出内心的矛盾与纠结,毕竟是师门几百年的传承,毁在自己手上,此时的心情也就可以理解!

  咬了咬牙后,运用体内的鬼门真气,“哗”的一声,心诀变成了碎片向地面飘落!

  “,老子非把你碎尸万段!”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对方三人脸色大变,显然没想到他会做的这么决绝,却又根本来不及阻拦,祝老三身旁的男子五官都开始扭曲,骂完后飞身而起,向南宫司扑了上来。

  “凭你段老六,就怕没这本事!”南宫司虽身中剧毒,却没有丝毫闪避退缩,脸上带着冷笑迎了上去,显然也是抱着拼命的决心!

  砰!

  随着一声闷响,段老六飘然落地,而南宫司则“蹬蹬蹬”后退几步才稳住身体,嘴角流下一丝血迹。

  看起来是他输了一筹,却有毒在身,很明显实力明显在对方之上。

  但现实却不是以实力来论输赢,段老六瘦脸上露出奸诈与戏弄,大笑着道:“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老子要一点点玩死你为止!”

  “咳咳咳符门也不过如此!”南宫司口中咳出黑血,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却又不屑的说道。

  “符门九阳,驭鬼符!”段老六语气中带着轻佻,显然是在故意戏耍,手臂一扬,手中多了一张米黄色符篆。

  “老六,算了,给他一个痛快,直接杀了他算了!”看到这一幕后,祝老三旁边的女子,忍不住开口劝说。

  她看上去三十多岁,不仅面容普通,身材也有些臃肿,比老六要年轻,可显然比他入师门更早,才会直接称呼,毕竟在门派中,对于辈分要求十分严格。

  说白了,驭鬼符与鬼门心法正好相克,让人修炼鬼门心法之人血脉逆行,七窍流血却又无法立刻死去,甚至有夺人魂魄,也就是变成痴呆疯癫的后果!

  只是鬼门与符门之间,过去实力相差太大,所以他们从来不敢使用,或者说是一种禁忌,会招来鬼门的疯狂报复!

  “四师姐,现在他们还有什么可怕的?你只要在旁边看热闹就行!”段老六侧头看了她一眼回答。

  嘭!

  符篆瞬间化作漫天火花,如一张巨网般向南宫司当头罩落!

  南宫司受伤之下,根本无从闪避,嘴角微微抽搐,撇出一抹苦笑而绝望的弧度,可见内心同样的不安与恐惧!

  拍着胸脯喊着不怕死的,永远都是没危险的人,就是牛叉哄哄的装逼。

  倏

  而就在此时,突然一条身影在旁边墙角的黑暗中闪出,将南宫司拦腰抱起,快速的躲过了火花的笼罩,手臂扬起,一把锋利的短刀在昏暗的光线下,闪烁着森冷的光芒,向段老六胸口飞去。

  几乎是同一瞬间,研发中心的灯光突然全部打开,将整个院子里照得恍如白昼!

  段老六慌忙侧身闪避,锋利的刀刃在他胸口的道袍上切出一道口子,露出的皮肤上划出血痕,刺入了旁边的木柱上!

  “南宫前辈,你伤的怎么样?”救下南宫司的不是秦烈,而是马德超,他关心的问道。

  “别担心,就这些卑鄙下流的小人物,怎么能伤的了南宫前辈?他只是中毒而已!”没等南宫司回答,院子的门口传来秦烈的声音道!

  刚才还空荡荡的小院里,此时各个角落位置都出现了安保中心队员的身影,与祝老三他们来时一样的悄无声息,虽并没有带枪械,可手中短刀散发的凛冽寒光,更让人觉得胆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