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第704章 沫儿顾先生第二卷完
  唐辰逸回来接唐沫儿了。

  唐沫儿双眸一亮,她的弟弟会说话了,太好了。

  “辰逸,妈妈呢?”

  “妈妈在等你。”唐辰逸简单的答了一句。

  唐沫儿心头一软,这些年她一直没有妈妈,最渴望的就是妈妈的爱。

  “姐,走吧,再不走陆瑾文就赶来了。”唐辰逸将唐沫儿牵上车。

  唐沫儿脚步一滞,“辰逸,我现在不能走,小牛牛还在别墅里。”

  “我已经派人去接了。”

  唐沫儿密梳般的羽捷颤了一下。

  “姐,接了小牛牛,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唐沫儿心里七上八下,她没有心理准备。

  这里没有她的家,陆瑾文虽然是她的亲身父亲,但是有这个父亲跟没有差不多。

  带着小牛牛一起离开这里,跟妈妈还有辰逸一起重新开始,这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

  唐辰逸那双清冷的凤眸看着唐沫儿闪躲的眼神,“姐,你是不是舍不得顾墨寒?”

  “我…”

  唐沫儿想说话,但是这时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了,她来电话了。

  拿出手机一看,是顾墨寒打来的。

  纤白的手指按键接听,“喂。”

  那端很安静,两秒后,顾墨寒低沉磁性的嗓音从那端传递了过来,“不用来接牛牛了,你们接不走的。”

  唐沫儿心一沉,顾墨寒已经知道了。

  她觉得喉头沙哑,想说话,但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沫儿,你要走么?”那端的男人问。

  唐沫儿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恩。”

  “我还是那句话,你走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我,也没有牛牛了。”

  “顾墨寒,牛牛是我的…”

  “牛牛也是我的,沫儿,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没有跟君夕颜领证,那两本红色的结婚证上是你和我,你是我的顾太太!”

  唐沫儿倒吸一口冷气,怔在当场,什么,她跟他领了结婚证?

  原来他跟君夕颜没关系,她才是他的顾太太。

  “沫儿,我跟牛牛在家等你,你不会抛下我们父子的,对么?”

  “我…”

  “嘟嘟”两声,那端的顾墨寒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那里的忙音,唐沫儿纤白的小手攥紧了手机,一下子心乱如麻。

  这时唐辰逸突然抓住了唐沫儿纤细的皓腕,压低的嗓音里透着警惕,“姐,快走,陆瑾文来了!”

  什么,陆瑾文来了?

  她不能让辰逸落在陆瑾文的手里,一旦陆瑾文抓住了辰逸,妈妈又要被抓回来了。

  唐辰逸牵着唐沫儿走向一辆豪车。

  后车门拉开,唐沫儿突然顿住了,她将唐辰逸塞到了后座上,“辰逸,你快走吧。”

  “姐,你呢?”

  “辰逸,对不起,我走不了了,我不能没有牛牛。”

  “姐,你还是舍不得顾墨寒那个男人!”

  唐沫儿用细白的贝齿咬了一下水润的下唇,直接将后车门关上了,恩,是的,还是放不下顾墨寒那个男人。

  这里也有她的家,顾墨寒就是她的家。

  唐沫儿转身,往回跑。

  这时突然有一道刺目的白灯光打了过来,一辆黑色面包车疾驰而来,“砰”一声,直接撞在了唐沫儿的身上。

  唐沫儿纤柔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般飘落在了地上,满地的血。

  黑色面包车“刷”一声疾驰而去,转弯的时候,正好和一辆商务豪车擦身而过。

  黑色面色车的司机透过车窗看了一眼那辆商务豪车,豪车后车上坐着一个黑衣男人,两条傲人的长腿优雅的叠加,男人英俊如刀刻的面容隐在黑暗里,像地狱而来的阎罗,散发着一身森然冷鹜的强大气场。

  陆瑾文来了。

  司机拿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喂,老爷子,事情办成了。”

  ……

  别墅里。

  顾墨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在抽烟。

  修长的两指里夹着猩红的火苗,他将英俊的眉心蹙起了一道“川”字,幽幽的抽烟。

  哇哇哇。

  小牛牛嘹亮的哭声响彻整栋别墅。

  月嫂抱着小牛牛晃着哄着,但是怀里的小牛牛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连小嗓子都哭哑了。

  月嫂忍不住看向了沙发上抽烟的那个男人,“先生,太太究竟去哪里了,小牛牛饿了,也想麻麻了,你瞧这孩子哭得多伤心。”

  顾墨寒抽了一口烟,然后将烟雾吐出,他英俊的容颜在青烟缭绕里变得阴冷。

  这时“叮”一声,他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

  她走了。

  很简单的三个字,她走了。

  顾墨寒垂着英俊的眼睑将这三个字反复看了无数遍,指尖的火苗在燃烧着,很快就灼伤了他的指腹。

  他仿佛不觉得疼。

  小牛牛哭的更加厉害,几乎撕心裂肺,月嫂又在催促,“先生,派人出去找找太太吧,小牛牛想麻麻想的厉害,哄也哄不住。”

  在儿子沙哑的哭声里,顾墨寒慢慢的回神,他将指间的烟蒂丢在了烟灰缸里然后站起身,拔开长腿他来到了月嫂的面前,他伸手去接小牛牛。

  小牛牛被他抱了过来,仿佛父子心灵感应,小牛牛停止了哭声,拿一双乌溜的大眼睛看着爹地,他的小嘴一抽一抽的,还在抽泣,委屈可怜极了。

  麻麻。

  麻麻呢?

  顾墨寒修长的手指拨开了嫩黄色的毛毯,小牛牛肌肤白的像块豆腐,小嘴红红的,他看着小牛牛的眼睛,跟他麻麻一模一样的眼睛。

  水汪汪的,那么的勾人。

  顾墨寒轻轻的勾起薄唇,他的嗓音已经沙哑,带着一股落寞的自嘲,“儿子,你麻麻不要我们爷俩了。”

  哇,一声,小牛牛扯着嗓门又哭了起来。

  月嫂将小牛牛抱了过去哄,周围的一切都乱了,澳门赌博网站: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天旋地转。

  痛。

  头痛。

  他的耳畔响起一道声音,那道声音跟他说,

  看,顾先生,你的沫儿抛弃你了,她不要你了。

  她连儿子都不要了,她根本就不爱你。

  你还在坚持什么,你的坚持是那么的可怜且可笑,你以为一本结婚证就能留住她?

  她走了,她抛弃了你们父子,这一次她是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