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逆世魔君 > 第二百零五章、疯狂报复
  大风帝国南部边境小城香格里拉城,由于毗邻云川王国与海京公国,横贯大陆的淮沙河亦流经此地,穿过伊兰特联合王国之后汇入东海,因此这里水陆交通四通八达,虽然是小城却是异常繁华。

  香格里拉的城主皮特大人此时却是春风得意,他本是大风帝国宗室子弟,只不过直系皇族血统却该追塑到几百年前他的不知哪辈的曾祖父了,不过老天待他亦算不薄,通过不惜血本对那极端爱财却又深受当今大风帝国皇帝宠爱的天珑公主砸下海量金币之外,他总算是调到了这油水充足的小城当城主,短短半年之内,光是各式的税收就够他回本了,以后的日子里他就等着过好日子吧。

  “城主大人,孟老爷子来了,要大人您上交今年的税钱。”一名护卫走进来对正悠哉悠哉饮茶的皮特道。

  “孟老爷子?孟老爷子是谁?他竟敢要求本城主上交税钱?”皮特愕然起身道。

  “呃……大人您不知道?”这护卫也是一脸的惊讶,不过好像是表示皮特竟然不知道孟老爷子是谁而惊讶。

  “砰”的一声,皮特一拍桌子,桌上茶杯都跳起来老高,他怒声道:“本城主该知道吗?这香格里拉城是本城主的领地,所收税钱都是本城主的,快快去将那胆大包天之人绑过来。”

  那护卫却是呆呆地望着城主,如同见鬼了一般。

  皮特也绝非蠢人,怒火过后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眼前这护卫是原本城主府中的护卫,听说做了十多年了,又岂会连香格里拉城谁是老大都不知道?竟然跑来禀报有人来要税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详细给本城主道来。”皮特平稳住情绪后问道。

  “城主大人难道不知道香格里拉城九成的税钱是要上缴给孟老爷子的?”这护卫不可思议地问道。

  “什么?这……放屁,本城主领地税钱为何要给这孔老爷子?”皮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大声吼道,对于千辛万苦谋求到这香格里拉城主位置的他来说这简直是要他的老命。

  “大人,这几千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啊,自从大风帝国立国之初,香格里拉城九成税收就必须上交给孟府,这可是太祖立的规矩。”护卫呆呆道。

  “啊……岂有此理……”皮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跑回里屋,翻出皇帝陛下颁发的委任文件,当时太激动根本没有细看。

  “天啊,怎么会这样?”皮特身体一软瘫坐在地,他上了天珑公主的大当了,文件里一个不起眼的条例里的确说了香格里拉九成税钱要上交给孟府。难怪,难怪上任城主交过城主大印时一脸如释重负,还用可怜的眼神看着自己,可笑当时自己当初还以为是嫉妒。

  一身朴素长袍的孟老爷子从一脸苍白的城主大人手中接过金卡,呵呵拱手谢过,便收入空间戒指之中出了城主府。

  这张金卡是没有设置任何身份绑定的,谁拿到都可以将钱取走,他得尽快将里面的金币转入宗门里的金卡之上,那么他孟府的功劳便可积累圆满了,后代子孙便可入宗门内门弟子,真正成为俯视众生的家族。

  孟老爷子上了一辆朴素的马车,虽然孟家在香格里拉呆了近三千年了,手中财富也颇为惊人,但宗门可是禁止奢华挥霍的,再说听闻宗门内小姐和少爷极有可能驾临这香格里拉,他自当更加小心,万一触怒了小姐少爷让后代子孙进不了宗门,那他可是孟家的千古罪人了。

  正当孟老爷子闭目养神之时,突然发现马车开始颠簸起来,他心中一惊,脚底一点,手中挥出一道蓝色玄气劈碎马车顶,然后整个人冲天而起。只是他人还在空中,胸口突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随之便如同炮弹一般坠下,砸得下方的草地泥土四溅。

  孟老爷子吐出一口鲜血,抬起头,却发现自己那忠心耿耿的马车夫变成了一个络腮胡子的凶恶大汉。

  “你……你是谁?可知道老夫的身份?”孟老爷子厉声道。

  “当然,落云宗养的一条老狗,我阿道夫自是知道。”大汉阴冷地笑道。

  “阿道夫!你就是落云宗追杀的那个孽种。”孟老爷子失声叫道。

  阿道夫笑容变得扭曲,手中巨剑划出一道十字形的锐金玄气,这孟老爷子当场被分了尸。

  阿道夫取下孟老爷子的空间戒指,在里面找出了大量的材料,魔晶石还有刚才那张存有三千多万金币的金卡,他自然是不客气地笑纳了。

  第二日,香格里拉城发生了一件震惊所有人的大事,香格里拉存在了数千年的大家族孟府在一夜之间被人血腥屠杀,全府包括护卫下人在内六百余人无一生还,血迹如溪水般从府门流出,将整条大街浸染得鲜红。

  楚若涵白纱蒙面,与宗门三长老步入香格里拉城中,正要往孟府去,却骤闻昨夜孟府被血洗一事,顿时脸色大变。

  “一定是阿道夫这孽种干的,他在报复,这段时间我落云宗在世俗中的据点接二连三被血洗,而围杀那孽种的弟子也三三两两失踪,肯定是被那孽种逼问出我落云宗世俗据点之后被灭了口,好狠的孽种啊。”三长老气得脸色铁青,他说阿道夫狠,却也不想想他对阿道夫有多狠,利用他的娘亲和女人要挟,利用完之后便杀了他的女人而且打算连他也杀了,这笔帐又该如何算呢?

  “三长老,我们落云宗在世俗离香格里拉城最近的据点在哪?”楚若涵神情却是平淡地问道,说实话,当初她便不赞同将事情做得这么绝,毕竟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但宗门长老们皆不听她之劝,以至于堂堂落云宗竟然接二连三遭到阿道夫的血腥报复却只能干眼瞪着,他身上有隐匿气息的宝物,每当快要抓住他时都会被他隐匿气息逃脱掉。

  “云川王国王城。”三长老答道。

  “我想阿道夫一定会继续报复下去,若是我们落云宗在世俗的据点被他知晓,想必他下一个目标便是云川王国的据点,我们令出来追杀他的宗门弟子立刻朝云川王国王城包抄,一定要将他给杀了。”楚若涵淡淡道,她虽然有些同情阿道夫,但他即已触怒了整个落云宗上下,那他就必须得死。

  ……

  “柳老要见本少爷?”夜寻欢盯着面前埃布尔,那个老妖怪怎么会突然想到要见他?

  “没错,的确是柳老的要求。”埃布尔也有些疑惑,柳老怎么会知道夜寻欢的,他可从来没有提及过啊。

  夜寻欢摸了摸下巴新长出来的青色胡茬,嘿嘿一笑,那老妖怪这个时候说要见自己,自己心里怎么总觉得不得劲啊。

  “不去,最近本少爷忙得很,若柳老有心要见本少爷,便让他直接来找本少爷便是。”夜寻欢的话噎得埃布尔一阵气闷,当初这小子可也是这么对他的。

  “夜牧师,这……柳老有时候脾气很不好,怕对夜牧师你不利啊。”埃布尔拐弯抹角的劝道,毕竟,柳老这个代称无论是对于孔雀家族还是皇族金氏家族来说都是如天神一般的存在,那可是能一言定人生死的存在。

  “没事,家主不必担心,本少爷入了那湖底是生是死都得由别人捏着,在这外头,本少爷自信逃命还是很有把握的。”夜寻欢嘿嘿笑道。

  埃布尔一阵无语,哪有人将逃命也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他可不是担心夜寻欢的性命,是担心他死了之后会断了神族,东方家族与冰封谷的线。

  埃布尔走后,夜寻欢嘻笑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对危险本就有着惊人的直觉,现在他察觉到巨大的危机已将他笼罩,那柳老能一手打造出一个帝国和一个强大的家族,其实力不用说也是极其恐怖的。但是这柳老据说自大金帝国立国之初便久居于那湖底从末出来过,这让夜寻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若他不是在闭关,那就是他很有可能并不能随意出那湖底。

  “佐老,你认为这事有什么蹊跷没有?”夜寻欢突然对着空气问道。

  佐幕淡淡的身影从空气中显现出来,澳门赌博网站:道:“蹊跷肯定是有的,我怀疑与金宏烈有关,昨晚我潜入皇宫,听到他与一位被他称之为祝长老的老者谈话,谈及你似乎肯定你必死无疑一般,不过我不敢太过接近,那位祝长老虽然末穿术法袍,但我老佐肯定他的实力至少达到了五星法神之境。”

  五星法神之境!想不到皇宫之还有这等高手。金宏烈这老小子想置自己于死地并不奇怪,不过他竟然可以请动那柳老出手,这说明金氏家族的地位比孔雀家族的确要高得多,可笑埃布尔还真以为培育通天草可以解除他们血脉中的术法,想来这又是那柳老的阴谋了,虽然不知道他的阴谋到底是什么。

  无论如何,目前这种处境,一些事情看来得提早进行布置了,你金宏烈不让少爷我好过,少爷我定不会让你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