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拟生游戏 > 七十五 一场风波
  “这是吾儿司宇归途。”

  林溪身后司宇晴明的声音响起,扭头看去,不知何时司宇晴明从高台上走了下来。

  “原来是令郎。”林溪轻轻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放到司宇归途身上,拱手作了个平辈礼。

  那司宇归途见状微微一愣,连忙回了个礼。

  “我的确是大医的弟子。”林溪笑着回答道,周围人纷纷向他投去惊讶的眼神。

  “大医不是说医术不传外族子弟吗?莫非你也是御医世家之人?”司宇归途突然皱起了眉头,他几年前曾去过地下村落,请求大医传授医术,不料却被大医以不传外人的理由给拒之门外。

  时间已经过了数年,如今突然碰到一个自称是大医弟子的人,他自然想要问问。

  林溪正要开口,却是被司宇晴明抢了先:“诶,阿途,林公子可是大医看中的非凡之人,受大医传医求乃是意料之外的事。”

  林溪闭住嘴,这倒好,司宇晴明替自己回答了,省了自己一番口舌。

  “医术不传外人是大医一族的御令,大医这么做岂不是坏了规矩?”司宇归途听了父亲的话却没作理会,而且继续对林溪冷冷的说道。

  身后的众人也开始议论纷纷,一时之间广场上嘈杂了起来。

  林溪皱眉看着这青年,对他一直关注这个问题有些不明所以,他在司宇归途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敌意。

  “放肆,大医所做自然有大医的道理,何须你来揣测?”司宇晴明最是了解自己的儿子,他现在这样明显就是在没事找事。

  这其中的原因定然就是数年前向大医求学时却被拒之门外而导致的耿耿于怀。

  “父亲,我怀疑这家伙是冒充大医的弟子,想骗得我们的信任,哼,什么非凡之人,我看就是一个未经世事的白脸小子。”司宇归途被父亲呵斥依然不以为意,开始炮轰起林溪来。

  “你……”司宇晴明不知为何今天自己的儿子说话都不带脑子,处处与人针锋相对,指着司宇归途有些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可以证明林溪是大医的弟子。”一道声音在身后的高台上响了起来。

  青玫在众人的目光中从高台上缓步走了下来,最后站在林溪的身边。

  “青玫……”司宇归途看着青玫一愣,没想到她也开口帮这小子。

  司宇归途感觉心里突兀的冒出一股酸气,青玫和面前这小子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他!

  司宇归途压抑住心中的火气,指着林溪道:“好,就算他是大医的弟子,那如何证明他有非凡之处?”

  司宇归途看着面前的林溪,这小子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怎么可能有非凡之处?说他赶走了牛头怪,打死自己也不相信。

  在司宇归途看来,这一切都是青玫的功劳,这小子不过是沾了光罢了。

  “我为什么要证明?你算什么?”林溪淡淡的瞥了一眼司宇归途,只觉得这家伙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为何非要和自己过去。

  看着他指着自己的手,林溪心头也冒出一丝火气,他最反感的就是别人无缘无故的指着自己。

  但是林溪从来就不是个差脾气的人,暂时还未动怒,只是没有再给司宇归途好脸色。

  这下子可把司宇晴明给弄得极为尴尬,心里暗骂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个蠢儿子,人家看起来也就二十岁的样子,都已经是聚灵期了,还不够非凡嘛?

  “呵呵,林公子不用理会我儿,还请林公子随我去歇息一会儿。”司宇晴明极力的想要打圆场,连自己儿子的脸面也不打算顾及了。

  林溪自然也不想和这种无理取闹的人纠缠,便打算跟着司宇晴明离去。

  可还没走几步,林溪突然感觉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

  连忙抽出腰间的银霜,想也不想回身一挡。

  “峥!”司宇归途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长剑被林溪轻松给挡开。

  还没待他反应过来,林溪眼中冷光乍闪,手腕一转,剑尖在司宇归途的剑柄上用力一挑。

  来不及抽回宝剑的司宇归途只觉一股巨力传来,自己手中的宝剑便被脱手挑飞,在空中翻转着,最后重重的砸在地上,而自己也被震退了好几步,地上积雪被踢开,露出石制的地面。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在场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孽子!你给我住手!”司宇晴明回过身来便看见了这让他气的吐血的一幕,连忙大喝一声。

  “不可能!”司宇归途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一击便败在了林溪的手下,他吼道。

  林溪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司宇归途,刚才他偷袭自己的那一下可是没有半点收手,如若命中,非死即重伤。

  “很好,你成功的激怒我了。”林溪嗓音低沉的说道,银霜斜指地面,一步步向司宇归途走去。

  司宇晴明一看,这还得了,连忙上前拦住林溪,挡在林溪的前面。

  “林公子,小儿争强好胜之心过重,希望公子莫要怪罪。”

  林溪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司宇晴明:“你可知他刚刚是想要我的命?”

  “呵呵,应该是小儿想和公子切磋一下。”司宇晴明干笑着,硬着头皮解释道。

  “哦?切磋?你莫非当林小子是傻瓜?刚刚发生的事,在场的几百只眼睛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林溪腔调一转,忍不住嘲讽一声。

  “父亲,你让开!让我和他较量较量!”司宇归途看着自己父亲如此低声下气,心中不由的一阵厌烦,开口道。

  “你给我闭嘴!”司宇晴明闻言简直怒不可遏,扭头朝着司宇归途大吼一声。

  司宇归途连忙闭嘴,没想到自己父亲竟是生了这么大的火气。

  看着冷淡的林溪,司宇归途心中却是恶意增生,澳门赌博网站:到现在他都没意识到双方的巨大差距,这要怪只能怪没有继承他父亲的识灵眼了。

  林溪依旧是面无表情,正准备推开司宇晴明,却是被青玫阻止了。

  “林溪,你就不要和这人计较了,他也没能伤着你。”青玫走到林溪身边,轻轻的挽起林溪的手臂,轻声说道。

  林溪的手臂潜意识的挣扎了一下,没挣脱开,扭头看着眨着眼睛的青玫,心里叹了一口气。

  感受手臂上传来的热量,林溪的火气却是消退了不少。

  火气退了,理智便占据了主导,这里毕竟是司宇晴明的地盘,自己总要给他一些面子。

  既然想明白了,林溪便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便给司宇大人一个面子,不再纠结此事了。”

  “呵呵,林公子好肚量。”司宇晴明心里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瞥了一眼司宇归途,只见他神色阴沉,冷冷的看着自己,那眼神里除了恶意,似乎还有嫉妒?

  “小虫一只,不足上心。”林溪在心里这样想道,便和青玫转身离开了。

  ……

  “哼。”司宇晴明看着自己的儿子,冷哼一身,跟随林溪而去。

  “林溪,失我面子动我女人,我要你死……”司宇归途阴沉着脸捡起地上的宝剑,看着林溪的背影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