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迷仙录 > 第89章 软禁
  回到朔殇关城,已经第二天下午,除杜玉萱、李音赋和陆文俊等人要回去禀报外,柏小筠与苏欣儿就留在星野楼留宿,二女实在太累了,当天吃了些面条当晚饭,就早早睡了。

  那知第三天早上,杜玉萱就带着手下将要下楼吃早餐的柏小筠与苏欣儿堵在房间里。

  “抱歉啊,小筠,只委屈你几天了,暂时不能让你回北辰剑宗。”杜玉萱拿知正道盟下达的文书在柏小筠的面前抖展下来,此刻她真的心绪大好,本来还在想用什么借口将柏小筠截留在朔殇关城,现在倒好,这笨妖精居然亲口承认自己是个妖精,把一切功夫都省了。

  “这算是软禁么?”柏小筠透过窗外见街道上混在人群的正道修士,一脸淡然地说道,其实她昨晚就已经察觉到周围已被正道盟监控了,但一来她自觉没做过什么坏事,二来妖族与正道的关系虽说不好,还谈不上坏,还不至于一上来就见刀枪,又见苏欣儿实在疲惫,就想先昨一晚再作打算,那知才刚起床就见杜玉萱如门神一样候在外面了。

  “算是吧,不过你放心,毕竟我们与妖族签有条约,只要查清你确实没做过什么坏事,时机一到,就会放你走?”杜玉萱道。

  “大概什么时候?”

  “战争结束的时候,如今毕竟是非常之时,万一你是妖族的探子就不好了。”

  “你会把我的身份捅出去么?”

  “抱歉,这事必须得知会公孙宗主,这事他也必须配合调查。”杜玉萱说着嘴角都快要翘起来了。

  “唉!看来是搞砸了”柏小筠无力地摊到在床上,不过她并不觉得有多失望,因为本来她就不打算回北辰,自前晚遇到同样会《黄泉剑法》的黄彪后,就一直神心不宁,总感觉这里处处透着诡异,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而这事又与自己密切相关,如果不彻底搞清楚,那会困扰一辈子的。

  “萱萱姐,亏我们待你这么好,你居然这样对我们,你个坏人!”苏欣儿拧眉骂道。

  “对不起啊,欣儿,我这也是公事公办?”杜玉萱一脸歉意的说道。

  “那欣儿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柏小筠歪头回道。

  “欣儿不是妖类,我们会区别对待,想去那里玩都是可以的,不过她毕竟是与你在一起的,所以也要接受监视,去那里也得有人跟着,而且这次负责监视你们的就是我。”杜玉萱笑道:“而你只能在这星野楼活动,如果发现你离开这楼,下一次就只能去地牢里蹲了。”

  “好吧,我明白了。”说罢,柏小筠扯了被子将自己的脑袋盖好。

  见柏小筠下了逐客令,杜玉萱也不再多纠缠,柔声地对满脸怒容的苏欣儿道:“欣儿,要要跟姐姐到外面玩玩,姐姐给你买糖葫芦。”

  “不去!你个坏人!”然后苏欣儿拿了个枕头只抛过去。

  杜玉萱轻松接过,将枕头重新投回床上,对身边的一个正道盟修士道:“去通知掌柜的,给二位贵客送早餐上来,要最好的。”

  “是!”白衣修士回道。

  然后杜玉萱就关好门,带着一众手下离开了。

  于是乎,柏小筠与苏欣儿只好在星野楼往了下来,由正道盟好吃好穿的供着,只是失去了自由。

  柏小筠还好,他们送什么来就吃什么,顺便全身心投入修炼《紫微天仙决》,既然《黄泉剑法》已经有人学去,如今只能靠这套更加邪门的功法了。毕竟这套功法自他得到之后就从没有施展过,她就不信除了她还有谁会!

  而苏欣儿就不乐意了,无论杜玉萱怎么哄都不给她好脸色看,好在陆文俊也时常过来探望,除了给她带好吃的带会邀她到外面玩,聊以解忧。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其间正道盟与朝廷联军开始与魔道兼萧慎军开战,捷报频频,不但消灭了数万敌军,还捣毁了好几处魔道宗门的据点,并重新夺回燕州和梁州等几处失地,解救难民无数,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朔殇关城自然满城轰动,人人兴高彩烈,大家都估计年关前就能彻底结束这场战争。

  这一天,杜玉萱又像往常那样早早过来,不同的是手中多了一根用羊皮包裹的棍子。

  她自来熟地拉了张凳子坐下,对坐在书桌上练字的苏欣儿道:“欣儿,看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什么。”

  “不看,看到你就烦。”苏欣儿头也不回地练她的字。

  杜玉萱也不恼,见柏小筠那双剪水明眸正好奇的看过来,就大方地把那层羊皮取下,露出里面那段用上好乌木做成的法仗,法仗通体黝黑发亮,远远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而顶部刻着一个惟妙惟肖的鹰首,鹰首张大的喙中叼着一颗鸡蛋大小的珠子,看样子,正是上次杀死的肿头沙蛟的妖丹。

  “你上次拜托的法器,已经做好啦。”杜玉萱晃着法仗显摆道:“你验收下,看看满意不。”说着递给柏小筠。

  柏小筠接过,对着法仗上下打量,见其做工精美,纹路清晰,确实无可挑剔,不由啧啧称赞道:“确实可以,给欣儿用正合适,不过我身上没带多少钱,得回北辰去拿”

  “没事。”杜玉萱摆手道:“钱我已经帮你垫好了,就当是我给你的陪罪。”

  “那多谢了哦。”柏小筠才不跟她矫情,又见苏欣儿虽在那端坐着,但还是频频歪着脑袋偷看,就将法仗递过去:“欣儿,萱萱姐送给你法仗,看看喜欢不。”

  “哼我才不要。”苏欣儿头也不抬的说着,也不借手过来接。

  柏小筠是摸透她的脾气的,看她的眼色,就知她是喜欢的,也是也不点破,先把法仗重新包好,放在床边,等杜玉萱走了这才再交给她。

  这时,杜玉萱又从怀里合出两张帖子,道:“小筠,明天晚上官衙会举办一场庆功宴,怎么说你也是上次抓捕魔道修士的大功臣,理应参加,反正你在这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带着欣儿一起来吧。”

  “我看看吧,不一定会去。”柏小筠接过请帖,笑着说道。

  “好吧,随你,不过我劝你最好去,如果你想离开这里的话。”说着杜玉萱站了起来:“反正话我已带到,还有事要忙,就此告辞了。”

  等杜玉萱一走,柏小筠捏着请帖陷入了沉思——困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既然背后之人不来找自己,得主动出击才行,而且让欣儿陪自己在这发闷也不好,只好叹道:“唉!还是去吧。”

  第二天晚上,朔殇关城突然下起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给正个大地都渡上了一层银色,不过这并不影响庆功宴的举行,就连普通百姓家也在庆祝,街道上灯火通明,锣鼓喧天,兼有爆竹声声,烟火璀璨,显得一派喜气洋洋。

  一切准备妥当后,柏小筠就与苏欣儿换上套好看的衣裙,再披上斗篷,就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两个正道盟修士的陪同下步入雪幕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