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四·后手
  到底如同宋老太爷料的那般,澳门赌博网站:事情拖不过中秋去-----几个藩王都是赶回来过中秋祭祖、给建章帝再贺万寿的,肃王鲁王早早的中秋前就到了京城,一路上也安安分分,招待他们的官员他们也都是能推尽量就都推了,半点尘埃不沾的到了。

  恭王这边却一病病了将近半月,留在河北半点信都没有,再拖下去,就该有人要起疑心了,建章帝晓得这个道理,可他实在没想好该怎么对小儿子。

  对小儿子在他心里都是同样的,一个大儿子自然是不同的,占尽宠爱,小儿子也是心头宝,现在大小儿子闹成这样,大儿子已经叫他母亲给狠下了心断了前程,可小儿子呢?

  建章帝极心烦,他一心烦,就喜欢在三清神像跟前坐着,修仙得道的梦想过了这么些年,没消退不说,反而随着年纪的增长越发的强烈了,他在三清神像跟前坐了半日,召见了赖成龙,问他廊坊那边有什么消息。

  赖成龙仍旧同以前一样尽职尽责的当差,他是个不错的帮手,跟陈襄他们三天两头就被弹劾的不同,赖成龙这人办事可靠,为人虽不算是至清至廉,可绝对能说的上是个好人,自他当上锦衣卫都督之后,诏狱里死的人都少了一半。

  建章帝就喜欢不闹腾的人,他年轻的时候叫泰王闹的差点儿就下了阎王殿,平生最厌恶的就是有人闹,当初兴福闹,他就叫兴福脑袋搬了家,可现在闹的是他自己儿子,他已经亲手杀了一个儿子,现在要他下手再杀一个,他实是做不到。

  赖成龙尽职尽责,把恭王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同建章帝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邪风入体,着了风一吹就更重了,这几天连路也走不得,昏昏沉沉的。”

  什么邪风入体,什么风寒,大抵是事发了晓得怕了吓成了这副模样,建章帝心知肚明,面上无甚表情,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手里鲜红的朱砂笔搁在了案上,吩咐赖成龙:“妥帖的送回来。”

  就是中秋了,不管该怎么处置,也得先把人弄回来再说,赖成龙垂了头恭敬应是,转身要走,又被建章帝喊住了,他回头瞧见建章帝面上表情阴沉沉的,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什么也不敢露出来,恭敬的垂了头。

  “你同宋家那个丫头走的倒是挺近。她一个小丫头,居然也认识你,还能使唤得动你?”建章帝问的似是漫不经心,也没抬头瞧他一眼。

  这话问的可不是那么好答,老练如赖成龙背后都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幸好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说辞,此刻也不敢露怯,仍旧平静无波的恭恭敬敬垂下了头:“阳泉一路上结伴回来,六小姐说信得过我。”

  建章帝沉默了半响,挥了挥手叫他走了,思忖半响,召了胡供奉来听一回太子如今情况,就又叫安公公去请宋楚宜。

  安公公一听是去请宋楚宜脚下就有些软,纵然是当初帝后失和吵架拌嘴,他都不带这么怕的,实是这位宋六小姐就不是一般人,忒吓人。

  幸好这回请了人来却不用他陪侍在旁,他出来廊下抹了把汗,竖着耳朵听里头动静。

  建章帝晾了宋楚宜一回,处理好手边公,一抬头见宋楚宜气定神闲,瞥了她一眼:“这几天都没回去,你就半点不担心?”

  上回他已经把话说的那样明显,只差明晃晃的告诉宋楚宜他有杀人灭口的心了,这么几天他没开口叫宋楚宜回去,卢皇后那边也无声无息的,宋楚宜竟也能沉得住气-----建章帝知道的清清楚楚,宋楚宜连封信也往家里递。

  宋楚宜一双眼睛清澈透亮得如同湖里湃着的黑葡萄,看着建章帝眨了眨:“圣上圣明烛照,这几天若是查清楚了,总不会不惩治作恶的,反过来对付我。”

  人不大,可实在是机灵聪明,话也说的好听,建章帝双手放在桌上,呵了一声:“嘴皮子功夫倒是利索。”他顿了顿,又看着宋楚宜踌躇了半响。

  那天太子派去刺杀宋楚宜的是他豢养的死士,锦衣卫已经把名单都摸清楚了,一网网下去,这些年太子养的这么些人都跟鱼似地罩在了网里,而那些后来在城郊出现的狼群也查清楚了,就是恭王派来京城的信使勾结了清虚观的道士做下的,先在车上做手脚,一路又把狼引到他们休息的地方,打的就是一网打尽,再栽赃太子的主意。

  要不说这两人的确是兄弟,恨不得对方死的干净的心思是一样的。

  建章帝想到这里,忍不住面色沉沉:“既然你这样能说会道,那你不如给朕出个主意。太子如今已经是这个模样,恭王又该如何处置?”

  这话问的实在有些不安好心,宋楚宜眉间现出些难色来,看着建章帝无奈的叹口气:“臣女就是不知道,所以才请陛下作主。现在怎么陛下反倒是叫我说?我若说轻轻放下,那显得太虚假了,可我若跟您说请您下狠手,那您岂不是要觉得我恶毒,更要怀疑我跟太孙是不是也有争权的心思?”

  话终于说到了点子上,建章帝挑了挑眉:“难不成你没有?”

  若是没有,怎么会在皇后对太子动手之后,才跟赖成龙说这事儿,不就是怕自己会对太子和恭王各打五十大板,然后不了了之?

  宋楚宜面上表情十分诚恳:“太子殿下是怎么对太孙的您也看在眼里,就如同我跟您说的那样,我不为了别的,就图这条性命。总不能因为嫁了殿下就要丧命吧?若是这回轻轻揭过,那我跟太孙的性命岂不是一不值?到时候太子跟恭王殿下恐怕更要对我们的性命不屑一顾随意取乐了。陛下,我们其实只求一个公道,也只求能继续在这世上活着。”

  是不是先两说,可宋楚宜这话说的确实挑不出什么毛病,太子跟恭王做的就不是人事,她这样不依不饶想尽办法叫他们得到报应也是人之常情。

  <!--gen3-1-2-110-13750-255097839-14873478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