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三·节礼
  这道理谁都知道,宋老太爷宽慰她:“也不是就这样说,小宜她这么做也有这么做的好处-----太子四处伸手不是办法,何况西北的事遮也遮不住了。与其等着到时候绍庭难做,不如如今就痛下决心把太子的真面目放在圣上跟前-----现如今这个机会难得,太孙殿下跟小宜都要被太子殿下杀了,圣上怎么也不会觉得他们跟这些破事有纠葛。”

  宋楚宜这样做也的确是办法的事,太子的那些个窟窿太难堵了,不说他们愿不愿意堵,实在是堵不上-----扬州弊案的事先不说,毕竟过去了。可太子如今明晃晃的豢养死士,勾结地方大臣伸手就是要钱,又有西北走私一事,这些事一旦闹出来,可跟现在闹出来的结果全然不同-----现在闹出来,宋楚宜跟周唯昭都是什么也做不得的,扯不到他们头上去。以后闹出来,就难免会牵连他们。

  这固然也是原因,宋老太太始终有些愁眉不展:“话是这么说,可小宜她也分明是为了太孙殿下出气。我如今总算是明白她说的在梦里对沈清让如何如何死心塌地的话来了,这个丫头不动心就不动心,一动心就恨不得把手里的一切都双手捧到人家跟前去。梦里她倾尽所有最后下场凄惨,如今......当初她愿意为了太孙亲自去皇后跟前提醒皇后惩治太子,现在又敢违背皇后的意思把恭王太子的恩怨摊在建章帝跟前,要是以后太孙不喜欢她了,她又该怎么办?”

  宋老太爷也沉默一回,小孙女儿最近脾性同前几年大不一样,从前稳打稳扎占尽便宜却不显山不露水,可最近却越来越剑走偏锋锋芒必露了。

  他倒不是同宋老太太担心的那样,他毕竟是外头当家的男人,这些儿女情长的事儿,说上一百回他也不觉得有甚,周唯昭身份何等贵重?往后若是真的荣登九五,三宫六院难道少的了?他都明白这个道理,觉得小孙女儿这样灵性,也晓得进退轻重。他担忧的是另一层,看着宋老太太叹气:“你还有心情担心这个,小宜分明是志在九霄哪!”

  宋老太太唬了一跳,左右打量了一眼,拍着胸口看着宋老太爷,嘴唇蠕动半日,终于沉沉的叹口气:“这也是没法子的事,跟了太孙,若不飞上天当凤凰,那就要当待宰的鸡。”

  “你既知道,就该知道他们日后的路处处都是险境,还在意这些小节?”宋老太爷摸了摸胡子,喝一碗茶缓一缓喉咙:“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罢,日子总归是他们自己过,小宜是个聪明孩子,外头的事能顺当,内里总归差不了。”

  宋老太太就觉得宋老太爷还是不够了解自家孙女儿这脾性,心里揣着担忧,不好同别人说,同做舅母的端慧郡主跟余氏倒是能说上几句:“小宜这也算是为了太孙殿下奋不顾身了,日后只希望殿下始终能记得今日情分才好,否则小宜这个性子,怎么过的好?”

  端慧郡主跟余氏都劝她:“殿下是个有分寸,重情分的孩子,他同旁人不一样。何况以后的事谁说的准呢?总不能因噎废食罢?”

  宋老太太就不好再往下说了,听端慧郡主说起皇后娘娘:“气的病了,这几天荣成公主一直在跟前侍疾......”

  两个儿子一个残了一个如今还不知会如何,不病也得病了,宋老太太略皱了眉头:“眼看着就是中秋,皇后娘娘该率内外命妇拜月的,眼下这情形......”

  “还不知道是如何,若实在不成......”端慧郡主加你余氏同宋老太太都朝自己看过来,声音又不自觉的更低了些:“若实在不成,恐怕会是太子妃代行......”

  宋老太太的眉头皱的更紧,宫里没了太后,皇后又重病不起,叫太子妃来代行职责也不是不可,可在眼下这个时候,总是有些微妙。

  可这些担忧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决得了的,宋老太太也就不再多问,同余氏再商议了向明姿的婚事-----余氏除了当全福夫人之外,还兼任了中人,两方规矩不同,都是她来传话说合。

  等确定了章程,刚去男方那边传了话,就听说李大人恐怕来年要挪一挪位子了-----江西那边巡抚的缺,内阁推了几个人建章帝都不满意,最近才松了口叫李峪去顶。

  消息传来,宋大老爷跟宋大夫人都有些欢喜-----虽然是由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平级移动,可江西刚出了这事儿,建章帝点了李峪,可见对李峪的看重,等他江西赴任去,三年期一满,肯定是要高升了。

  宋老太太原先也如此想,等宋老太爷回来的时候还问他:“咱们家从前就同李家是通家之好,现在又即将结为姻亲,现在圣上点了他去补杨云勇的缺,这是不是......”

  是不是就是决定了把周唯昭当下任继承人的意思,专门给他培养班底了?

  宋老太爷却摇头:“眼下恭王究竟是怎么个说法还不知道,等这件事完了,再瞧瞧吧。”

  虽然论理来说,建章帝既然用马圆通来当了个挡箭牌,是没有闹大的意思,可毕竟圣心难测,谁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他如今是不迁怒周唯昭,可难保以后。

  何况就算东宫真的就如同宋楚宜预料的那样稳如泰山,那也还有个周唯琪呢,不管是儿子还是孙子,建章帝的选择还多的很,现在就想这些,太早了。

  “眼看着都中秋了,肃王鲁王陆续都进京了,听说明天就能进宫去拜见圣上皇后,恭王的事,总得在中秋前给出一个说法吧?”宋老太太蹙眉:“这样一天天悬着心,总归不放心。小宜在宫里该多提心吊胆?”

  宋老太爷倒并不担心宋楚宜会不会提心吊胆,他去净房换了衣裳重新再出来,觉得眼皮有些发沉,还是打起精神叫宋老太太安心:“这你不必担心,中秋乃是大事,在这之前,总得有个说法的。”

  <!--gen3-1-2-110-13750-255107369-14873427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