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二·打探
  太子和太孙被马圆通余党谋害的消息传出去,京城人心惶惶,哪怕是已经抓到了贼人,可这事儿怎么琢磨怎么有些不对,何况东宫这半年来屡屡出事,阳泉那一趟太孙遇刺皇觉寺整个寺都被杀光了,如今又闹出太子跟太孙同时出事的消息,连街上的人都少了。

  八月初三这一日原本是菩萨生辰,京城惯例是要送菩萨出神的,往年都要整整闹上一晚,等菩萨出神的队伍过了,就是工部放上半夜的烟花,街上各式各样的花灯吃食,热闹得很,姑娘家也多有带着米袋子上街来玩耍的,可今年气氛却怎么都有些不对,原本傍晚就该人挤人的朱雀大街没人不说,连金水河畔的小摊都少了一半。

  恭王出事的消息就是这个时候传进京城的,说是在河北染了重病,随行的大夫束手无策,眼看着人就不行了。急报送进了京城,建章帝当即就下了批复,叫东平郡王领了太医院供奉胡供奉跟梁太医奔赴河北廊坊,替恭王看病,并下诏令锦衣卫千户宏发、羽林卫副千户宋珏随行护卫。这不远不近的把人晾在河北,既不说让人回封地,也不说接回京城来,着实叫人难安。

  杜阁老同宋老太爷一同出了宫门,不等宋老太爷上轿,先朝前走了几步出声喊住他,踌躇半响出声邀他用晚饭。

  恭王‘病了’的消息让他寝食难安,谁不知道恭王同他那个病怏怏的太子哥哥全然不同,太子是自会吃饭便会吃药,恭王却从小到大连个喷嚏也难得打,前脚锦衣卫那里跟刑部才下了榜说是马圆通余党谋害东宫,后脚恭王就病了,这说是巧合也没人信。

  何况是杜阁老这样对东宫父子遭灾缘由知根知底的人,当官的都圆滑,尤其是他们内阁这几个人老成精的,个个肚子里的油都比旁人喝的水都多,原本想着从宋程濡那里定然一个字问不出来,叫杜夫人上门去同宋老太太打听打听消息,毕竟内宅妇人们说起话来也更不必这样卖脸皮,往往闲话家常间就把话探明白了,哪曾想这回杜夫人竟连宋老太太的面都不曾见到,宫里安公公是那个态度,内阁建章帝说起这事儿来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一口咬定就是马圆通余党在作乱,派了锦衣卫去抓人,弄的杜阁老忧心忡忡,如今这面皮,是不卖也得卖了-----这风口浪尖的,他也实在不敢大剌剌的再派人联系恭王,只好从宋程濡这里打探消息-----宋程濡的孙女儿可是太孙妃,这次又是她跟周唯昭一同进的宫,再没人比宋程濡更清楚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宋程濡却也没卖他面子,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半响,同他紧走了几步,等瞧了四周没人了,才不紧不慢的笑:“杜老乃是恭王殿下的老师,情分原比旁人的更深些。可恭王殿下这病已经有圣上跟皇后娘娘亲自过问了,杜老还是撒手罢。”他说一回,眼睛往他身上一扫:“免得原先上头决定给了的一床锦被,也叫彻底揭开了,大家面上难看。”

  都是在内阁混的,这回显然建章帝没有闹大的意思,更没有处理杜阁老的意思,像宋老太爷这等在官场混久了的,深知什么时候该落井下石,什么时候不能胡乱伸脚。

  杜阁老的试探就到此为止了,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一点就通。这分明就是没有余地了,到底还是小看了宋家,小看了太孙,谁知道太子跟恭王两面夹击,这位殿下跟宋家都能在夹缝中逃出一条命来,不仅逃出来,还敢摸着老虎尾巴一不做二不休闹上天听呢?

  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他们这些只会揣摩圣心的老骨头也不中用了。

  可回了家到底是吃不好睡不下-----事情是闹出来了,建章帝明面上也把责任推在了马圆通身上,可他到底是想怎么样处置恭王?

  太子的中风......又是真的中毒太深才导致的,还是有人痛下了决心?他想起端王,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眉头紧皱,能夹死一只苍蝇。

  若是圣上连向来爱重的太子也能舍弃,那犯下同样过错的恭王,也不是没有机率同端王一样,就这样一病不起了。

  他左思右想,到底不放心,私下又交代杜夫人进宫一趟:“反正中秋眼看着也要到了,你趁着命妇进宫朝拜的机会,进去同皇后娘娘提一提此事。”

  到底恭王是皇后娘娘的幺子,如今长子已经算是残了,她总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幺子也完了吧?建章帝跟她夫妻多年,情分总还是明摆着,她要是豁出去想保恭王,建章帝未必能下的了狠心。

  说到底这事儿是建章帝的家丑,他不愿意闹出来,杜阁老就算是想求情也只能装着不知道,也只能叫杜夫人去走走皇后娘娘的路子,也算是曲线救主了。

  宋老太爷早料到他会来这一招,回家就同宋老太太叹:“也亏得小宜动作快,处处把他们的路都给封死了。这回别管是太子还是恭王,皇后娘娘都是救不得了。否则以皇后娘娘这样子,到时候太子恭王来她面前求一求磨一磨,这事儿又不了了之,以后这种事就会层出不穷没完没了。”

  女人家就是容易心软,要不是卢皇后一路放纵至今,也不至于闹出这等骨肉相残兄弟相杀的惨剧来,宋楚宜也是吃她的亏吃怕了----上回也不是没提醒过,可皇后娘娘雷声大雨点小的也没点用处,太子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还变本加厉,这回是再不敢只指望着皇后了。

  宋老太太明白宋老太爷的意思:“这也就是你们几个下定了决心,搁我,我是万万不愿意小宜这样拼命的-----担了多大的风险哪?圣上要是一个不顺心,拿她当出气筒,她可不就完了。毕竟不管放在哪里,太子跟恭王是圣上的儿子,小宜到底不过是个外人。”

  <!--gen3-1-2-110-13750-255107422-14873426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