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九·断腕
  来的是竹影,宋老太太见了她先松了一口气----总归是宫里没出什么事,宋贵妃才能把竹影派出来,她面上带着笑,先接了竹影使人送来的赏赐,才笑着请跟着来的小火者去偏厅里用饭用点心,等管事婆子凭着人下去了,才让玉兰下了帘子。 .

  竹影上前两步朝宋老太太屈膝行了个礼,轻声道:“老太太且安心,六小姐那里还算顺利。”

  虽然宋楚宜当时跟宋程濡是商量过了才进的宫,可宋老太太到底悬着一颗心,现在听竹影这么说,才算是真的放心了,缓缓点了点头,又听竹影道:“太子妃特意留六小姐住几天,过会子也该有消息递出来了,娘娘怕您担心,特意着我出来先给您传个话。”

  宋老太太收敛了脸上笑意-----她经历的事情多了,再没有沉不住气的,宋贵妃哪里会因为这个不放心特意来提醒?除非她提醒的另有其事。

  竹影朝前走了两步,轻轻冲着宋老太太弯下腰来,神色恭敬但语气坚定的复述了一遍宋贵妃的话:“六小姐聪明机灵,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今一下子得罪了两位殿下,皇后娘娘心里只怕也不痛快,过刚者易折,虽然六小姐此举是为了太孙殿下跟太子妃娘娘,可她上来就闹到圣上跟前,只怕他们也未必会领她的情。”

  竹影见宋老太太皱了眉头,心下有些惴惴-----自从荣贤太后的事情出后,宋贵妃就再也不对六小姐的事情多嘴了,都知道六小姐是老太爷老太太的心头肉。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硬着头皮把宋贵妃交代的意思跟宋老太太透露了个清楚:“一家人,骨头断了还连着筋呢,何况东宫荣辱本是一体,六小姐这样做,圣上那里也不见得高兴。这样一下子得罪了这样多人,何苦来哉?不说这些,圣上向来忌讳大臣私下结党,老太爷已经贵极人臣,乃是内大学士,六小姐此番求赖大人帮忙,人家难免要把老太爷同赖大人联系在一起,若是犯了圣上的忌讳,叫圣上对老太爷起了疑心,这又是一重麻烦......”

  宋大夫人不好插嘴,现在府里她掌着中馈,可是真正当家的还是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这些大事轮不到她来置喙,这几年她也算是把个中门道摸得门清了,等竹影走了,她垂眉敛目的上前说了杜夫人的事:“不肯走......听说宫里来了人,就更不肯动身了,说是要见您一面。”

  宋贵妃的提醒闹得宋老太太最后一丝耐心也用尽了,她朝宋大夫人看了一眼,见宋大夫人会意,就又道:“宫里若是来人传消息了,来报我。”

  等稍晚些余氏要告辞出去,宋老太太又握了握她的手,把手覆在她手背上:“端慧那里若是有信送回来,你也差人来通个消息。现如今小宜这样,我也担忧着呢......”

  只是她一直等到晚上,也没等来报信的人,余氏那边也没什么动静,不由得就越担忧,连向明姿亦感觉到了她的忧心忡忡,默不作声的替她换了额前的抹额,等她平复了心情才劝她:“进宫之前小宜已经同祖父商量过了才下的决定,她是个有分寸的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她心里有数,您别为她担心。今天没消息,等明天外祖父下朝回来,也有消息了......”

  东宫忙做了一团,太子口角流涎中了风,太医院的太医就来了一多半,后来太孙殿下又受了伤被镇南王和驸马亲自送回了东宫,这回太医院的太医更是倾巢而出,动静闹的极大,澳门赌博网站:东平郡王等在外头的大殿里,只觉得手脚都是冰凉的。

  他原本跟钱应和黄翌青商量好了,是过来同太子请罪的,可没料到人来了,却听说太子中了风不能言语不能动弹的消息,他一时有些懵,又隐隐觉得有些如释重负。

  等太医们出来商议方子了,他径直进了内殿,瞧着床上的口眼歪斜的父亲,竟有些不敢认,记忆力的父亲虽然也是病歪歪的样子,可从没像这样狼狈过,周唯琪知道这是不可扭转了,心里那点儿窃喜立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趴在太子床沿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心酸。

  太子中了风,固然是没法儿说这毒来自他献上来的人参,可是从此以后他也失去了太子的庇护了,想到前路艰险,再想想以后的日子难过,他是真的伤心。

  太子用尽力气,蜷缩起来的手指费力的颤了颤,却仍旧只能出断断续续的嗯嗯啊啊的声音,一个完整的词都说不出来,不由觉得丧气,整个人脸涨的通红,太阳穴青筋暴起,眼圈底下跟眼皮上都出现了细微的红点。

  他如今这副模样,哪里像是能好起来的样子?东平郡王更觉灰心,想起之前钱应跟黄翌青说的话,韩正清要整个东宫都倒霉,又不由有些瑟瑟抖-----现在周唯昭也受了伤,还不知道情况如何,正应了钱应跟黄翌青的话,韩正清就是看不得东宫好,那下一步,锦衣卫是不是就该来人抓自己了?

  他这个念头才在脑海里闪现,竟觉得有了些力气,挣扎着站了起来往外走-----他不能束手待毙,现在太子出了事,若是他能叫那个试菜的火者闭嘴,那谁也想不到他头上去了。

  可等他把这话告诉了钱应跟黄翌青,两个人却都朝他摇头。

  “用不上了,殿下。”黄翌青看着他隔着长桌坐定:“如今太子中毒跟太孙殿下出事,上面已经查明是阳泉叛党马圆通等人所为......锦衣卫不会再查下去,您可以宽心了。”

  周唯琪僵硬的脑子略微动了动,觉得僵硬的手脚也慢慢的能活动了,迟疑着问:“什么意思?”他似是有些明白了什么,迟疑着问:“皇祖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