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七·落定
  卢皇后至此已经明白,宋楚宜根本就没有丝毫隐瞒,她有些慌张,脑子有些乱,想要开口争辩几句她知道建章帝最厌恶的就是兄弟失和,也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她才苦心孤诣的把恭王过早的打发去了封地。她重重的垂下头,两行泪溅在手背上,火烧似地痛,想要争辩的心思却没了事到如今,她已无话可说。

  到底夫妻这样多年,一起从苦难中走到如今,她还是知道建章帝重情义,艰难的哽咽着重重的在地上叩头:“是臣妾的错,是臣妾的错”

  建章帝并没扶她,他再站起身来的时候,面上原本的落寞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不,朕也有错。是朕把他们都看的太重了。”是他的子女心太重,他从前总觉得自己父亲对儿女太心狠,可现在想来,一味心狠固然残忍,可是一味心软却更容易纵成大错。

  他说完这一声,见皇后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牵了牵嘴角:“别跪着了,朕拢共没几个儿子。端王没了,阿纮如今又成了这副模样,朕不会把宏儿怎么样的。”

  卢皇后手指甲扣进地砖缝里,关节因为太紧张用力而刺疼不已,她知道建章帝还有后话,悬起了一颗心,后背的汗已经湿透了衣裳。

  “只可惜生了这么多儿子没一个教好了的。”他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反倒是不在身边长大的唯昭,品性能力样样出众,可见养在神明底下,总比养在凡人手里头要干净的多了。你宠了两个儿子这么多年,可没一个领你的情”

  “皇后。”他静静的看了她一阵,吞在腹中多年的话终于说了出来:“你是真不会教孩子,以后他们的事,你还是少管罢。”

  等卢皇后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只来得及看见他消失在门槛处的衣角,她瘫坐在地上,心里浮起无数念头,荣成公主进殿来,看见的就是她在地上垂泪的模样,忍不住快走了几步扶起她,又惊又怕的问:“母后,这是怎么了?”

  “宋六把事都跟你父皇说了。”卢皇后的声音低不可闻,像是已经用光了所有力气,疲惫非常:“你父皇你父皇已经知道了你两个哥哥的事”

  可是为什么?!荣成公主瞪大眼睛,宋楚宜这是疯了吗?明明卢皇后已经做出了反应,她已经痛下决心决定彻底斩断太子的手脚,太子从此以后就是个形同虚设的废人了,为什么她还要把这事儿捅给建章帝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太子跟恭王之间最后的那层遮羞布都被扯掉了,那卢皇后这些年苦心维护的兄弟和睦的假象又算什么?建章帝向来最忌讳的就是兄弟失和,现在宋楚宜把这些事捅到建章帝面前,那太子跟恭王两个人从此在建章帝跟前就成了什么?而为了遮掩这件事默许太医故意用错药的卢皇后从此在建章帝心里又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宋楚宜想过没有?!她急匆匆的站起来,恨不得立即出去找宋楚宜问个清楚,可是她才走到一半,却又忽然住了脚是她自己糊涂了,宋楚宜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她不是普通的无知的小姑娘,她做每件事都有她的理由她是故意的。

  清风先生也正同宋琰说:“你这个姐姐,天底下大约没人比她更大胆了。其实若是论我的意思,这事儿稳中求稳是最好不过的,把烂摊子甩给皇后也就罢了,从前皇后总顾念着什么骨肉亲情不肯下死手,可这回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她两个儿子几乎已经只差朝对方的心窝子里扎刀了,她该知道轻重了,一定会拿捏的很好的。”

  宋琰伸手给他倒了杯茶,看他吊着一只胳膊在胸前,饶是说着正事,也忍不住提醒他:“先生,您手臂受了伤,还是不要吃这样油腻的东西了吧?”

  清风先生完好无损的那只手正拿着只鸡腿往嘴里送,闻言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满:“你懂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听没听过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什么都得等等等,要是跟昨天一样一不小心就被狼给吃了,不是吃亏的紧?!”

  宋琰只好看着刚进门的宋珏摇头苦笑,宋珏倒是颇跟清风先生志趣相投,还给清风先生喝了一声彩:“先生说得对,及时行乐嘛。”

  清风先生就满意点头:“孺子可教,孺子可教,还是你对我的胃口些。这小子精明是精明,就是太爱端着了。”他一面说,一面看着宋珏,放下了手里的鸡腿:“你家那个姑娘还没回来啊?”

  早上进宫,如今都已经傍晚了,可还是半点消息都没有,郡主府那边也不见有消息传来,宋珏缓缓的摇了摇头:“祖父今天西苑值班,也不能回来。”

  否则还能从宋老太爷嘴里知道如今事情究竟已经到了哪一步。

  清风先生把鸡腿放在盘子里,伸手在帕子上擦了擦:“也不必太过悬心,你家这个小姑娘邪门的很,她要是没有把握,不敢下这样的决定。”

  “说是这么说,可是毕竟帝王心术神鬼莫测”宋珏笑意尽敛,坐的端正笔直:“小宜这一招太兵行险招了。她这次让青卓把那封送给太孙殿下的信连同在城郊从马三手里杀人灭口的活口一同交给赖成龙,就等于当着圣上的面揭开了皇后娘娘捂了这么多年的毒疮,皇后娘娘的两个儿子等于一同在圣上心里废了,她能不能接受得了尚且两说。圣上恐怕”

  清风先生摆了摆手,看着盘子里盛着的鸡腿的热气飘起来:“能站在那个位子上的,承受力不是你我所能揣测。与其担心圣上会不会秋后问责,还不如担心圣上是不是会觉得你们家同赖大人走的太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