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六·尘埃
  胡供奉跪倒在建章帝跟卢皇后跟前,两只腿抖的厉害,哆嗦着嘴唇仿佛天塌了一般,断断续续的告诉建章帝和卢皇后,太子的命虽然救回来了,可却从此不能动不能说话了。

  卢皇后当场就晕了过去,建章帝神色晦暗不明,进了内殿瞧了太子一眼,太子口歪眼斜,嘴里还流着涎水,双手以怪异的姿势蜷缩着,连句整话也说不出来了,一动就流口水。

  他立在床前站了很久很久,久到太子已经不再抽搐,只睁着一双眼睛不断流泪,才快步出了正殿,出了东宫,一路回了清宁殿。

  皇后也刚苏醒,荣成公主陪侍在一旁,脸上犹自带着泪水,他挥手免了女儿的礼,口吻异常平静:“你先出去。”等荣成公主走了,他走到皇后身边,轻轻坐了下来。

  卢皇后伸手去攀他的胳膊,语气惶恐无助:“圣上,以后阿纮怎么办他如今这副模样”

  建章帝的语气很是镇静,连他自己也惊讶于他能镇静到如此地步,他看着卢皇后很久,才以同样的声调回了她一声:“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卢皇后惊得手脚冰凉,甚至忘记了动作,瞳孔微缩,手从建章帝的胳膊上滑下来,仓惶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建章帝不知道何以他们的儿子会走到如今这个境地,他同他的父亲不一样他的父亲宠幸继后荣贤太后跟她所生的泰王,从不把建章帝放在眼里。

  年少的时候,建章帝身为原配皇后留下的嫡子,并没过过多少好日子,荣贤太后待他的好,是裹着蜜糖的砒霜,他过的小心翼翼,得不到父亲宠爱,因此他格外看重自己的第一个儿子,只是前期他实在活的太紧张了,忙着应付荣贤太后,忙着活着,委实顾不大上儿子,而到了后期,他登了位,要清除泰王的余党,要对付荣贤太后,依旧还是忙。可他早早的就立了太子,给了大儿子名分,为的就是叫他安心,为的就是早日分清尊卑,免得将来兄弟争权,可他没料到,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他坐在卢皇后身边,胸前的龙张牙舞爪,气派非凡,同他如今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扬州弊案、杨云勇,朕不是不知道。”

  “可朕同你一样,觉得他会收敛的。”建章帝垂着头,卢皇后看不清他此刻面色,只觉得心跳的越发的快,急急的喊了一声圣上,全身的血液一瞬间用到了头顶。

  “可他并不懂如何收敛。”建章帝没理会卢皇后,自顾自的转过头来看她:“朕听说宋六跟着端慧进宫来了,你见过她了才下定的决心罢?”

  夫妻多年,建章帝实在是很明白发妻对于这个大儿子究竟有多纵容退让,他笑了一声,看着卢皇后惨无人色的脸:“你从宋六那里听说的事,朕在赖成龙那里,也都知道了。”

  卢皇后骇的面色由青转白又由白转青,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她死死地咬住了唇,觉得自己上了宋楚宜的当赖成龙同宋楚宜有旧,她是自来清楚的,当初她还曾因为这一点而庆幸。

  赖成龙当初在阳泉的时候就深谙瞒上不瞒下的道理,没道理在这个时候了忽然就又决心收回那只踏了一半的脚了,只不过,他在阳泉的时候看的是周唯昭的面子圆了场,如今在京城,也是听宋楚宜的意思,把太子的事捅了出来。

  卢皇后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看不清楚宋楚宜究竟在想什么,她甚至有些烦躁的起了杀心她即将嫁进东宫,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捅到了建章帝跟前代表了什么?!

  她难道天真的以为这样就能替周唯昭讨回公道了?!卢皇后恼怒异常,只觉得宋楚宜实在还是年纪太犹自带着少年意气和天真她分明已经惩治了太子,还下了如此狠手,太子既不死,不至于影响周唯昭跟宋楚宜的婚事,又没办法再胡作非为,然后他们再想办法把这次周唯昭遇刺还有太子中毒的事都圆过去,推出一个替死鬼,编造一个合理的理由,事不就完了吗?为什么宋楚宜非得要闹到建章帝跟前,把这个毒疮**裸的展现给人看?!

  她蠕动了一下嘴唇,双眼紧盯着建章帝的表情,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圣上”

  她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赖成龙究竟跟建章帝说了什么,又说到了哪一步,根本无从开口。

  建章帝皱了皱眉,如同从前在潜邸时那样,眉头都皱成了川字,他抬手打断卢皇后,自顾自的叹息了一声:“朕说过,十根手指,朕都想保全。可如今朕已经断了一根手指”

  端王已经死了,卢皇后知道他把子女看的很重,垂了头低声啜泣。

  “你替朕下了决定,若容他继续胡作非为下去,朕的手指都要断光了。”他说,语气晦暗莫名:“朕从前以为自己尚算一个好父亲,可现在看来,却并不是如此。怪道烧了这么些年青词,练了这么些年丹,也没见什么效用。”

  这话卢皇后不敢接,她被建章帝的语气和这番话骇的魂飞魄散,依着床滑在了地上,声泪俱下的抱住了建章帝的腿:“圣上,是臣妾的错,是臣妾让他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如果她当初没有在慌乱之际忘记了大儿子,如果当初她不一味的纵容他,事情或许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她悔恨至极,哭的哽咽不能言语。

  建章帝并不看她,视线直直的看向远方,良久才发出了一声叹息:“朕拢共才两个嫡子,因为受够了庶母的压制,总想着早早的给自己的嫡子名分,以免重蹈朕当年跟泰王的覆辙,可现在看来,身在皇家,还想一碗水端平就能使他们兄弟和睦,是朕想的太过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