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五·舍弃
  色渐渐大亮,斑斓的光从窗户里透进来洒在地上床上屏风上,也洒在宋楚宜脸上,她透过这朦胧光线看着太子,忽而觉得同这个人没什么话好。

  她原本想着要替周唯昭讨一回公道,可是太子这样的人,她上一世也曾遇见过,如同沈清让一样,他们这样的人心里除了自己,是谁也没有的。他们心里的喜怒哀乐,远比旁人的性命甚至自己亲子的性命要重要的多,就像太子的,什么不可舍,谁人不可杀?从他们嘴里,你想要得到什么?

  她自嘲的牵了牵嘴角,扔下了太子疾步朝外走,端慧郡主跟荣成公主正等在廊下,见了她来不约而同的转过了身,荣成公主抿了抿唇,朝她招手,她朝荣成公主走了几步,就听见荣成公主轻声问:“他怎么?”

  话问出口,连荣成公主自己也笑了,她还期望自己那个疯了的哥哥什么?他这样的人,又难道会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宋楚宜见她笑,也跟着摇了摇头:“什么也没。”

  也不必了,荣成公主不再话,于端慧郡主对视一眼,带着宋楚宜往偏殿去。

  卢皇后正同晏大夫话,晏大夫已经忙碌了一整晚,头刚沾到枕头就被人从床上拉起来,还以为太子是又出了什么事了,谁知见他的却是皇后娘娘,更叫他诧异的是,皇后娘娘开口不是问的太子如何能痊愈,能多活几年,第一句话就问他:“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让他活着,又不让他再多事?”

  晏大夫原本还存着的几分瞌睡瞬间消失无踪,顾不得礼数抬头震惊万分的看了卢皇后一眼,还疑心自己是听错了。他其实不大愿意救这个太子-----阳泉跟晋中一路回来的惊险都拜他那位宠妃所赐,他因为太子几次命悬一线,还累的半死,对这位纵容宠妃飞扬跋扈的太子实在生不出多少好感,何况他后来跟着的是周唯昭,靠着周唯昭开了医馆,找了徒弟,带着儿子传承他的衣钵,太子屡屡对亲儿子下狠手,他这个跟在太子亲儿子后头的,也替周唯昭觉得委屈。他迟疑了一会儿,余光瞥了刚进来的荣成公主等一行人一眼,轻轻拱了拱手:“太子苏醒以后还是要再清余毒,到时候针若是扎偏了几分,容易中风。”

  是个聪明人,医术又精湛,怪不得宋楚宜要把他放在周唯昭身边,卢皇后嗯了一声,沉默片刻后朝他点了点头:“他如今已经醒了,事不宜迟,为了不耽误他的病情,你跟胡供奉商量商量,就尽快下针诊治吧。”

  这么些年的忍让,到了此刻全数成了压在心头沉甸甸的石头,终于压垮了她所有的耐心跟容忍,她闭了闭眼睛:“到时候本宫自会同圣上求情,你们已经尽力了,鹤顶红本来就是剧毒,能活得一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荣成公主低垂着头没有出声,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出声,上次杨云勇的事之后太子要是就知道收手,也不至于走到如今这一步。她记得年幼时对她宠爱有加的太子哥哥,可是也不能忘记这些年因为太子的胡闹而惹出来的这些祸事。

  卢皇后目送着晏大夫出去,目光终于又落在宋楚宜身上,少女也正抬头看着她,目光清澈得仿佛一汪水,她坦坦荡荡不闪不避,倒是让卢皇后心里最后的一点犹豫也散的干干净净:“怎么样,满意不满意?”她开口问:“他要杀他的儿子,现如今我也变相的杀了他,你满意不满意?”

  好似她要对太子动手,全然是为了太孙周唯昭跟宋楚宜出气。端慧郡主听的两只腿都有些软,澳门赌博网站:担忧的看了宋楚宜一眼,卢皇后这话,分明还是有些埋怨宋楚宜的意思,她看着宋楚宜,想要开口替她些好话。

  宋楚宜却已经先她一步开口了:“他不止要杀他的儿子,他还要杀他的弟弟,未来或许还有依附他儿子的驸马跟公主,还有他的妻子,等他胆子再大一些,或许”

  她没再下去,卢皇后却面色惨白,她知道宋楚宜的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心里浮起的那丝焦躁消失的无影无踪,她靠在椅背上,仿佛失去了力气:“在他弟弟出生之前,他也是被我抱着长大的他是我的第一个孩子”

  第一个孩子对于母亲的意义总是格外不同的,可惜太子自己看不清这一点。

  卢皇后很快就自己调整过来,到底,太子有句话的是对的,生在皇家,谁人都可杀,什么都可舍。她收拾了自己的情绪,俨然又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了:“他中毒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

  荣成公主上前站在她身边,蹲下来握住了她的手,想要安慰安慰她,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我不知道。”宋楚宜诚实的摇了摇头:“娘娘或许可以问问恭王殿下,他应当知道的吧。”

  若是宋楚宜不提起,卢皇后实在不想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一个太子已经让她心神俱疲,她看着宋楚宜,想些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

  正殿那边传来消息,是太子有些不好了,晏大夫跟胡供奉等人在全力救治,卢皇后一副慌张的模样站起来,跌跌撞撞的朝正殿跑。荣成公主跟端慧郡主都匆匆跟上,宋楚宜却留在原地没动。

  她跑的很急,想是如同之前太子生病的任何一次那样,担忧惶急,在廊下候着了建章帝,她的眼泪就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往下落:“圣上,阿纮他不好了”

  建章帝拉住了她的手,他比卢皇后还是沉得住气,沉声安慰她:“别慌!胡供奉跟梁太医都是圣手回春之辈,总会有法子的。”

  卢皇后点着头,心里却比谁都要清楚,不会再有法子了,他已经无药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