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四·苦果
  有风透过大开的窗户飘进来,殿里重重帷幕顺着风飘起来,太子一时间看不大清楚卢皇后的脸色,他斟酌了一下自己的用词,觉得牙齿咬的太紧了都开始有些发酸,抬手揉了揉腮帮子:“母后.....”

  既然卢皇后说宋六没事,那就说明他的人失手了,而宋六跟周唯昭都能好好的回来,也说明恭王那只狡猾的狐狸并没上当,没有出手,他此刻咬死恭王显然并不明智。只能把责任往周唯昭身上推了,他混乱的想,反正周唯昭应当明白,要是东宫失和,父子相残的闹剧被捅出去,他跟他母亲都得不到什么好下场。

  太子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当然-----周唯昭的性命都是自己给的,自己是他的父亲,何况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半点儿心理负担也没有,唯一担心的是宋六手里那几个活口-----虽然他对自己的人素来是放心的,那帮人也都被训练了很久,可是世上的事从没有绝对,锦衣卫有千般手段,他不能冒险。

  “母后!”他想到这些,急急的抓住了卢皇后的手,这尚且是这些年来他头一次主动亲近,他把头凑近卢皇后,手上用力把她的手抓的更紧:“母后,事不能闹出来的......”

  卢皇后猛地拂开了他的手,站起身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用尽了卢皇后的全力,太子惨白的脸上现出鲜明的五指红痕,金冠都摔落在了地上。

  “你胆子大了。”卢皇后冰冷的看着他,触及太子眼里那抹不可置信之时冷笑了一声:“你也知道事不能闹出来,那你怎么敢去做?!”

  卢皇后对他简直失望透顶,甚至连失望透顶四个字也不能形容她如今心中感受-----太子是想杀了自己儿媳甚至儿子,然后嫁祸给恭王,他这是在挖她的心!

  她伸出手描画了一下:“你刚出生的时候,才这么小一点......那时候我不知道你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要是早知道,我早掐死了你!”

  她有些口不择言,想起小儿子,想起侄女,想起娘家,想起孙子,眼泪终于啪嗒一声摔了下来:“你有没有人性?!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跟在你屁股后头帮你擦了多少次屁股?!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是你却比虎还要恶毒百倍!”

  太子被骂的有些懵了,他反应不大过来,见卢皇后拂袖欲走,顿时有些慌了,顾不得卢皇后方才那一番辱骂,伸手去抓她的手:“母后!你不能不管,要是宋六那个蠢货当真把人交给了赖成龙,那以后东宫就完了!东宫完了你以后有什么好处?!”

  卢皇后没说话,她宽大的衣袖狠狠地摔在太子脸上,把他打的脸往旁边一偏,他捂着脸看着卢皇后,眼里有一闪而逝来不及遮掩的怨恨。

  “你留着,于我又有什么好处?”卢皇后不再动怒,看着他的表情都平静无波,眼神冷的叫人害怕。

  太子迟疑一瞬的功夫,卢皇后已经甩开了他大步朝外走,荣成公主瞧了他一眼,也跟着往外头去,他愤愤的一拳砸在床上,四顾一圈发现有个侍女打扮的丫头立在屏风旁边,就气急败坏的指了她:“快去把皇后娘娘请回来!”

  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他得靠着皇后,除了皇后,没有人能把他的事遮掩过去,他有些急,腰间的酸痛此刻也全部顾不上了,撕扯着嗓子朝她又喊了一声:“快去!”

  宋楚宜抬起头朝他笑了笑,脸上两个漂亮的酒窝里好似盛满了能叫人醉过去的酒,她朝太子走了两步,站到了太子跟前:“去做什么?”

  眼前的小丫头漂亮的有些过分,面对他的时候眼里的镇定也不像是一个下人该有的,太子有些茫然,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她又问了一声:“殿下不认识我?前一刻您还要杀我的,您怎么连我的脸都不认得?”

  这张脸终于跟他记忆里有些模糊的人名对上了号,太子瞳孔放大,忽然疾言厉色的朝她喝了一声:“你怎么会在这里?!”他反应过来,脸上神情更显凶狠:“你刚才跟我母后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到此刻,他才想起之前被人屡屡在他跟前提起的宋楚宜的名声,这个丫头不仅没死,居然还进宫来了......他不难猜出宋楚宜会在卢皇后跟前说些什么话,面上带着寒霜,并不再理宋楚宜,想也不想的立即扯着嗓子喊人:“三宝!”

  宋楚宜并不慌乱,她脸上带着盈盈笑意,那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却半点没到眼底,她眼里从始至终都弥漫着叫人慎得慌的冷漠:“殿下,来不及了。”

  她幽幽的叹了一声,唇角挂着一抹讥诮的笑:“从我活下来那一刻起,您就完了。”她嘴角的笑意一丝一毫都没变,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遍体生寒:“殿下既然想要杀我,应该做的周全一些才是啊,怎么能让我活下来?”

  “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太子暴起喝了一声,透过重重帷幕朝外大喊三宝的名字。

  可是并没人应声,外头空荡荡的,太子只看得见外头隐隐的光。

  宋楚宜于是朝他逼近几步,笑的更肆无忌惮:“人的耐心都是有限的,殿下您瞧,您已经把皇后娘娘的耐心用尽了......”

  太子狂躁的挥了一下手,支撑不住的摔在床上,仍旧疾言厉色:“胡说!身在皇家,什么不可舍,谁人不可杀?!当初父皇母后不一样是杀了兄长泰王才得以登位?!母后她怎么会看不透这一点!”

  “殿下原来也知道这个道理。”宋楚宜终于尽数收起笑意,一张脸冷若冰霜,居高临下的俯视这个曾经高高在上握着无数人命运的太子:“您既然知道皇家无人不可舍弃,那您就该知道,您自己,也是可杀的。”

  <!--gen3-1-2-110-13750-255383681-1487074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