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三·狠厉
  珍德的侧影透过屏风透出来,卢皇后等人能瞧见他的嘴巴正一张一合。

  他正了正头上的冠带,先讨好的问了太子的身体,然后才摇了摇头:“若是真出了事,此刻早就该惊动顺天府了,臣进宫来时,虽然听说城外出了事,可是却并不是在清虚观,而是在城郊,好似说是狼群伤人......”他看着太子的面色,小心的说了声:“恐怕跟宋六小姐无关。”

  太子的目光有些涣散,很努力才能集中起精神听珍德说话,头嗡嗡嗡的疼的厉害,他单手捂住了头,用了一段时间才缓过来:“没一点消息?”

  珍德挠了挠头,看着太子摇头:“城里除了您中毒的消息,并没其他的了。”他唉了一声:“想必恭王殿下并未出手......”他看了一眼太子,又住了嘴,有些犹豫的问:“您的毒到底是怎么中的?锦衣卫都督赖大人已经把东宫伺候的人全都投入诏狱了,还没审出子丑寅卯来,不过幸好现在您已经醒了......您还记不记得是怎么中的毒?”

  太子目光有些闪烁,他挪了挪手,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躺着,连咳嗽的力气都没了,哼哧哼哧的喘了一会儿粗气,看着珍德有些不耐烦:“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是没审出个子丑寅卯?”

  他一面听珍德说话,眼睛却定住了没动,思绪也飘出去了很远。

  他派出去的都是训练有素的死士,虽然去的不多,只有四十人,可是对付一个顶多也就是带着伯府规制的府兵的千金小姐,简直可以说易如反掌。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人复命?

  胸口隐隐作痛,他伸手费力的捂住了胸口,这才后知后觉的看着珍德问了一声:“中毒?”

  珍德疑心太子恐怕是傻了,怔怔的站在原地半响,见太子又问了一声,才小心翼翼的肯定道:“是啊,您昨天中毒晕迷,圣上皇后亲至,还钦命赖都督彻查此事......”

  太子攥紧了自己的前襟,他揉了揉眉心,总算想起来了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做了什么-----他喝了东平郡王送上来的人参,传说这颗人参是韩正清的宝贝,能延年益寿,固本培元。

  这颗人参却有了问题,他眼睛闪了闪,又问珍德:“东平呢?”

  珍德亦有些疑惑,太子中毒,照理来说太孙殿下出城去了暂时回不来是有的,可东平郡王怎么也没见踪影?他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道:“臣并不知。”

  太子沉默了半响,他如今中了毒晕迷了一天一夜,身体虚弱得很,连脑子也转的慢些,可要他相信是东平郡王给他下的毒,他是决然不信的----他死了,东平有什么好处?

  那就是韩正清送来的人参本来就有问题......他目光里闪现一抹狠厉,隐隐觉得自己被人算计了。可韩正清送来有毒的人参,是想干什么?杀了自己陷害东平?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他真的纯粹就是想为小范氏跟韩止报仇?所以才想杀了自己跟大范氏的儿子?

  他皱了皱眉头,忽而开口问珍德:“白东和杜阁老那边,都没什么动静传出来?”

  珍德肯定的摇头:“还有恭王信使那边,都没什么动静。”他叹了口气:“恐怕是没那个胆子。毕竟怎么样都是太孙殿下呢......”

  恭王既然不肯出手,那就只能等自己的人除了宋楚宜以后,再栽赃给恭王了,好在他早已算准了,恭王出不出手都是一样的。太子觉得脖子酸痛的厉害,澳门赌博网站:伸手按了按:“你想办法去打听打听消息,现在是因为我中毒了戒严,或许城外的消息传不进来。你再想办法使人去打听打听,看看清虚观到底有没有出事。”

  卢皇后听不下去了,她撇开了目光,正好却跟宋楚宜的目光撞到了一起,宋楚宜嘴角微翘,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分明都是讥诮嘲讽的笑意。

  卢皇后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落到如今的境地,她裙摆微动,朝前走了两步,却又顿住了脚。

  太子的声音透过屏风清晰残忍的传进众人的耳朵里:“要快!”他咳嗽了几声,断断续续的又道:“赖成龙已经开始查了,一定要快!”

  为什么要快,在场众人都心知肚明,荣成公主撇过了头。

  卢皇后终于挪动了脚,她领着荣成公主进了内殿,坐在了太子身边,先看了珍德一眼,然后才转头去看太子:“怎么一醒来就传珍大人来?什么事这么要紧?”

  太子朝他使了个眼色,苍白着脸含糊其辞:“一点小事。”

  卢皇后喔了一声,垂下头去整理腰间垂着的丝绦,声音若有似无的响起来:“宋六出城去清虚观做道场,不巧遇上了刺客。”她看着太子猛然抬起了头,似乎是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幸好唯昭去的及时,并没出事。还捉到了几个活口,事情闹的有些大,道观里死了不少人,恐怕跟你中毒的事脱不了关系,或许是同一人所为......”

  “不!”太子挣扎着坐了起来,他看着卢皇后,头上金冠颤颤巍巍的晃了晃,他坐起来坐的太急了,又才从晕迷中醒来,眼前一黑险些再度晕过去,好容易稳住了心神,他血色尽失的靠在软枕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母后,不能叫人去查!”

  卢皇后挑眉看着他,不发一言。

  太子面上神情痛苦,似是挣扎了许久,才低下了头去看着地上发凉的方砖,他顿了顿才出声:“母后,这恐怕都是唯昭所为......”他一脸痛惜,声音渐次低了下去:“昨天我吃了颗唯昭献上来的人参,这才中了毒......”

  他抬起头,见卢皇后连眉毛也没动一动,心里不禁有些发虚-----怎么卢皇后会这样冷静?他不安的翘了翘手指,这不合常理.........

  <!--gen3-1-2-110-13750-255383783-14870744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