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二·黑白
  卢皇后这次没再抖,眼里半点泪光也没有-----她的泪早已经流干了,到了此时,她方才真正能对卢太子妃这二十年的人生际遇感同身受,不管谁摊上太子这样一个人,恐怕都不能保持原来的初心,卢太子妃能忍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她看了看在一旁垂,连眉毛都不曾动一下的谢司仪,轻声道:“你去正殿看着,若是太子醒了,先来报我,若是圣上去瞧他,也先来告诉我一声。”

  等谢司仪应了是出去,卢皇后就站了起来看向端慧郡主:“十二娘,你把宋家六小姐请进宫里来,我有话要问她。”此时此刻,周唯昭又有重伤在身,她只能问宋楚宜。

  端慧郡主似是早有预料卢皇后有此一说,立即点头应是:“小宜已经跟着进来了,我这就让人去把她叫过来。”

  荣成公主吃惊的看了端慧郡主一眼,挑了挑眉-----宋楚宜这等身份,若是她跟着一同进宫,不可能没有消息递在卢皇后跟前啊。

  卢皇后却沉得住气,她觉得已经没什么事能再叫自己失态了,澳门赌博网站:点了点头,等了片刻,等来了穿着普通侍女装,低眉顺目的宋楚宜。

  “怎么打扮成这样?”荣成公主先问出了声:“难不成......”她说了这三个字,就闭上嘴不再说了,这宫里本来就有要吃人的人。

  卢皇后朝宋楚宜招了招手,神情尚算温和,等宋楚宜到了跟前,她伸手探了宋楚宜的手抓在手中,目光紧紧盯着她:“把昨天生的事一五一十同我说一遍。”

  宋楚宜向来漂亮清澈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可见昨晚定是一夜未睡,她却并没露出疲态来,说话仍旧同以前一样不疾不徐,甚至都不带多少感情的复述了一遍他们的遭遇,末了宋楚宜又意味不明的笑了:“原本想着.....把人带回来给娘娘您亲自审问审问的,可现在那人死了。”她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不管是哪方的人动的手,他终究是死了。”

  卢皇后目光沉了沉,她看着宋楚宜,嘴唇动了动:“小宜,你想说什么?”

  宋楚宜终于抬头直视卢皇后,她双膝跪倒在地,不闪不避的瞧着卢皇后缓缓的叹了口气:“娘娘,您该知道,就算没有那个活口,您也该清楚,这批人是同太子脱不了关系的,是罢?”

  卢皇后没有说话,荣成公主替她接过了话头:“小宜,你有什么话便直接说。”

  “我想替太子妃娘娘和太孙殿下叫个屈。”宋楚宜抿了抿唇:“他们并没做错什么,就仅仅因为太子殿下厌恶他们,他们就三番四次的要被陷害,要无止境的退让,这说不过去。娘娘,太子殿下究竟有多荒唐,您都知道,是吧?这几年来,他变本加厉,纵容范氏一族跟范良娣大肆胡闹,您也都经历过的,不是吗?上次您觉得手里握住了范氏一族的把柄,就能逼太子收手,可您看,太子不但没有收手,他还更恨太孙,更恨卢家了。”

  卢皇后没有生气,她甚至生不起更多辩驳的心思来,她缓缓的点了点头,又问宋楚宜:“之前在清虚观刺杀你的人是太子的,那剩下的呢?”

  卢皇后心里怀揣着期冀,看着宋楚宜的眼睛熠熠光,宋楚宜朝她微笑了一下,语气一如既往没有太大的起伏:“我只知道,殿下之所以出城来寻我,是因为接到了一封信。一封来自恭王殿下的,善意的提醒他我有危险的信。”

  卢皇后往后靠了靠,面色白,荣成公主亦忍不住捂住了嘴。

  宋楚宜不再看着她们两个,声音放的低了一些:“而之前,太子殿下有派人去挑拨过恭王,想要恭王来做这件事的。我想,我跟太孙殿下,不过都是太子跟恭王两个人博弈的棋子吧......,我们的性命在他们眼里其实根本无关紧要,要紧的是他们能不能凭借着我们两个的性命攻讦对方,把对方置之死地。”

  宋楚宜的话打破了卢皇后最后一丝幻想,也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屋里蔓延着令人难堪又尴尬的沉默,连荣成公主跟端慧郡主都屏声敛气,唯恐打破了这份沉默。

  也不知过了多久,卢皇后才缓缓笑了一声,这笑里满溢着辛酸与自苦,她笑的都咳嗽了几声,方才收了笑意看着宋楚宜:“这不过是你的猜测。”

  “是。”宋楚宜毫不掩饰的点头:“这只是我的猜测。可是太子殿下不是中毒了吗?”

  卢皇后的目光深邃起来,她顺着宋楚宜的话点头:“是啊,太子中毒了。”

  宋楚宜似笑非笑:“等太子殿下醒来,太孙殿下说不定还要背上一个弑父的罪名。”

  在场众人都忍不住抖了一抖,荣成公主嘴唇颤了颤,正要说话,外头就响起敲门声,紧跟着谢司仪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娘娘,公主殿下,太子醒了!”

  太子醒了!这四个字重重捶在卢皇后心上,她面色白,却强自镇定着站起了身:“我去瞧瞧。”她说着,看了宋楚宜一眼,见宋楚宜会意跟在自己身边,就加快了步伐。

  胡供奉和梁太医已经侯在了殿里,见了她欢喜的拜服在地上:“娘娘,殿下醒了!殿下这毒,只要醒了,也就无妨了,臣等再商议商议......”

  卢皇后没有再听下去,朝他们挥了挥手,胡供奉便知机的领着人鱼贯退了个干净。

  卢皇后领着荣成公主和端慧郡主进了内殿,宋楚宜垂眉敛目的隐在一旁的柱子旁边,安静得足以令人忽视她的存在。

  卢皇后站在八扇的描画庐山瀑布的屏风后头,隔着屏风听里头的动静-----太子一醒来就召见了珍德。

  太子茫然四顾,嘴唇白,手酸软得都抬不起来,目光落在珍德脸上,过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怎么样了?城外有消息传来吗?”

  他的咳嗽声震耳欲聋,一声一声的响起来,震得卢皇后面色白。

  <!--gen3-1-2-109-13750-255436991-14869948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