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一·应对
  卢皇后已经在这里守了整整一夜了,荣成公主看一眼已经泛起鱼肚白的天色,轻声劝她先回去休息:“等有了消息,我再使人去通知您,您这阵子本来身子就不好”

  谢司仪匆匆进来,说建章帝得了消息,很快就要赶来了湖北大水之后发了瘟疫,建章帝正跟内阁众人商议疫情如何治理,昨晚也是一夜未睡。

  卢皇后吁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荣成公主的手,摇了摇头,太子这毒来的蹊跷,她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环顾了一圈没见着卢太子妃,她就皱了皱眉头:“唯昭竟还未回来?”

  她这么一提,荣成公主才惊觉叶景宽已经去了一夜未回,忍不住也提起了心:“是啊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她一面说,一面看着卢皇后:“儿臣使人去问问。”

  太子中毒,东宫都被锦衣卫看了起来,叶景宽进出不便,耽搁了时间也是有的。

  卢皇后正要答应,外头宫娥就进来报说端慧郡主来了。自从崔应书在江西被冤枉,端慧郡主因而被冷待了一阵之后,建章帝深觉愧疚,对她恩宠更甚,因此端慧郡主同荣成公主一样,都被特许能进出后宫,此刻听说她来了,卢皇后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十二娘来了?快请她进来。”她坐了起来,又让谢司仪:“你去鸣翠宫瞧瞧,把太子妃请来。”

  虽然这两夫妻着实不像是正经夫妻,可是太子现在毕竟是生死攸关的时候,太子妃总是不露面,总要惹人闲话的,待会儿建章帝见了也会不喜。

  谢司仪答应了正要转身,端慧郡主已经进了殿,她面上带着些忧色,匆匆走了几步到了卢皇后跟前,立即就凑到了卢皇后耳畔:“娘娘,唯昭受了伤,伤的还不轻”

  卢皇后惊得立即绷紧了身子,惊疑不定的看了端慧郡主一眼,再瞧瞧里头人影绰绰的内殿,压低了声音问:“怎么回事?!”

  她就说,就算是太子中毒全城戒严,身为皇太孙的周唯昭也没有耽搁整整一晚还不能进京的道理,何况叶景宽还得了皇帝的特许出城去瞧了,她一面说着,一面已经站起了身带着端慧郡主往外走,天边渐渐的有了红云,太阳都快升起了,她抬手挡了挡光线,带着荣成公主跟端慧郡主转过了回廊,到了偏殿,使人在外头守着,看着端慧郡主又问了一遍:“出什么事了?唯昭怎么受的伤?”

  端慧郡主把宋楚宜在清虚观遇袭,周唯昭收到信被人引去城外的事情说了,又着重强调了一遍后来二人又遇见狼群的事:“马车上的壁盒里全藏了羊肉跟羊的内脏,车轮上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浇了血,那些狼群来的也蹊跷,是有人故意引来对付他们的”

  卢皇后一听就明白了,是啊,这世上哪里就真有那么巧的事,京城已经多年没出现过狼群大规模袭击人的事件了,何况之前宋楚宜已经遇过一回刺了,她面色难看,似是已经预料到了什么,目光灼灼的看向端慧郡主:“同一拨人?”

  端慧郡主缓缓摇了摇头:“后头那拨同之前的倒不是同一拨,可小宜遇刺的时候,曾经生擒了一个活口打算押回来审问,在半路上有人来劫人那两拨人里头,澳门赌博网站:有一拨是同刺杀小宜的那拨人是同一批的。”

  卢皇后叫端慧郡主的话绕的有些晕了,她双手扳着椅子把手,有些焦急:“十二娘,你说的清楚些,本宫听不大明白。”

  端慧郡主蹲下身来,两只手抓住卢皇后放在椅把上的手,轻声道:“娘娘,我其实也说不甚清楚。只是您心里要有个数,至少刺杀小宜的那批人,恐怕是同太子殿下脱不了关系的。”

  卢皇后向后靠在椅背上,脑子轰隆一声,如同炸响了一道烟花,她知道太子偏执,近乎像是得了疯病,可她做梦也不曾想太子能做出这种事派人去刺杀宋楚宜,就是为了给周唯昭添堵?还是她清楚儿子的性格,虽然她不愿意承认,可也不得不承认,太子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她已经把事情往最糟的方向想了一遍,抬头看见荣成公主震惊的面色,苦笑了一声问端慧郡主:“唯昭在哪里?”

  “幸亏驸马出城出的及时,否则唯昭恐怕不能顺利进城。他好不容易摆脱了狼群,可是听驸马说,若他没有带着人出城,恐怕唯昭是回不来了。”端慧郡主叹息了一声:“现如今,驸马先行带着唯昭去了镇南王府,因为之前有人来府里报过信,恰好我也同郡马一道想出城去寻小宜,这才碰上了。驸马特意让我进宫来给您报个信。”

  她说,又压低了声音:“驸马的意思是,让您心里有个准备才好。太孙殿下这事儿,您看怎么处置?”

  堂堂皇太孙被刺,这可不是小事,何况他现在身上还带着那么重的伤,一旦闹开,势必如同上次天水镇的事情一样,牵连甚广,上次皇觉寺三百余人伏诛,那这次呢?

  卢皇后怔怔的坐着半日,冷汗淋漓,不知不觉间连唇色都变得青紫。

  荣成公主到底还是比母亲要更清醒一些,她忍着心中震惊跟不齿,问端慧郡主:“唯昭伤的怎么样?宋六小姐没事吧?”

  端慧郡主摇了摇头:“我见到的时候情况不是很好,小宜并没事,只是些皮肉伤。可是随行的却死伤了不少人,这事儿是遮不住的,得想个应对的法子。”

  否则,太子派人刺杀自己媳妇儿的事情传出去,恐怕都能被史官记入史册。

  又得给太子擦屁股,他这样罔顾人伦,她们又得给他收拾烂摊子?!荣成公主眼里水汽聚集,目光沉沉的朝着正殿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这种疯子为什么还能捡回一条命?他还不如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