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七·做主
  可是退的再远也没什么用,他看着晏大夫被人簇拥着进殿去了,呼吸加重了几分,拔腿就往外走,没走几步,他迎头撞上了连翘,不由住了脚。

  “怎么了?”他问,语气不是很好,又想起自己母亲来。若是此时大范氏还在,事情不至于展到这一步她总有办法熄掉父亲的怒火,可他又想到韩正清的报复,心里又蔓延上对大范氏的埋怨,要是她当初不做的那么绝,如今韩止还能为自己所用,他比魏延盛那个废物可有用多了,韩止要是没死,那韩正清自然也不会当面一套,背后却拿这个来陷害他。

  连翘从前怕大范氏怕的紧,倒是不怎么怵东平郡王,可如今看着东平郡王这副模样,她忍不住又踌躇起来,眼里露出怯意,小心翼翼的垂下头回禀:“殿下,齐嬷嬷求见。”

  齐嬷嬷......周唯琪原本已经僵硬了的目光缓缓动了动,脚已经自动做出了反应,开始朝外边走:“什么时候进来的?”

  这个时候,齐嬷嬷居然还能进宫?!她哪来的本事?他想到这里,心里又忍不住沉,这个时候进宫,要是被锦衣卫知道了,到时候免不得得被抓去审一趟,这么一审审出什么来可怎么办?怀揣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他越走越快,终于到了范良娣寝宫,坐定了以后就面色不善的看着齐嬷嬷:“你来做什么?!”

  当初他去问齐嬷嬷范良娣死的时候交代了什么,就是齐嬷嬷说范良娣说过要送信去给韩正奇怪,他才动了韩正清的念头,想到这一点,他心里的气恼就不断上涌。

  齐嬷嬷被他看的头皮麻,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殿下,是侍郎大人要我进来的,我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等到现在......”

  也就是说,在太子还未中毒的时候齐嬷嬷就进宫来了,周唯琪面色更差,心中毛,声音都拔高了几度:“叫你进来做什么?!”

  “是锦乡侯的事!”齐嬷嬷忙直起了腰,期期艾艾的看着周唯琪:“锦乡侯寄了封信回来,叫侍郎大人转交给您......”

  这都是从前做惯了的事,不过对象从范良娣变成了东平郡王而已,周唯琪听见锦乡侯三个字眉毛抖了抖,伸手拿过那封信,抖开瞧了一眼,脸色就越来越差。

  这封信是空白的,里头什么也没有,一个字都没有。

  他抓着纸,手因为太用力青筋凸显,指甲都已经泛白,坐在椅子上神情难看。韩正清寄这么一张纸,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直起身子欲要问问齐嬷嬷,外头房嬷嬷匆匆忙忙奔进殿来告诉他:“殿下!太子殿下没事了!”她声音很高,震得周唯琪的耳朵嗡嗡作响。

  他手里的那张白纸轻飘飘的荡在了地上,整个人茫然而惊悚的看了房嬷嬷一眼,张了张嘴巴,最后却半个字也没吐出来。

  房嬷嬷咽了口口水,并没注意到他灰败的脸色,在她心里,太子殿下是东平郡王最后的靠山了,可万万不能出事,现如今太子没有出事,自然是极好的。

  东平郡王喉咙动了动,艰难的吞咽了一下,瞪大了眼睛:“没事了?”

  房嬷嬷看出他面色不对,原先兴高采烈的神情一下子收敛起来:“不......也不是没事了,只是晏大夫说,可能醒得来。说若是明晚之前能醒得来,就不碍什么了。”

  周唯琪喉咙酸痛,吸一口气都如同针扎一般,良久没做出反应,像是一只木偶。

  齐嬷嬷看看他,又看看房嬷嬷,害怕得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轻声喊了一声殿下,见周唯琪朝自己看过来,声音又更小了一些:“锦乡侯他,还有话要我带给您。”

  周唯琪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精神也已经绷得像是蓄势待的弦,齐嬷嬷这话,啪的一声让他脑海里的弦都断了,他焦躁得仿佛是头狮子,冲着齐嬷嬷喊了一声:“那你先前不说?!”

  齐嬷嬷被他喊得肝胆俱裂,双手撑在地上瑟瑟抖,这回她一口气把话说了出来:“锦乡侯说,您别怕,您也不是一定就完了。”

  周唯琪冷笑一声,视线紧盯着她,半刻都不放松。果然是韩正清,果然是韩正清!他像是一头受了伤的野兽,闷哼了一声,语气里带着十足十的愤恨:“他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房嬷嬷听的云里雾里,却知道事情不对,警觉的噤了声锁在一旁。

  齐嬷嬷只差把头都磕进这光可鉴人的地砖里,冷汗顺着地砖缝隙直淌:“侯爷还说......还说您大可对着太子把责任推在太孙殿下身上,太子殿下会信的。”

  周唯琪正要怒,就听见齐嬷嬷声音几不可闻的又说了一声:“那个,那个试菜的火者,他也会招认说是太孙殿下送来的人参,他因此才没尝......”

  周唯琪愣在了原地,他全然弄不清楚韩正清究竟想要做什么了,韩正清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心烦意乱,看着齐嬷嬷气不打一处来:“还有没有别的话?一口气给我说清楚了!”

  “有有有!”齐嬷嬷磕头如捣蒜,整个人匍匐在地上:“侯爷说您别担心,他不会动您.....他说,让您照着他的话做,您不会出事的。您就告诉太子殿下这人参是太孙殿下陷害您的,太子殿下会信的.......”

  周唯琪更糊涂了,他站起来,焦躁的在屋里不断的来回的走,想着韩正清这话的真假,韩正清之前还说绝不记恨母亲呢,可不照样拿一颗有毒的人参来诓他给父亲服下?现在韩正清又来说可以说是周唯昭送的人参......这话谁会信?父亲那关根本就过不去......

  齐嬷嬷仿佛是看准了他的犹豫,又缩了缩脖子:“侯爷说让您别担心,太子殿下没有选择,他一定会推在太孙殿下身上,就算是要找您的麻烦,那也是后头的事了。可是后头,他可就您一个儿子了......”